|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一章 琴楼争执
  一个后天境的属下,零花钱,一千上品灵石。

  这几个词组合起來,怎么听怎么别扭,不说沐晨风,这两天沐晨风的属下也是受刺激的不行。

  本來被安排保护一群后天境就比较不情愿,毕竟这一路出去,不管怎么样,自己肯定要贴钱啊。

  可是,从这群大瀚官员出了晓月山庄开始,他们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土豪。

  原本还想着,走着去逛街,还是叫辆仙鹤车去。

  可从第一个大瀚官员的一句话开始,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題了。

  “你这仙鹤车,包一天,多少钱。”

  “一枚中品灵石。”

  “什么,这么便宜,给我去找五十辆來,先包个两天再说。”

  “啊。”

  “五十辆车,包两天,才一枚上品灵石,真便宜。”

  ……………………

  ………………

  “咦,这是剑。”

  “这是刻了火焰阵法的剑,威力绝伦,你看,挥出之时,有火光乍现。”

  “多少钱。”

  “一枚中品灵石。”

  “什么,这么便宜,将你们店里的不同种类的剑,都给我们拿一柄來,我们包了。”

  “啊。”

  “一枚中品灵石一柄,还真便宜。”

  ……………………

  ………………

  …………

  “你这丹药怎么卖。”

  “疗伤丹药,一枚中品灵石,不,诸位客官第一次來,我打九折,九十下品灵石一枚。”

  “什么,这么好的丹药,只要这么点钱,给我先拿五百粒,以后我们要是得什么病,吃一粒就好了,真好。”

  “啊。”

  “噢,对了,那边后天境修行的丹药,也给我们拿五百粒,真便宜。”

  …………………………

  ………………

  ……

  到了这一刻,一众木舵弟子终于看明白了,为什么要一次包五十辆车了,这是用來摆货的啊,这群土豪啊,哪來那么多钱的啊。

  于是,一群木舵弟子主动与众人打好关系,一众官员也极为客气,时不时的给一众木舵弟子买了点东西,顿时,关系融洽了无数。

  但,这一个车队,也彻底轰动了。

  大采购队看过,可谁看过只有后天境的修者这么土豪的啊。

  进入店中,那后天境修为,有的时候连一柄刀都拿不动,但,他们就是有钱,瞅啥不错,就马上买了,不过,有个要求,各店老板,要将账目给他们看看。

  我不还价,买你大批东西,看看你账目这小小要求不难吧。

  很多店铺就奉上了账目,有些店铺不肯,不肯,好,那我不买了。

  于是,这奇葩队伍,也算是商业街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路之上,用钱砸开了一条大道,好像财神爷一样,这些钱都不是钱一样的往前砸,家家店铺都喜欢这样的人。

  直到遇到了天下第一琴楼。

  本來,这土豪的一路砸钱,还是蛮顺畅的,可是到了天下第一琴楼,遇到恶茬了。

  天下第一琴楼的护卫,把他们全部扣了。

  扣了。

  街的另一头,很多店老板闻风而动,早就悄悄的将店铺里的东西标价提高了,正等着这群肥羊过來宰一顿呢。

  你全扣下了,这是几个意思。

  一些店老板坐不住的过來看个究竟,但,全被赶了出去。

  一群大瀚皇朝官员,瞬间抓瞎了。

  沒办法,修为太低,后天境,根本就反抗不了啊。

  还是几个官员机灵,马上放弃抵抗,同时塞了几个上品灵石给木舵的弟子,让他们快回去报信。

  这不,回來给古海报信了。

  古海、龙婉清、流年大师、沐晨风听后,顿时脸色一变。

  “看什么,去,叫人,我们去天下第一琴楼要人。”龙婉清眼睛一瞪怒道。

  “天下第一琴楼,那可是吕阳王的产业啊。”沐晨风脸色一变道。

  “有什么事,我担着,快去。”龙婉清叫道。

  “有劳沐舵主了。”古海也是皱着眉头道。

  沐晨风看看古海,要是之前,沐晨风还不想冒这个险,不过,手中抓着古海送给自己的‘资格帖’,自己却翻脸不认人,自己还丢不起那个人。

  “好,我马上叫人。”沐晨风咬咬牙点了点头。

  顿时,沐晨风点了两千木舵弟子,跟着古海一行人向着天下第一琴楼而去。

  古海果然财大气粗,探手包了二十辆大型仙鹤车,装下了所有一品堂弟子,浩浩荡荡的向天下第一琴楼杀去了。

  一路上沐晨风几次古怪的看看古海,忍了好久,终于憋不住了问了起來:“古舵主,我听堂主提过,你以前只是在世俗界修行,都沒接触过灵石,应该才一年多吧,你怎么有那么多灵石了。”

  古海正在思索着天下第一琴楼的情况,沒有心思应付沐晨风,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呃,做了点小生意,赚了点。”

  做了点小生意,这是小生意吗,这么点时间,你去抢钱庄了啊,可是,你千岛海那蛮夷之地,有钱庄吗。

  沐晨风心里憋着无数不解,不再说话。

  仙鹤车飞行的很快,沒过多久,就抵达了天下第一琴楼。

  此刻,天下第一琴楼外,已经围了不少人,一些木舵弟子还在与天下第一琴楼争辩之中,四周无数修者、店老板们都远远观望。

  “天下第一琴楼,这是破坏行内规矩啊,哪有抢夺客人钱的啊,这不是黑店行径吗。”

  “嘘,小声点,这可是吕阳王产业。”

  “不过,也不怪他们奇怪,我也奇怪呢,这群后天境修者,怎么有那么多钱。”

  “不过听说,这群是一品堂的人啊。”

  “一品堂怎么了,这里可是颍州,吕阳王的地盘。”

  …………………………

  ………………

  …………

  众人议论纷纷之中,二十辆巨大的仙鹤车停了下來,每辆车上,都下來百人,就是两千个全副武装的修者,杀气腾腾的看向面前天下第一琴楼。

  “看,一品堂堂主,带人杀过來了。”

  众人惊愕之中,纷纷让开了道。

  “舵主,舵主,你们可來了。”

  “啊,堂主,你们也來了,太好了,我们有人被他们打伤了。”

  ……………………

  …………

  ……

  几十个木舵弟子焦急的叫道。

  古海和龙婉清走在最前面,流年大师、沐晨风紧随其后。

  古海脸色阴沉,龙婉清一脸焦急,流年大师神态平静,沐晨风一脸担心一般。

  “干什么,你们还想闹事,再不走,全部抓起來。”门口有人冷喝道。

  “全部抓起來,谁给你那么大权利,我们乃是圣上亲军,你们好大的胆子。”龙婉清眼睛一瞪。

  “嗯。”门口守卫面色一僵,陡然看到了龙婉清。

  “滚开。”龙婉清喝道。

  “天下第一琴楼,不是你等放肆的地方。”那门卫吼道。

  刚要上前,流年大师指头一扣,一枚佛珠陡然飞出。

  “轰。”

  那门卫轰然被撞入了天下第一琴楼之中。

  龙婉清和古海踏步向内部走去。

  “皇上,皇上,我们在这。”

  “皇上,臣失职,灵石全部被他们抢去了。”

  “皇上,他们抢走了所有灵石。”

  ……………………

  ………………

  ……

  不远处,一众大瀚官员此刻被手链锁住,一起大呼之中。

  四周,一群天下第一琴楼的黄袍修者,抓着鞭子,正在审问一群大瀚官员一般。

  看到一众官员还活着,古海暗呼了口气。

  四周,还横七竖八倒着一群木舵弟子。

  “谁给你们权利,居然敢扣我一品堂的人。”龙婉清眼睛一瞪喝道。

  “原來这群小偷,是一品堂的人啊,婉清妹妹,怎么,你一品堂的人都是小偷啊。”一个难听的笑声传來。

  “嗯。”众人眉头一挑的望去。

  天下第一琴楼建造奇特,有些类似古海在地球上看到的大型商场,中间是大广场,两边是环绕一圈的一层一层各种商铺展览区。

  众人抬头望去。

  却看到三楼一处吐出來的露台,此刻正坐着一个白衣公子,手中捧着一杯清茶,冷笑的看着下方。

  白衣公子身后站着一个金刀男子,旁边露台上堆满了灵石,显然都是大瀚官员身上搜出來的,好似摆给龙婉清等人看,激怒众人的一般。

  “吕安。”龙婉清眉头一挑。

  “安少爷。”沐晨风脸色一变道。

  流年大师双眼一眯,古海脸色一沉。

  “婉清妹妹,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居然也來银月城了,噢,这群小偷,是你一品堂的人,不像啊,我记得,一品堂只招收精英的啊,这群都是后天境,什么时候开始,你们一品堂门槛那么低了,而且一群小偷、盗贼,都往一品堂招募,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了他们,以免玷污了一品堂的名声。”安少爷笑道。

  “小偷,你凭什么说他们是小偷,有钱就是小偷吗。”龙婉清皱眉冷声道。

  “这是天下第一琴楼,我说他们是小偷,他们就是小偷,而且身上的灵石,都是我的。”安少爷冷笑道。

  龙婉清还需要争辩,古海却是一拉龙婉清。

  “争辩是沒用的,我的人,我來吧。”古海微微一笑。

  “可……。”龙婉清微微担心。

  古海却走到了前面。

  “天下第一琴楼,呵,哪位是这里的大掌柜。”古海忽然开口道。

  “哦,小子,我跟龙婉清说话,你是什么东西,敢來打岔。”安少爷冷冷的看向古海。

  “在下一品堂水舵舵主,古海,刚刚安少爷拿下的这些小偷,刚好就是我的属下。”古海微笑着说道。

  “哼

  791b

  ,这里沒有你说话的份,滚开。”安少爷冷声道。

  古海沒有理会安少爷,而是在四周看了起來。

  “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天下第一琴楼,为银月城商界骄楚,也开始自毁招牌了,还是大掌柜不准备在银月城做买卖了。”古海目光最终锁定安少爷旁边一个消瘦的老者。

  “在下天下第一琴楼大掌柜,姜天毅,天下第一琴楼,乃是吕阳王产业,毁不毁招牌,还轮不到你这乳臭未干小子评论,安少爷的话,就是天下第一琴楼的规矩。”消瘦老者冷冷的看着古海,眼中闪过一股不屑。

  “哼,一品堂弟子,给我进來,将人带走。”龙婉清气愤的一声大吼。

  “轰隆隆。”

  两千木舵弟子顿时涌了进來,一个个剑拔弩张,似乎要强抢一众大瀚官员一般。

  “堂主,不宜动怒啊。”沐晨风担心的叫道。

  但,此刻的龙婉清,根本听不见沐晨风的话,招呼两千木舵弟子就要强抢。

  “哼,入我天下第一琴楼,就要懂我的规矩。”安少爷一声冷哼。

  “轰隆隆。”

  陡然,一层层楼上,忽然冒出大量弓箭手。

  弓箭手,长箭在弦,一起对着下方剑拔弩张的两千木舵弟子,弓箭手的数量,居然有三千之多,一个个面露凶悍,好似只要一声令下,就群箭齐发一般。

  “等等,等等,安少爷,有话好说,木舵弟子,收起刀剑。”沐晨风顿时惊叫道。

  “吕安,你早就准备在这等我们了。”龙婉清瞪眼看向安少爷。

  “婉清妹妹,我说了,这里是我地盘,都要尊我的规矩,这群小偷,我可要好好审一审,看他们是怎么偷到我的钱的,待我审完,送到官府,你再去官府找人吧,不过,到时可能缺胳膊少腿了,我可管不了。”安少爷淡笑道。

  “你敢。”龙婉清瞪眼怒叫道。

  “哦,我就看不明白了,这一群后天境的蚂蚁,你怎么会这么在乎。”安少爷露出一丝疑惑。

  龙婉清似要发怒,古海却是轻轻拦了下來。

  “安少爷,这群人是我属下,今日,我必须要全部带走,安少爷,你开个价吧,我赎他们离开。”古海深吸口气沉声道。

  “皇上,臣等死罪。”一众大瀚官员一起跪向古海。

  吕安皱眉的看向古海:“一品堂水舵主,呵,我还沒在意到,你居然也是个人物啊,你还真是财大气粗啊,居然跟我谈赎人,这群后天境废物,先前连反抗的勇气都沒有,直接就接受扣押了,这群怂货,你还想赎他们。”

  “那是我曾经交代过,一切以保护自己为第一原则,安少爷,你出个价吧。”古海沉声道。

  吕安眯着眼睛看着古海。

  一旁沐晨风也是瞪眼看着古海,澳门赌博网站:这群从千岛海出來的土鳖们,都是土豪吗,一群属下四处砸钱开路也就算了,你也砸钱,还想用钱砸安少爷,安少爷沒见过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