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十章 沐晨风
  银月城,晓月山庄。

  古海一行下了仙鹤车,跟随龙婉清向着内部走去。

  來迎接的是龙婉清的仆从,其中一个,昔日在九五岛被囚禁宋甲宗,还是古海救出來的,自然认识古海。

  大瀚官员跟着古海,此刻看什么都好奇。

  “所有人都來了。”龙婉清问向那个仆从。

  “金舵、木舵都來了,可是金舵主等了几日,见堂主沒有回來,就带着金舵弟子前往颍州前线战场了,说去那边找寻老堂主死因线索,让我留一封信给堂主。”那仆从取出一封信。

  龙婉清打开,看了几眼就收了起來。

  “金舵主脾气虽然火爆了点,但对我娘却是忠诚,只是现在一团乱麻,毫无线索,他这去,不知道有沒有收获。”龙婉清微微一叹。

  “木舵主,沐晨风在呢。”流年大师问道。

  “是,木舵主带着木舵弟子三千人,一直等在此地,不过,木舵主好像对银月山庄这次‘授琴大会’比较感兴趣,已经第八次前往银月山庄之外,想要获取大会资格帖,但却…………。”那仆从苦笑道。

  “大会资格帖。”古海疑惑道。

  “是,银月山庄此次的授琴,引动天下大量琴道大师前來,毕竟‘勾陈’的吸引力太大了,但,并不是所有琴道大师都有资格,还要筛选的,银月山庄之外,有专门的筛选区,奏曲通过,才有资格参加授琴大会,可是,木舵主已经去了八次了,却一直沒有成功,筛选太严格了。”那仆从苦笑道。

  “沐晨风,我记得他的琴道,还是挺厉害的啊,连参加‘授琴大会’的资格都沒有。”龙婉清茫然道。

  “琴道大师太多,这就比较严格了,木舵主这些天一直在练琴。”那仆从苦笑道。

  “叮、叮、叮………………咚咚咚。”

  这时,上方云雾笼罩的浮岛之上,忽然响起一阵琴音。

  琴音清脆,极为动听,琴音响起,四周云雾居然缓缓移动起來,好似被这琴音带动一般,缓缓舞动。

  “哦。”古海微微一愣。

  云雾因为琴音而动,这琴声却是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刚刚听过天下第一楼的‘婉儿仙子’琴声,和那琴声想比,顿时高下立判。

  那琴声能让古海陶醉,这琴声最多只能让古海感到好听。

  “去把大瀚官员安置一下,好生安置。”龙婉清对着那仆从道。

  “你们先去歇息,准备一下,明天,我会让你们去详细打探城中商铺情况。”古海吩咐道。

  “是,皇上。”七十个官员恭敬一礼道。

  “上官痕,你先和他们去休息一下吧。”古海看向上官痕。

  “是,皇上,不过,皇上,臣想自己在城中逛逛,可否。”上官痕带着一丝兴奋道。

  “也好,你先落住下來,然后自己去吧。”古海点了点头。

  “谢皇上。”上官痕应声道。

  送走一众官员。

  “我们上去吧。”龙婉清笑道。

  古海点了点头。

  看了看上方,脚下猛地一踏。

  “轰。”

  犹如炮弹一样跳上了高空。

  龙婉清、流年大师紧随其后的快速飞去,二人挥挥手,四周云雾顿时分开了一些,以供三人落在了浮岛上的巨大平台。

  “嘭。”

  古海落在平台之上,对着外界望去,这云雾大阵却是玄妙,在外面看,云雾浓密无比,在内部却能看清外界。

  “叮。”

  陡然,浮岛上的琴声发出一道破声,好似琴弦断开了一般。

  “是谁,谁敢打扰我练琴。”一声大吼从不远处亭中传來。

  “呃。”古海微微一愕。

  浮岛之上,最大的宫殿叫着‘晓月殿’,旁边亭台楼阁,宫殿颇多。

  但,在一个小亭之中,却是传來咆哮的怒吼之声。

  “木舵主,我听闻修琴者,心态要平和,才能奏出不世之曲,我们刚才只是散开一个大阵,就打断了你,却是你养琴之心不够啊。”流年大师笑道。

  古海随之望去。

  却看到一个绿衣男子走了过來。

  男子约四十岁模样,颇为消瘦,此刻脸色依旧笼罩着一股愤懑之气。

  不过看到龙婉清和流年大师,这股愤懑之气也发泄不了,只能深吸口气,压了下來。

  “原來是堂主和流年大师,晨风失态了。”沐晨风干干一笑道。

  “沒事,沐舵主,你现在是我们一品堂希望,好好努力,争取得到‘勾陈’。”龙婉清笑道。

  沐晨风微微一阵苦笑道:“授琴大会,谈何容易,不过,我会努力的,一定不给老堂主丢脸。”

  说着,沐晨风看向古海,瞳孔却是微微一缩:“这位是……。”

  “古海,见过沐舵主。”古海笑道。

  “古海,堂主新封的水舵主,就是你杀了丁蕊、蒙泰。”沐晨风眉头一皱道。

  “沐舵主可不要乱说,蒙泰还活着,现在在九五岛,丁蕊被李浩然杀人灭口而已。”古海摇摇头笑道。

  沐晨风盯着古海看了一会,点了点头道:“既然堂主选你为水舵主,你可要好好表现,别让堂主失望。”

  古海愕然的看向这沐晨风,自己好像刚刚和你认识吧,你就以长辈口气指点我了。

  “堂主相信我,才让我当水舵主的,我表现如何,就不劳木舵主费心了。”古海笑着说道。

  沐晨风却好似并不在意古海一般,好似打心底就沒有重视古海。

  “沐晨风、古海,你们都是一品堂的人,好生合作,别让外人看了笑话。”龙婉清皱皱眉头道。

  “堂主放心。”古海点了点头。

  “堂主,你放心吧,既然是水舵主,我自然会照顾他的,古海,你有什么想要帮忙的,可以直说。”沐晨风也直接道。

  “呃,说起來,还真有事请木舵主帮忙。”古海想了想道。

  “呃。”沐晨风面色一僵,刚才自己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你还真会顺杆爬啊。

  “哦,你说说看。”沐晨风一脸不情愿道。

  “是这样的,我带了几十个人过來,准备在银月城里开个店铺,让他们自给自足,但,对银月城的商业并不了解,所以我想让他们先做个市场调查,不过,他们修为太低,都是后天境修为,在城中可能不太方便,所以想请木舵主多派一些属下,陪同他们转转银月城,保护他们的行程即可。”古海说道。

  “开个店铺。”沐晨风无语的看着眼前古海,好似沒跟上古海节奏一般。

  “是的。”古海点了点头笑道。

  “好吧,我派两百人陪他们转转,不过,一路上买东西,他们自己花钱,我的人可不管他们。”沐晨风摇了摇头道。

  “放心,我会给他们零花钱的。”古海微微笑道。

  沐晨风点了点头。

  “堂主,你们带水舵主看看四周吧,属下还想再练一会琴,明天银月山庄还有一次发放资格帖的机会,我明天要去参加筛选。”沐晨风看向龙婉清道。

  “木舵主,你忙你的吧。”龙婉清点了点头。

  沐晨风点了点头,澳门赌博网站:踏步飞下了浮岛,找个僻静的地方去练琴了。

  站在浮岛之上,龙婉清给古海介绍了一下情况,流年大师却是适时走开了。

  银月城的夜景也极为漂亮,站在浮岛之上,能个看到四方大量的浮岛悬浮在四周,有些地方,更是光亮无比,有些地方,月光洒落,一些街道上传來动人的琴声。

  银月城,一个不折不扣的音乐之城。

  第二天,众大瀚官员,在一众木舵弟子的护送下,开始进入银月城四方街道,开始做市场调研了。

  古海也沒闲着,让龙婉清找來大量其母亲在银月城的事迹,说给古海听,古海帮其分析,在纷乱的信息中,寻找可能的线索。

  又过了一天。

  沐晨风参加过银月山庄的筛选回來了。

  沐晨风怒气冲冲,一脸死板。

  老远的的,古海已经猜到了结果,扭头,古海避过沐晨风的目光,不想揭他的伤疤。

  第九次了,已经被淘汰九次了,沐晨风此刻的心情何等的糟糕。

  龙婉清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微微一叹道:“沐舵主,算了吧,以后还有机会的。”

  沐晨风看看龙婉清,越发的郁闷:“不劳堂主费心,我沐晨风,一定会取得资格的。”

  对于龙婉清的安慰,沐晨风非但沒领情,反而说话中无比的呛人。

  龙婉清张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沐晨风,你终究是一品堂舵主,堂主与你说话,你什么口气。”流年大师冷声道。

  沐晨风压了压心中的火气,点了点头道:“流年大师说的沒错,堂主,刚才属下的确火大了点,属下给堂主赔罪,不过,去银月山庄的事情,也不劳堂主费心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一品堂无关。”

  “呃。”龙婉清、流年大师看看沐晨风,微微一阵苦笑。

  “堂主,银月山庄派使者前來了。”一个仆从从远处叫道。

  “呃。”众人都露出疑惑之色。

  很快,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到了近前,手中取出一枚古琴形状的请帖。

  “这是,这是授琴大会的资格帖。”沐晨风顿时惊讶道。

  青衣男子却是看向龙婉清道:“昨日老庄主听闻一品堂堂主抵达银月城,请问,你可是龙婉清。”

  “正是。”龙婉清茫然的点了点头。

  “老庄主说,一品堂上代堂主,龙晓月琴道颇有生机,让我送來一份授琴大会资格帖,老庄主对晓月堂主的离世,非常遗憾,但,一品堂现在代表了晓月堂主,老堂主愿意给一品堂一枚资格帖,以做缅怀晓月堂主,这枚资格帖,交由新堂主龙婉清,供龙婉清随意安排,只要一品堂人,随便谁,执此资格帖

  87ab

  haracterstyle=background-image:url(/img/1436086126450/32846786/-)>就可以参加授琴大会。”青衣男子递出资格帖给龙婉清。

  “啊,多谢老庄主。”龙婉清茫然的点了点头。

  那青衣男子微微一礼,继而很快就走了。

  龙婉清抓着资格帖一阵茫然,一旁沐晨风眼睛都看直了。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去考了九次,都沒得到的资格帖,人家轻易就送给龙婉清了。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刚才要发脾气,说银月山庄的事情是自己的事,不劳堂主费心,与一品堂无关。

  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一旁古海也意识到了沐晨风的尴尬,扭头好奇的望來。

  那沐晨风看着龙婉清,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

  “古海,要不你去参加这授琴大会吧,我也不擅长。”龙婉清抓着资格帖苦笑道。

  “不要。”一旁沐晨风顿时叫了起來。

  “嗯。”众人望去。

  沐晨风脸上已经憋的通红,自己先前充什么大胖子啊。

  “古舵主,你,你古琴弹得如何。”沐晨风看向古海,憋了半天道。

  古海微微一笑:“堂主,算了,还是给沐舵主吧,沐舵主毕竟先前帮了我不少忙,派了两百属下护送我的人出去了。”

  沐晨风一听,微微一愣,顿时脸上一喜。

  龙婉清看看沐晨风,神情微微好笑道:“好吧,既然古海说了,那这份资格帖就交给沐舵主,希望你在授琴大会之上,好好表现。”

  “多谢堂主,多谢堂主。”沐晨风顿时一把接过资格帖,满脸兴奋。

  “是该谢谢古舵主。”龙婉清纠正道。

  沐晨风看看古海,最终点了点头道:“多谢古舵主。”

  “都是同僚,理当互助,古某初來乍到,银月城中,还有很多不熟悉,若有不懂的事情,还请沐舵主不吝赐教。”古海笑道。

  “那是自然,明天,我再派五百属下给你,帮你做那什么市场调查。”沐晨风顿时笑道。

  “多谢。”古海点了点头。

  “舵主,不好了,舵主。”陡然,远处传來一阵焦呼之声。

  却是一个木舵的弟子跑了过來。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沐晨风皱眉道。

  “我们,我们……。”那人看看古海,脸色一阵难看。

  “说啊。”沐晨风一瞪眼睛。

  “先前陪古舵主的属下在城中做市场调查,他们每进一个店,都要买点东西,做个记录,后來我们到了天下第一琴楼,却,却被天下第一琴楼的人扣了下來。”那人苦涩道。

  “被天下第一琴楼扣了下來,什么原因,你们做了什么。”沐晨风茫然道。

  “我们什么也沒做啊,他们说古舵主的属下是小偷,盗贼,要扣下來审问,并且交给官府。”

  “哦,小偷、盗贼,他们为什么那么认为。”沐晨风不解道。

  “因为古舵主的属下只有后天境修为,但是,身上的灵石太多了,他们认为后天境不可能是有这么多灵石的,就说他们是偷的。”

  “他们一群后天境,怎么可能有多少灵石,天下第一琴楼是不是弄错了。”

  “沒弄错,他们是有很多灵石,很多。”那人古怪道。

  “怎么可能,古舵主,你前日好像说,只给他们一点零花钱。”沐晨风疑惑的看向古海。

  “也不多,每人一千上品灵石,让他们做先期的调查专用费,不够了再向我申请。”古海皱眉道。

  “一千,上品灵石,这还不多,都够我一年俸禄了,你给一群后天境,每人揣一千上品灵石上街。”沐晨风瞪着眼睛看向古海,一脸的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开始,千岛海那蛮夷之地的人,都这么有钱了,给后天境零花钱,居然有一千上品灵石。

  古海郑重的点了点头,看的沐晨风面部一阵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