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九十二章 天地不仁,以苍生为棋子
  生棋棋盘,呈白玉之状,经纬乃是金丝线勾勒而成,纵横各二十九道,上面已经摆上了黑白棋子。古海一眼就猜了出来,这就是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的高级篇!

  仅仅扫了一眼,古海就感觉到这盘棋的复杂,复杂程度,比之丁龙宗的要强出十倍不止。

  “咦?死棋那里,怎么有三类棋?”古秦忽然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古海扭头望去。

  死棋棋盘却是极为诡异,那好似一个方形深渊一般,深渊之上,浮着一颗颗棋子,每个棋子都连着一根金丝线,连向深渊内部一般。

  方形深渊口,浮动着近十万的棋子,三分之一是白棋,三分之一是黑棋,还有三分之一却是透明无色的棋子,好似玻璃棋子一般,浮在方形深渊上空。

  “啪啪啪!”

  陡然,有着一些棋子碎开了。

  “就是那些棋子,他们都变成棋子了!”龙婉清担心道。

  “变成棋子?”古海疑惑道。

  “义父,这是棋盘吗?怎么没有经线纬线?而且摆设了十万棋子?”古秦疑惑道。

  “这方形棋盘内部,可能是二十九纵横世界,观棋老人将其重新改造了,以人为棋,人人都是棋子,应该有十万人进入其中了,在棋局世界中挣扎!”古海皱眉道。

  就在这时,黑棋盘中忽然传来蒙泰的怒吼:“畜生,我大丰帮内部是有矛盾,但,也轮不到你一个畜生来放肆!”

  “傅血,这传承,不是你染指的,哼!”魏炀的冷哼声传来。

  “轰!”

  “昂,蒙泰、魏炀,你们师徒两,不是不死不休吗?混账东西,为什么都针对我!”蛟龙傅血怒吼声从黑棋深渊中传来。

  “还活着,那深渊里,他们还活着?”龙婉清捏着拳头紧张道。

  古海却是皱眉,毕竟,第一眼看这里,并不能猜出到底怎么回事。

  “古舵主,流年大师在里面,在下也心忧无比,我入死棋局,给古先生看看,希望对古先生有用!”一个龙婉清仆从郑重道。

  “哦?”古海露出一丝意外。

  那仆从调头似乎要离开牡丹花。

  “呼!”

  陡然一股庞大的吸力产生,那仆从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的,顿时被方形深渊吸了过去。

  在飞过去的时候,陡然间身形一阵扭曲,化为一枚黑色的棋子,棋子浮在方形深渊上空,继而从黑棋子中,冒出一道金色细线,直冲深渊内部而去。

  “真的变成棋子了?”古秦惊讶道。

  “不对!”古海摇了摇头。

  “嗯?”

  “不是变成棋子了,而是进入棋局世界了,那棋子,应该是此世界为他凝聚的一个棋子分身,浮在深渊口,本体在棋局世界遭遇什么,在棋局口,就能显示出某种位置和状态,比如那边的三个棋子碎裂了,说明本体在棋局世界中也死了!”古海沉声道。

  “难道没有变成棋子?”龙婉清惊讶道。

  古海点了点头道:“当初应该是棋局世界为你和流年大师塑造‘棋子分身’的时候,被流年大师用定龙环,将你推了出去!你看到流年大师变成了棋子,所以…………!”

  “那这是怎么回事?”龙婉清不解道。

  古海沉默了一会道:“应该是观棋老人为自己的传承,做了两手准备!”

  “哦?观棋老人的传承?不是大地龙脉吗?”龙婉清惊讶道。

  “咦,刚才魏炀也提到‘传承’二字?”古秦也是微微一愣。

  古海点了点头道:“是传承,观棋老人留下的传承,大地龙脉只是观棋老人传承的一部分,具体有哪些,我不清楚。观棋老人想要有人接受他的衣钵传承,观棋老人最想要的,就是有人能够像他一般,棋力超绝,要是能解开‘生棋’,就能得到他的衣钵!”

  “生棋?”龙婉清眉头一挑,摇了摇头道:“生棋一直都没人解开,凡是输棋的人,都死于棋局绞杀之力下了!先前神机营大量弟子就死于生棋的绞杀之力下,复杂程度,就连流年大师都不敢去下!”

  “那就是棋力不足。无法直接得到观棋老人的传承。或许观棋老人也想到了这点,未必有人能解开,因此,他设置了一个死棋,死棋或许不需要太大的棋力!”古海分析道。

  “死棋?后补的?”古秦凝眉道。

  “或许吧,凡是进入牡丹花的人,只要放弃生棋,就全部推入死棋的世界,在里面,各凭本事的争夺传承的机缘吧!我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古海皱眉道。

  “什么意思?”

  “生棋,已经输则必死了。你认为死棋,若不能赢,会如何?”古海皱眉道。

  “那也只有死啊?”古秦微微一怔道。

  “可是,传承只有一份,那赢的人只有一个人,剩下都是输的人!”古海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除了唯一赢的人,其它人都会死于内部争斗绝杀之中?”龙婉清脸色一变。

  古海点了点头:“我猜测是如此!”

  “那岂不是说,只要跨入这巨型牡丹,只有一个人能获得传承,其他人都会死?里面十万修者都要死?”龙婉清露出担忧之色。

  “这也是外围五万修者不敢跨入的原因吗?他们可能在此已经守候很久了,只有进,没有出,一开始几次还无所谓,可一直这样,他们也怕了,所以不敢进来?”古秦脸色一沉道。

  众人尽皆脸色一变,眼前这白雾环绕,洁白无瑕的牡丹花,在众人心中再也不那么美丽,而是看起来比修罗地狱还要阴森一般。

  这是一朵吃人的牡丹花?

  古海点了点头。

  “义父,你能解开生棋?”古秦棋盘道。

  “试试看吧!”古海点了点头。

  众人期盼的看着古海。

  却看到古海缓缓坐在了棋盘一端,和对面观棋老人的傀儡,面对面而坐。

  “棋局已经恢复,请落子解局!”对面,白发老者微微一笑道。

  古海点了点头,低头仔细对着棋盘看了起来。古海没有落子,而是不断在心中推演之中。

  “大丰帮的初级篇、丁龙宗的中级篇、牡丹宗的高级篇,三篇虽然不同,但却是一个递进的过程,要不是看过初级篇和中级篇,还真不容易代入这盘棋,好复杂!”古海眉头深锁。

  这还是古海第一次感觉到棋局复杂。

  古海慢慢心神沉入其中,看着这棋盘。

  龙婉清、古秦等人耐心等候,虽然心中无比焦急,但,却不敢打扰古海。古海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

  外界,五万修者一直关注着牡丹花上,对于古海入内,也分外的期待。

  虽然有大雾笼罩,但,还是朦朦胧胧能看到个大概。

  “古海坐了一天了,他怎么还没落子啊?”

  “是啊,他不会不敢下,故意拖时间吧?”

  “不对啊,十天前,也有人学古海故意拖时间的,结果,不到两个时辰,就被那棋局绞杀了啊?”

  “为什么古海他可以拖时间?这不公平啊!”

  …………………………

  ………………

  ……

  无数修者露出不服之色。

  可纵是如此,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生棋之地,已经死了无数人了,死棋之地,更是十万修者进入,到现在没有一个活着的出来。

  那牡丹花,就是一个死亡绝地,跨入其中,就完了。

  虽然谁都想得到大地龙脉,但,那也要有命去取啊。观棋老人给个东西,太危险了吧?

  这一局棋的确复杂,可就因为复杂,里面的感悟也是极为多的,古海在此,忽然多出无数感悟,脑海中好似一瞬间,悟透了很多东西一般。

  古海的眉心空间,黑棋依旧君临天下般的浮在上空,旁边是白色晶体残片,下方十万篇残局,经过一个漫长的四四合并,已经合并了一半了,可随着古海忽然悟透了很多东西。下方棋盘忽然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快速合并了起来。

  “轰!”“轰!”“轰!”………………

  一连串的快速合并。没过多久,其中的八万篇残局,已经彻底化为两万篇的四四合并大残局了,还有两万篇,好似本身就极为繁杂,一时无法合并。

  “好像,它们是可以浓缩的?”古海沉思道。

  就看到其中一个四四合并的大残局,忽然间慢慢融合缩小,剔除了一些无用的废棋,消失了一些纵横线。慢慢的,再度化为纵横十九道的棋盘。只是此刻,这盘残局和先前四盘都不一样了,但,好似又有那四盘的影子,好似四盘残局的所有精华全部浓缩在了这一盘之中。

  “嗡!”“嗡!”“嗡!”“嗡!”………………

  浓缩,浓缩,浓缩………………

  两万大棋盘,快速浓缩之中,又一天过后,再度化为了小棋盘。

  都是十九道纵横的棋盘,加上无法合并的残局,就是四万篇小残局了。每一篇都是繁杂无比。

  “当棋局蕴藏的思想、规则越多,就可以凝聚阵法吗?”古海微微怔了怔。

  心神一边看着‘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一边看着眉心空间的四万篇残局。古海有种感觉,棋局之间,好似都能相通的,自己这四万篇残局,若是再浓缩,或许就可以用来布阵了?

  或许观棋老人的二十八天地纵横棋局,澳门赌博网站: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也是这么来的?

  合并、浓缩,剔除糟粕,取其精华,让规则不断密集,让完美变的更完美?这就是棋之大道?

  “轰!”

  眉心空间四万篇复杂的残局,其中有着四篇,轰然间合并而起,再度化为一个四四合并的大棋局。

  “我的猜想是对的!残局融合,浓缩,是构造大阵的基础,是创造世界的开始?”古海眼中越来越亮。

  四万篇复杂的残局,想要全部四四合并,并非一时之事,只能慢慢推演。古海心神慢慢全部沉入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中。

  沉入沉入,忽然间,古海感到意识忽然进入棋局之中了。

  好似站在一个苍茫的大地之上,天地皆白。孤零零的就自己一个人。

  忽然间,不远处冒出一个女子身影。

  “仙儿?”古海微微一愣。知道这是幻觉。

  却看到身上冒出一根金色丝线连着陈仙儿,金色丝线上,似乎环绕着两个字‘爱情’。

  继而,不远处忽然出现了四个小童。

  “古秦、古汉、古唐、古明?”古海疑惑的看着四个小童。

  再度有金色丝线连着自己和四个小童,丝线上好似环绕着‘亲情’二字。

  陡然,不远处冒出一股青色烟雾,里面站着一群看不清面容之人,为首一个青袍人,看起来有股摄人心魄的气息,望之一眼都会心惊肉跳的感觉。

  金色细线连着古海和这群人,上面环绕着‘仇恨’二字。

  苍茫大地之上,越来越多的人凭空出现。每个人都有一条金色细线连着古海。每根细线上都有写着古海和此人的关系。

  古海站在这苍茫大地之上。若有所思,若有所悟。

  过了好久,古海忽然看了看天空,长呼口气道:“我明白了,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人与人之间的恩怨情仇犹如一条条看不见的经纬线,棋盘上纵横的经纬线连着一颗颗棋子,让棋子挣扎在棋盘之中而无法脱身,众生皆为棋,天地不仁,以苍生为棋子!”

  “嗡!”

  古海好似一瞬间悟通了一个至理一般,周身散发出一道道金色光晕。缓缓的心神从棋局中退了出来。

  抬头看向对面的观棋老人傀儡。

  “义父怎么还不落子啊?”古秦担忧道。

  “是啊,都三天了,古海还在想吗?”龙婉清也是担忧无比。

  外界无数修者,此刻也是茫然的看着古海。这一坐就是三天,也是极品了,他是在下棋吗?

  “恭喜你,你是到现在,唯一解开此局之人!”对面观棋老人傀儡忽然开口道。

  观棋老人傀儡的声音不大,但,却诡异的传遍了所有人的耳中。

  “哄!”

  外界观望的五万修者,顿时一片哗然,炸开了。

  “怎么可能,古海一子也没落啊!”

  “他怎么解开了?这是作弊!”

  “不公平啊,坐在那坐三天,就能解局?我也会啊!”

  …………………………

  ………………

  ……

  龙婉清、古秦也茫然的看着对面观棋老人的傀儡,这就解开了?根本没动啊?

  “你已经解开棋局,请落子!准备受我传承!”观棋老人再度开口道。

  小说网,!

  作者有话说 editor by jack 2014-09-19 -->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3236html"i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