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七十五章 无情的蒙泰
  这是第二更!——

  “啪!”“啪!”“啪!”………………

  古海在高空,一子子的落下,四周残局一个个散开,很快,已经有百篇散开了。

  丁蕊一边挣扎诅咒,一边脸色难看的看着高空。

  “古海,就算你解开结界,你也得不到龙脉!”丁蕊冷声说道。

  “不管我得不得到,你这老东西也死定了!囚困堂主就是死罪,你以为你能躲得过?”古海一边落子,一《 变冷喝道。

  “死罪?哼,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不会有事,倒是你,古海,你还没彻底成为水舵主呢,就杀了土舵主蒙泰,你以为你逃得掉一品堂堂规?有人保我无碍,你呢?你也是死罪!”丁蕊冷声道。

  “有人保你?谁?”龙婉清陡然眉头一挑道。

  一品堂,自己是堂主,还有人比自己权利大?

  古海一边落子,一边冷冷的看了一眼下方快要挣脱诅咒的丁蕊,冷声道:“丁舵主,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了蒙泰,你有何证据?”

  “哈哈哈哈,证据?先天残局界,所有人都看到了!”丁蕊冷喝道。

  “是吗?假若蒙泰还活着呢?”古海冷声道。

  丁蕊脸色一沉。

  “是不是啊?蒙舵主?你还要躲到几时?”古海忽然冷笑道。

  “什么?”龙婉清脸色一变。

  蒙泰不是被古海杀了吗?

  下方,一众修者也是一片哗然。

  “轰!”

  陡然一声巨响,丁蕊挣开了脚下的最后一丝诅咒,一瞬间,恢复如初了。

  “叮!”

  一抹古琴,琴音骤然停止,四周剑气骤然消失一空。

  “舵主!”一众下属恭敬道。

  拄着拐杖,丁蕊冷眼看着高空:“你说蒙泰还活着?”

  “哈哈哈哈,不久前,大丰帮,你不是刚见过?”古海大笑道。

  丁蕊脸色阴沉,扭头看看四周。

  四周修者也是一阵茫然。难道蒙泰藏于我们之中?

  不远处,屠生棋王也是看看四周,好似也在找寻蒙泰一般。

  “哈哈哈,屠生棋王?这次我可不是诈丁蕊,既然来了,就认一下吧?好久不见了,不是吗?你和丁舵主的恩怨,也该了结了,不是吗?这里可是站着堂主呢,你也想叛出一品堂?”古海冷声道。

  屠生棋王?

  所有人的目光陡然望去。就是屠生棋王的一众弟子也露出茫然之色。

  丁蕊冷冷的看着屠生棋王。

  “古海,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屠生棋王语气阴沉道。

  “什么?师尊!”屠生棋王的一众弟子惊叫道。

  却看到,屠生棋王缓缓掀开了帽子,正是蒙泰。

  “他是谁?”很多修者露出茫然之色。

  毕竟,真正的蒙泰与被古海杀死的那个,还是有些区别的。

  “蒙泰,果然是你?”丁蕊脸色阴沉道。

  高空,古海一子子的落下,这一刻,丁蕊好似不关注了一般,或者说丁蕊乐见其成,希望古海尽快破解残局。

  高空中,古海露出一丝冷笑。

  龙婉清站在古海身旁,看着残局有些担心:“他们并没有上来?”

  “那是当然,丁蕊可是希望我早点破解的,早杀我,晚杀我不都一样吗?”古海冷笑道。

  “可是……!”

  “放心吧,让他们互咬,这是二十年的恩怨了!”古海冷声道。

  “你是蒙泰?那我师尊呢?”一众屠生棋王的弟子惊叫道。

  “哼!”

  蒙泰一声冷哼,探手一挥。

  “轰!”

  一众屠生棋王弟子顿时炸飞了。

  “丁蕊,好大的威风,可惜,二十年了,你好像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么的丑啊?”蒙泰搂着怀中黑袍女子冷笑道。

  “哼,当年你不是我对手,如今也不是!”丁蕊冷声道。

  探手,拐杖猛的竖起,向着蒙泰戳去。

  “轰!”

  一个巨大的杖罡直冲而来。

  “去!”蒙泰一拳打来。

  “轰!”

  拳罡轰然撞在掌罡之上,一瞬间,将杖罡撞了回去。一声巨响下,四周掀起一股狂风,飞沙走石。

  丁蕊倒退了一步。

  “不对,你当年最多只比李伟强一线,二十年折磨,你怎么会实力增加这么多?”丁蕊脸色一变道。

  “我二十年前,就是如此!”蒙泰冷声道。

  “不可能的,当时我在场,二十年前就如此,你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我们抓住?你怎么可能被囚禁?”丁蕊瞪眼不信道。

  “假若是我故意的呢?”蒙泰冷声道。

  “故意?”丁蕊眉头一挑。

  “我若是不被你们囚禁,或许我现在已经和老堂主一样了!”蒙泰冷声道。

  “什么?”丁蕊脸色一变。

  高空中的龙婉清也是脸色一变。

  蒙泰怀中的女子却是身形一紧,看向蒙泰,虽然看不清表情,但能感觉出她此刻的震撼。

  “你当年已经预测到老堂主的死?”丁蕊脸色一变道。

  “不是我预测,而是种种迹象已经证明了一切,当年我们已经被时刻监视了?我知道的太多了,在那人面前,老堂主都要死,何况是我?我不想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被你们控制,你听命于他,我被你们控制,被你们囚禁了,才躲过了他的追杀,二十年,躲了二十年,你却开始不甘寂寞了?哈哈哈哈哈!”蒙泰冷笑道。

  “是谁?谁杀了我娘?”龙婉清瞪着蒙泰吼叫道。

  蒙泰抬头看了看龙婉清道:“堂主?呵,不是我不说,而是我真的还不清楚,我只知道,在这后面有一个黑手,黑手从来没露过面,但我能感受到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但,丁蕊或许知道!”

  “嗯?”丁蕊瞪眼看着蒙泰。

  高空中,落子中的古海冷笑道:“这么说来,蒙泰,你当年根本不是因为你的妻子风铃被李伟制住,根本不是因为风铃,才放弃抵抗的?风铃只是你一个借口而已?”

  蒙泰怀中女子陡然全身颤抖了起来。

  女子自然就是风铃,一直以来,风铃都是以为蒙泰是因为自己才被李伟制住了,现在忽然发现……。

  “可怜风铃被折磨了二十年,你都知道,你都不在意?你故意被囚禁,并不是仅仅想要活命,而是因为你需要保护一个秘密。一个只有你才知道的秘密?”古海冷笑道。

  “什么秘密?”丁蕊露出茫然之色。

  “古海,你都知道些什么?”蒙泰冷声道。

  “当年那个黑手寻找的秘密,并不在堂主母亲身上,而是在你身上,你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不惜牺牲了堂主母亲?而你带着这个秘密,躲了起来,故意被囚禁,瞒过了所有人,瞒过了那个黑手,瞒过了李伟、瞒过堂主母亲、瞒住了丁蕊他们所有人!”古海冷声道。

  “古海?”蒙泰脸色阴沉。

  丁蕊眉头深锁,惊奇的看着古海和蒙泰的对话,什么秘密?

  “古海,是什么秘密?和我母亲的死有关?关蒙泰什么事?”龙婉清惊讶的叫道。

  “秘密是一个人,蒙泰怀中的女子,风铃!一个可以最终获得龙脉的钥匙?”古海冷声道。

  “嗯?”所有人一起看向蒙泰怀中的女子。

  怀中女子裹着黑袍中,猛地一颤。

  “蒙泰,好心计,好无情啊,二十年前,所有人都在你算计之内了,老堂主那么器重你,为了自己得失,可以放弃,任凭她去死?为了能保住秘密,你的妻子风铃,可以拱手让给李伟二十年,任凭折磨,无动于衷?为了龙脉,可以将恩师囚禁在大丰帮,可以将师妹杀死,更重要的是,你对自己也够狠,二十年,故意被囚禁?哈哈哈哈,到头来,你以为你掌控一切?不,你一直都是一枚棋子!”古海冷声道。

  说话间,古海抱着龙婉清,陡然向着前方一朵白雾之处一跳。

  “干什么?还有四百五十篇残局啊,还没解开这局棋呢?”龙婉清惊讶道。

  “谁说一定要解开棋局,才能进入棋局世界的?”古海笑道。

  “呼!”

  陡然,古海抱着龙婉清穿越了那白雾区,陡然消失不见了。

  “不好!”丁蕊脸色一变冲天而上。

  蒙泰抱着怀中风铃也瞬间冲天而上。

  “哗!”刚才的白雾陡然爆散而开。

  “轰!”

  丁蕊一拐杖打在结界之上,但,结界却蔚然不动。

  结界内,古海露出一丝轻笑的看向上方:“丁舵主,多谢你给我时间,哈哈哈哈哈!”

  大笑中,古海慢慢向着结界内部的的龙脉而去。

  “混账,混账古海!”丁蕊怒吼道。

  原本与蒙泰对峙,是希望古海彻底解开二十九天地纵横棋局的,可谁会想到,古海解开一半,也能进入棋局世界?

  “蒙泰,都是因为你!”丁蕊怒喝的看向蒙泰。

  蒙泰看着丁蕊露出一丝冷笑道:“是你无能而已,风铃,我们进去!”

  “什么?”丁蕊瞪大眼睛。

  古海能进入棋局世界,那是因为古海参悟了这盘棋,能够找到进入点,你蒙泰也可以?

  “嗡!”

  却看到风铃触碰到结界的一瞬间,脑袋上忽然冒出一道牡丹花的光晕,光晕一瞬间笼罩风铃和蒙泰。

  “呼!”

  好似根本不用在乎结界一般,就这么轻易的穿了过去。

  “不!”

  丁蕊惊怒的一拐杖打来。

  “轰!”

  拐杖打在了结界之上,结界巍然不动。

  “钥匙?风铃是钥匙,可以穿过观棋老人结界的钥匙?”丁蕊脸色狂变。

  ps:马上有事出门,提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