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万古仙穹 > 第四十三章 棋道阵法
  高仙芝、陈天山乘着云兽冲天而上,二人却没有发现,此刻,无忧谷四方已经有了很多的异常。

  只是这股异常并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显著而已。

  一股无名的香气弥漫而出,向着无忧谷四面八方散去,香气很淡、很奇特,纵是高仙芝、陈天山都不能发觉。

  一棵大树之下,一队蚂蚁正在叼着食物列队行走之中,忽然,一股香气涌来。

  “嗡!”

  所有蚂蚁顿时身形一顿。扭扭头,将口中的食物丢弃了。

  蚂蚁转头,顺着香味来的地方慢慢爬去。

  蚂蚁很小,但却很多。

  香味很淡,但对蚂蚁来说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一般。

  香味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越来越远的地方有蚂蚁被吸引。

  蚂蚁们纷纷放下一切,不断向着古海所在山洞爬来。

  蚂蚁太小了,所以爬行的速度很慢,饿了,路上找点吃的,累了,休息一下,待恢复体力后,继续向着古海所在山洞爬来。

  细微的蚂蚁,根本没能入了高仙芝和陈天山之眼。

  谁又能想到,会是蚂蚁呢?

  高仙芝、陈天山离开后的两日,第一批的蚂蚁才慢慢在无忧谷聚集,但,纵是如此,依旧很不起眼。

  先来的蚂蚁并没有冲向古海山洞,而是相互间一阵撕杀一般。

  待无忧谷的蚂蚁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时候,才慢慢向着洞穴靠近。

  洞穴处,被高仙芝、陈天山隐藏起来了,只留了些许透气的小洞,可对于蚂蚁来说,却是康庄大道,况且,蚂蚁自身也能打洞。

  洞内。

  小柔被安排留下照顾古海,对于这个要求,小柔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而且还极为开心一般。

  看着古海盘膝坐在那里,小柔就慢慢游到了古海周围,绕着古海,盘着古海,头部轻轻靠在古海的腿上,闻着古海眉心散发的香气,无比陶醉一般。

  古海心神完全沉入了眉心之中。

  十万残局,此刻正在不断配对,不断合并,四盘小残局化为一盘大残局。

  黑棋依旧冷艳,居高临下,没有动静。

  古海心神幻体盯着黑棋下方的白色晶体,白色晶体上,各二十八条经纬,二十八经纬棋盘的棋子跳动的越来越快了。

  古海心神都被牵引了一般。渐渐的古海好似看到了什么。

  “以棋御阵?”古海心神幻体的眼睛一亮。

  “这盘棋,在向我演示,如何以棋子落阵吗?阵法之道,在于繁杂,分阴阳两仪,相互制衡,白棋为阳,主生!黑棋为阴,主死!棋道即是阵道?以棋子为零点,布棋形大阵?观棋老人的棋道阵法?棋力多强,阵法就有多强?”古海心神惊讶道。

  也许阵法不止这么简单,但,眼前的棋盘却向古海演示着一种特别的布阵方法,以棋布阵,不止阴阳大阵,生死大阵。棋力即是阵力!

  眼前的棋盘就是在给古海演示着棋力阵法的一切细则一般。

  这是在教导古海,教导古海如何将棋力变成战力,这比任何功法对古海的吸引力都要大。

  古海有强大的棋力,但,棋力只能自娱自乐,用于智慧运算,或者特定的环境使用,而眼前棋盘的演示,却是在教导古海,如何将自己的棋力变成一种具有破坏力的功法。

  棋力越强,这破坏力越大。

  这是将古海的理论转化成实践的方法,原来,棋力还有如此妙用?

  “这盘棋,是在演示一种平衡,棋力大阵的平衡?演示各种突兀变化?观棋老人昔年不愧为棋道天下第一,原来这也是天道的一种?”古海眼中闪过一股坚定。

  这一刻,古海越发的专注,彻底沉浸在了这盘棋中,好似不想放过一丝一毫的错漏一般。也或许只有古海这种棋力超群的人,才能够看的这么深,换个人来看,必定只是一个普通棋盘。

  棋盘棋子跳动,散发着一丝丝能量香气,香气涌出,小柔闻着香气,痴痴的看着古海。

  也不知过了多久。

  “啊!”

  小柔陡然感到尾巴处一阵生疼,好似破了一道口子一般,丝丝鲜血溢出。

  小柔骤然惊醒,扭头望去。

  “啊!”

  小柔一声尖叫,却看到尾巴处陡然鲜血直流,而鲜血口,却是有着成千上万的蚂蚁扒着吞吸自己的鲜血。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此刻山洞之中,已经爬满了蚂蚁,铺天盖地的蚂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小柔惊叫道。

  “嘭!”

  小柔身子一卷,一尾巴甩去,顿时,大量的蚂蚁炸飞而出。

  但,山洞里的蚂蚁已经爬满了。那洞口之处,更是密密麻麻,犹如堆砌出了一座小山将洞口堵上了一般。

  “这么多蚂蚁?怎么这么多蚂蚁?”小柔惊叫道。

  扭头,小柔看向古海。

  “恩公,快醒醒,不好了,恩公!”小柔要急哭了。

  但,此刻的古海,已经彻底沉浸入那盘棋中了,越来越多的心神被牵引而去。棋道阵法,看似简单,但,内含太多的变数,即便以古海那惊人的脑力,此刻也必须要全神贯注。

  一旦全神贯注,古海好似听不到外界的一切一般。

  “恩公,你快醒醒啊!”小柔焦急的叫着。

  但,古海一时根本醒不来。

  无数蚂蚁向着古海涌来。

  “糟了,是香味,一定是那香味!”小柔惊叫着。

  “哗啦啦!”

  蚂蚁不断向着古海涌去。

  “别碰我恩公,别碰我恩公,你们去死!”小柔惊叫着。

  “嘭!”“嘭!”“嘭!”………………

  蛇尾快速扭动,甩动着蚂蚁,将蚂蚁甩开。但,蚂蚁太小了,一尾巴下去,不可能全部清除的,总有一些从缝隙中钻出,继续涌向古海。

  小柔焦急不已,不停的轰击蚂蚁。

  “不行,不行,蚂蚁越来越多,必须带恩公离开,在这里,早晚被蚂蚁吃了!”小柔惊叫着。

  蚂蚁微小,杀伤力不大,但,蚂蚁太多太多,那就另外一回事了,积少成多,积液成海,这蚂蚁就是如此,小柔身上已经被咬出两处小口子了。

  看了看洞口。

  “滚开,滚开,滚开!”

  “轰!”

  小柔轰然冲向洞口处,将大片大片的蚂蚁撞开,要将山洞撞开,然后带着古海离去。

  “飒飒飒飒!”

  无数蚂蚁堵住了通道,小柔虽然有了灵性,但,却没有相应的修为,毕竟,小柔才八岁,哪里有什么法力?只能靠着蛮力冲撞。

  “轰!”

  一声巨响,小柔撞开了洞口,本来遮挡在洞口的树木、土石,顿时被全部撞开了。

  可是撞开洞口的小柔,却是忽然一窒,定在洞口,被洞外的景象惊呆了。

  “嘶!”

  小柔倒吸了一口冷气。

  外面的无忧谷,黑压压的一片,好似一片黑色的**一样。

  而这黑色**的组成,就是无数的蚂蚁。

  滚滚而来,无穷无尽的蚂蚁,犹如大海大浪一样涌来。

  “啊!”

  小柔顿时惊哭了起来。

  山洞里的蚂蚁,已经让小柔疲于应付了,可洞外无忧谷的黑色海洋,好似击毁了小柔最后一丝期待。

  好似全世界都充满了蚂蚁一样。

  “怎么会这么多?怎么会这么多?恩公,恩公!”小柔被吓哭了。

  可是,扭头望去,却看到,已经有大批的蚂蚁爬到了古海之处。

  “不,不要伤害恩公,你们这群蚂蚁,滚开,滚开!”小柔顿时冲了上去,不断的用尾巴拍动一个个蚂蚁,帮古海掸去身上的蚂蚁大军。

  “哗啦啦!”蚂蚁不知疲惫,外界,越来越多的蚂蚁涌来。

  “恩公,你快醒醒啊,呜呜呜,快醒醒啊!”小柔惊哭不已。

  尾巴不断甩动,甩开古海身旁的蚂蚁,坚硬的蛇皮再度出现了大量创伤,一些蚂蚁虽小,但,咬口力量极大,一次次给小柔造成疼痛。

  “恩公!”小柔不断哭诉之中。

  可,古海根本听不到。

  转眼,犹如海水灌入山洞一般,山洞里面,已经浮了一层蚂蚁,还有着无数蚂蚁尸体。这群蚂蚁好似要吃了古海,吃到香气的源头一般。

  蚂蚁更关注的是香气,咬小柔,只是因为小柔挡住了它们,小柔若是冲出去,还是能够逃出这片蚂蚁海的,但,小柔没有,小柔不停的甩动尾巴,甩动的自己都没了力气一般。

  “怎么办?怎么办?”

  小柔快速缠绕古海,拖着古海向着洞外而去。

  “滚开,滚开!”小柔惊恐的叫着。

  一路所过,亿万蚂蚁叮爬在小柔身上。不断咬着小柔。好似要小柔放下古海给它们吃一样。

  “我不会让你们伤害恩公的,我不会的,呜呜呜呜,恩公,你快醒醒,我该怎么办啊?”小柔哭着逃着。

  身上蚂蚁不断附着,撕咬着小柔尾巴鲜血淋漓。

  小柔缠绕着古海冲出了山洞,但,古海就是香气的源头,古海到哪里,蚂蚁大军就到哪里。

  “轰、轰、轰………………!”

  小柔尾巴拼命摔着,冲出山谷,可是,无穷无尽的蚂蚁,却是拼命的扑来,撕咬。

  小柔咬着牙齿,一边哭,一边甩尾巴,身上已经被咬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了,钻心的疼痛让小柔几乎要昏厥过去,但小柔一直坚持着坚持着。

  “我不能睡,我睡了,恩公就要被蚂蚁吃了,呜呜呜,我不能睡,我一定要保护好恩公!”一股信念支撑着小柔。

  但,外面的蚂蚁太多了,小柔逃出来以后,已经迷失在了蚂蚁海中,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而蚂蚁根本不会减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鲜血流动的越来越多,小柔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全身早已血肉模糊。虚弱的几次都要昏死过去。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小柔颤颤悠悠的甩动着血肉模糊的尾巴。

  于此同时。古海的眉心之中,那白色晶体之上。

  “啪!”

  随着最后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之上,顿时,整个棋盘轰然爆散而开,彻底散开了,化为最后一股能量消散而开,也是最后那一缕香气爆发而开了。

  “嗡!”

  古海心神一震,终于清醒了。

  “好强大的棋道阵法!”古海震撼道。

  终于结束了,刚才那一幕幕,让古海依旧回味无穷一般。一种大喜悦涌入心头,古海明白,自己得到了一股大传承,或者说学到了运用棋道的**,有此传承,必将让自己实力更上几层楼。

  古海正沉浸在兴奋之中。忽然,隐约间听到了一个声音。

  “我不能睡,我不能睡!”

  小柔那虚弱至极的声音传入古海耳中。

  “嗯?”古海本体陡然睁开双目。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