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879章鸿沟无法逾越
  跨国绑架案到此结束,夏兰和埃尔莎被成功解救,一帮劫匪遭到逮捕,林家公馆充斥着欢乐气息。因为父母解雇秋羽之事,夏兰心里还有着怨气,不肯给父母亲打电话,还是林雪珊耐心解劝一番,她才用表姐的手机拨通了妈妈林楚晴的电话。

  周围坐着秋羽等人,都把目光看向夏兰,电话接通之后,手机听筒内传来林楚晴有气无力的虚弱声音,“喂,雪珊吗?”

  一听到妈妈的动静,夏兰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现那张秀美却充满憔悴的脸庞,所有的怨言付之东流,一颗晶莹的泪珠自眼中滑落下来,她哽咽着道:“妈,我是兰兰。”

  “啊,你是兰兰,真的是兰兰吗,你在哪里……”林楚晴声音颤抖着,还以为自己听差了,或者因为神经衰弱出现幻觉,语无伦次的问道。

  “妈,真的是我。”母亲的激烈反应愈发感染了夏兰,泪水不断的涌出,哭着道:“妈,真的是我……现在没事了,我被人解救出来了。”

  “那太好了,兰兰,你终于平安无事了,哇……”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林楚晴放声大哭起来。她这么一哭,夏兰也受不了,母女俩隔着电话哭将起来。

  这种现象在咱们东方人看起来可以理解,母女情深,如今大难不死,抱头痛哭也是正常。不过,作为西方人的埃尔莎就很纳闷了,怎么回事,不是成功脱逃了,毫发无损的哭个什么劲啊,难道华夏人的泪腺非常丰富吗?

  桂花嫂等女佣一个劲的劝慰夏兰,片刻之后,夏兰才止住哭声,此时,手机那头已经换上父亲夏成海,男人嘛,处理问题要理智很多,即便声音里充斥着喜悦,却并未失态,问道:“兰兰,你跟老爸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人绑架的你,他们的目的何在?”

  眼见表妹满脸泪痕,林雪珊掏出手帕擦拭了夏兰脸上的泪水。哭过之后,夏兰情绪得到缓解,语声平稳了许多。“我也不知道那些绑匪究竟是什么身份,不过,他们都是外国人,目的是为了当初你交给我的那幅古画。”

  夏成海惊讶的问:“他们怎么知道那幅古画的?”

  “我也不清楚啊,反正他们说了,拿不到画就把我撕票了。”周围人员众多,又涉及藏宝图,夏兰不想跟老爸在这个问题上深聊下去,忙说:“爸爸,等晚上咱们再聊吧。”

  “那是谁把你救出来的?”

  “是秋羽救我的。”

  “是他,”夏成海诧异的问:“那不是被我解雇的那个小保镖吗?”

  一提起解雇之事,夏兰又是满腹怒火,连珠炮似的道:“还不都是你,非把他给解雇了,不然有他在我身边,那些劫匪怎么会得逞,就是因为你容不下他,绑匪们才得逞的。”

  夏成海沉声道:“兰兰,事情还没最后搞清楚,所以你也别认定那个秋羽就是什么好人,务必要离他远一些,也许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些话被周围的人听到,脸上都露出诧异神情。秋羽脸上露出苦笑,无论怎么做,她的父母都不会接受我,也许这就是豪门于穷苦人家不可逾越的差距,总觉得我有所图吧。

  看到秋羽脸上的表情,林雪珊也很气恼,低声嘟囔道:“姑父这是怎么回事,分不清好人还是坏人呢。”

  夏兰更是恼火,怒道:“好啦,你别说了,我不是小孩子,谁好谁坏能分清楚,就这样吧。”

  “等一下……”夏成海焦急的道:“我跟你妈马上飞往江阳,到时候再研究怎么办,你要记住,千万别跟秋羽那小子再接近……”

  夏兰更是不爱听,“我先挂断了。”也不管父母还要再说些什么,她直接把电话挂断,生气的把手机丢在茶几上。

  林雪珊劝道:“兰兰你别气了,姑父暂时有所误会,以后会澄清的,就是小羽你多担待点。”

  秋羽大度地一笑,“没事,我都习惯了。”是啊,上次都被人解雇了,早就领教了夏家父母的猜忌,他已经有了免疫力。“那这幅画我还给你吧。”

  眼见那幅古画递过来,夏兰吓了一跳,总有不相干的人过来抢夺,她实在是怕透了这东西,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慌忙说道:“别,千万别把画给我,还是由你保存吧。”

  考虑到事情的诡异之处,若是藏宝图留在夏兰这里会继续带来危险,秋羽点头,“既然这样,这幅画先由我保管,等你父母过来江阳之后,我再亲手交个你爸爸,完璧归赵。”

  夏兰欣然同意,仆人们四下散去,客厅内没有了闲杂人等,秋羽看着自己手上的藏宝图,笑着说:“这东西我得藏好,责任重大啊,兰兰,你多休息吧,我先回去了,等你父母过来的时候再把图拿过来交还给他们。”

  “怎么,你不住在这里吗?”夏兰焦急的问。

  “不啦,我现在不是你的保镖了,况且你父亲也反对我出现在你身边,所以,还是别让他误会为好。另外这幅古画容易招惹是非,不放在公馆内为好。”

  尽管秋羽耐心的解释,夏兰还是很不满意,当然,主要对她老爸有意见。怎奈秋羽打定主意,她表示反对也没用,只能要求对方尽量多过来看望她。

  听说秋羽要走,林雪珊也出言相劝,却同样没有结果。与此同时,埃尔莎也告别说要离开到处转转,夏兰忙说:“你就别走了,在我家呆着吧,明后天我带你出去观光。”

  埃尔莎笑着回应,“不用了,你父母很快过来了,家庭团聚比什么都重要,我如果要求哪里玩,让秋羽陪我过去也行啊,他应该会帮忙吧。”

  秋羽笑道:“当然,能够帮助美女我求之不得。”

  夏兰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切,早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看到美女就走不动步,好啦,埃尔莎就交给你了,但是我警告你啊,她是我好朋友,不许你图谋不轨。”

  “汗,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啊,不会吧?”秋羽苦着脸道。

  林雪珊微笑着说:“看来我们都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

  埃尔莎却不以为然的一笑,“放心吧,我对华夏男人不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