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863章上下级关系
  相比老子的阴狠毒辣,廖小龙就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眼见羽社成员呈现逆袭之势,他就慌了阵脚。如今父亲提醒,他赶紧答应一声,掏出手机直接拨了市公安局长张铁林的电话,焦急的等待接通。

  廖成刚在顺平只手遮天,当然离不开当地官方的照应,他跟许多领导都有权钱交易的勾当,平日里也没少给市局那位张局长送钱,两个人关系很铁,正应了那句话,狼狈为女干。

  电话接通之后,廖小龙连忙说道:“张叔,我是小龙,您多带点手下过来隆望大酒店,有外市帮会在这边捣乱,把我老爸给打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稍远处的秋羽听得真切,皱眉骂道:“不要脸,火拼还找警察帮忙,真让老子看不起。”恼怒之下,他一脚踢出去,面前的圆桌被踢得飞起来,直奔对方而去。

  危险来临,草包似的廖小龙却没发觉,依旧打着电话。廖成刚慌忙飞身过来,半空中踢腿出去,把那张实木制成的桌面踢得破裂,掉落在地上。

  想到廖家跟警方有所勾结,一会可能有警察过来,秋羽不敢大意,喊了声,“不打了,大伙闪了。”

  羽社之中军令如山,即便一帮羽社成员占据上风,把那些鹰帮分子打得到处鼠窜,此时撤退未免觉得可惜,还是遵从老大的命令,有条不紊的向后撤去。十来个挂彩的成员成为重点照顾对象,被众多同伴护送着向外退,没有落下一个人,双雄等头目断后,不见丝毫慌乱。

  一帮人来的快去的也快,此番更是没有遇到丝毫阻拦,刚才一番激战,导致众多鹰帮成员负伤,令他们惊恐不已,差点吓破胆,巴不得那些羽社成员离去呢。

  顷刻间,秋羽等人退到酒店外面,只见地面上横着好多鹰帮成员的躯体,到处都是大片通红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一帮护法队成员还策马追逐着鹰帮余孽,澳门赌博网站:马刀不时的劈下去,砍得敌人惨叫不已。

  袁铁山打了个尖利的口哨,吸引了护法队成员回头观看,他大声嚷道:“弟兄们撤了。”

  总数一百多个羽社成员或翻身上马,或钻到面包车内,迅速离开现场,只听得马蹄踏踏作响,发动机轰鸣,如同旋风似的出了这条街。

  酒店内一片狼藉,破烂不堪,一些鹰帮成员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四周的来宾仿佛受惊的猫狗瑟瑟发抖。

  一场恶战,鹰帮近百人受伤,就连帮主都被扎了一刀,导致元气大伤,名头尽毁,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廖成刚左手张开,抑制不住的哆嗦着,鲜血自手背滴落在地上,眼里充斥着红血丝的他猛然回身一刀劈落,铺有锦缎的酸枝木椅子被砍成两半倒下去,他发出野兽般的狂吼,“秋羽,你这小辈等着,老子非灭了你不可……”

  吼声回荡在大厅内,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不过,当事人秋羽却听不见,因为他已经处在回往江阳的路上。

  这些人回到羽社大厦,等候在此的是三十多个霸王花成员,以及她们的堂主,满脸冰霜的徐洛瑶。

  那些霸王花是羽社为数不多的女子成员,都穿着迷彩装,发育良好的胸把衣服撑得鼓鼓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因为这个堂口的人数不多,且都是女生,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出动她们参与火拼。

  混社会,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免不了受伤,基于此,霸王花成员全都接受了专业医疗训练,能很好的处置伤口,其中几名天赋较高的成员还有幸得到秋羽的亲自指点,能够诊断不是太重的伤势,可以直接开药打点滴,堪比医生。到后来,这些女孩就行使了如同部队军医的职责,为伤员们进行治疗。

  眼见众多羽社成员进入厅内,女孩们赶紧套上白大褂,迎上前去,搀扶着那些伤员过去,进行包扎处理,还不时的柔声安慰。在她们眼里,伤员们是为了羽社而战,绝对是值得尊重的英雄。

  那些伤员们心安理得的承受霸王花们的和声细语,甚至连身上的伤都不那么痛了,觉得为了社团负伤就是一个字,“值!”

  女孩们给他们消毒,缝合、敷药、乃至包扎伤口,体贴入微,比医院的白衣天使还要温柔许多。

  徐洛瑶明眸中喷出怒火,看向自己男人,那个被众人崇拜让少女为之疯狂的家伙,强压住气恼,尽量心平气和的道:“羽哥,我有事找你,你过来一下。”话音落,她转身走向楼梯口,快步上楼。

  老大跟霸王花堂主的关系早就是明的了,人家那是校园恋情,众多羽社成员挤眉弄眼,笑着说:“羽哥,快点去吧。”

  “徐堂主要是等急了,该不理你了……”

  秋羽笑道:“都给我闭嘴,没人把你们当哑巴。”他赶紧尾随过去,也上了楼。

  楼上有办公室,徐洛瑶等候在其中,秋羽推门进去,笑问,“怎么啦,还生气呢?”

  在众人面前,秋羽是首领,徐洛瑶是堂主,两个人是上下级关系,私下里却是一对恋人。

  “哼,明知故问,我问你,此次的顺平行动为什么不叫上我?”徐洛瑶冷哼道。

  秋羽上前轻揽住恋人的香肩,笑着说:“因为太危险了,我不想让你过去冒险,所以没告诉你,瑶瑶,你犯不上因为这个发火吧?”

  “为什么犯不上,你太过分了。”徐洛瑶彻底的发飙,连珠炮似的道:“你记不记得我说过,咱们生死都要在一起,越是处境危险我越要在你身边,可你这臭小子倒好,带着一帮人打架去,却惟独不带着我,假如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该怎么办……”说着说着,这个一向坚强的女孩子眸中蓄满泪水,声音哽咽。

  一番话比海誓山盟还能打动人心,秋羽很感动,忙不迭的连声安慰,“好啦,别哭了,我这么做也有其他原因,假如我真的遇到危险,还有你主持大局呢,免得羽社群龙无首,你说是不是?”

  徐洛瑶带着哭声道:“我才不管那些呢,没有你,还要羽社有什么用……还有,你就知道气我能耐,出了一趟国,还泡个洋妞,你这好色的臭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云萱已经被你气走了,难道你也想把我气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