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859章男人范
  这一场寿宴,对于秋羽来说无异于鸿门宴,充斥着危险。他们身后紧跟着赵达等百余名鹰帮成员,全都虎视眈眈的不怀好意,随时都会扑过来,如同野兽般撕扯他们的身躯。

  即便如此,秋羽依旧淡定不紧不慢的上前,停下脚步之后,目光看向对面锦缎椅子上的白发男子,心想,真不愧白头鹰的绰号,满头白毛,老子就给那家伙一个面子好了。他脸上浮现一丝笑容,说道:“晚辈秋羽拜见鹰帮廖前辈,恭贺您六十大寿,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能够在顺平黑道屹立多年不倒,作为老江湖的廖成刚当然有两把刷子,无论心机还是阅历都高人一等,未见秋羽时,还以为对方不过是个好勇斗狠的小混子,藉此寿诞之际把秋羽狠狠的收拾一下。但是,此时看到对方,他心中凛然,觉得秋羽年纪不大,气度和魄力远胜常人,别的不说,单凭处在逆境之中的那份从容就让人刮目相看,比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强了好多倍。

  “嗯,秋老大太客气了,多谢你给老朽这个面子。”廖成刚阴冷的面孔上没有丝毫笑意,他心里琢磨着,怪不得羽社撅起速度如此之快,原来有个了不得的掌舵人,将来这个秋羽以及羽社必将成为我的拦路石。

  多年的素无对手让廖成刚的野心无线膨胀,他已经不满足于称霸顺平市,妄想掌控整个凉苏省黑道,那样的话,各个城市实力雄厚的大佬都会成为他潜在的敌人,干脆择日不如撞日,就在今天把秋羽这小子解决掉,然后挑了羽社,直接把触角延伸到江阳那个发展迅速的都市。

  “应该的,晚辈特意准备了礼物送给廖前辈您,请笑纳。”秋羽态度愈发谦卑,毕恭毕敬的扬了下拎着的手提袋。

  廖成刚一摆手,赵达会意上前,从秋羽那里接过手提袋,然后来到东侧,放在那张摆满礼盒的桌子上。

  “打开吧,看下秋老大为老朽准备的是何礼物。”廖成刚吩咐道。

  “是。”赵达答应一声,他伸手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做工考究的木盒,只见上面有金色

  字迹,“南无阿弥陀佛,”掀开木盒之后,淡淡的金光猛然涌出,吸引了众人目光,有的宾客忍不住惊呼出声,“啊……好贵重的贺礼。”

  盒内铺着紫红色锦缎,一尊纯金弥勒佛摆放其中,大肚溜圆,咧着嘴巴,即便按照金价来算也至少价值五十万。

  周围的来宾眼里放着光,心中惊讶,贺礼居然是蛮大一尊金佛,这小子真够大方的,出手不同凡响啊!

  廖成刚也有些意外,没料到秋羽人很敞亮,初次见面就备下一份大礼,但是,这非但没有让他有罢手的意思,却更加坚定了他除掉对方的决心。尼玛,不义钱财为重,姓秋的那小子绝对是干大事的人,将来必为心腹大患,必杀之。

  眼见秋羽送来如此厚礼,旁边的廖小龙生怕父亲被金佛蒙蔽双眼,忘了他的深仇大恨,忙低头在老爸耳边小声道:“爸爸,您千万不能放过他,要为我报仇雪恨。”

  廖成刚略微点头,暗地里阴笑,金佛老子当然要收下,到手的钱财怎么会不要,至于那小子也是按原定计划收拾,哼,两不耽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说道:“既然秋老大诚心而来为我祝寿,那贺礼我就收下了。”

  这尊金佛是秋羽精心挑选的礼物,为的就是化干戈为玉帛,尽量避免跟鹰帮兵戎相见,毕竟他混在道上主要为了求财,而羽社和鹰帮同为省内两大帮会,实力雄厚,若是真到了火拼的地步必将有所损伤,那是他不愿意看见的。按照秋羽的理解,既然廖成刚收下堪称贵重的贺礼,应该有谅解他的意思,他笑了下,“您老喜欢就好。”

  廖成刚却把话锋一转,冷哼道:“姓秋的,今天叫你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你把我儿子小龙给打得身负重伤躺在床上一两个月,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应该怎么办?”

  秋羽一愣,有没有搞错,翻脸就不认人,你变得真够快的。他眉头皱起反问道:“你说该怎么办?”

  廖成刚沉声道:“你打我儿子,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等于打我的脸,今天我要你当着顺平黑白两道众人的面,跪下给我儿子赔罪,再磕三个响头。”

  呼啦一下,上百名鹰帮成员呈扇面形状散开,把秋羽等三人围住,气氛变得愈发压抑,剑拔弩张。白头鹰的一番话,也让所有人的目光集聚在秋羽身上,心中暗自猜测他跪是不跪。某些人心想,也许这小子会跪下求饶吧,否则的话,只怕他两条腿都的被打断。

  廖小龙脸上涌现得意之色,你是江阳霸主又如何,我让你颜面尽失。他牛逼闪电的上前一步,澳门赌博网站:阴笑道:“小子,还等什么,赶紧给本少爷跪下。”

  秋羽根本没有搭理那家伙的意思,把对方当成空气,他眼神变得冰冷,仿佛散着寒气,定睛看着对面坐得四平八稳的老家伙,狂笑一声,“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众人纳闷的看着他,这家伙是不是吓傻了,发什么疯呢?

  既然你不把我当人,老子只好把你当畜生!秋羽肆无忌惮的道:“姓廖的,老子看你年纪大,尊称你一声前辈,还备下厚礼相赠,可你倒好,一门心思的想阴我,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老子把话撂在这儿,你儿子就是一坨狗屎,该打,想让我跪下给他赔罪,门都没有,你们人多又怎么样,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被你们爷俩全都废了。”

  徐妖娆大声赞道:“说得好,你们这些王八蛋看见没有,我们羽哥不是好惹的,都给我小心点。”

  尽管洛克萨妮不能完全听明白秋羽的话,却也大致明白其中意思,她明眸中闪过一抹亮色,心中钦佩,他一直都有男人范,无论处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身上总有种顶天立地的气度,真的不多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