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771章祸害着玩
  原来打架也能赚钱,若是赢了有一千万呢,秋羽看的怦然心动,扭头问:“夏兰,花姐,你们看这一千万奖金是华夏币还是美金呢?”

  菜花笑道:“这里是纽约,奖金当然是美元了,拳脚厉害就能赢取巨额奖金,摇身一变成为富豪,真是行行出状元。”

  “秋羽,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管她叫花姐,却直呼我的名字,我不干。”夏兰不满的道。

  还挑理了!秋羽心中暗叹,只得无奈的道:“那我管你叫兰姐行吗?”

  夏兰扑哧一笑,“这还差不多,咱们走吧,往前溜达。”

  两个女生互相挽着手臂走在前面,开始逛街之旅,进入青砖琉璃瓦的门楼,悠闲而行。秋羽跟在后边目光不时地往街道两旁看去,只见商铺多以具备华夏特色的仿古建筑为多,牌匾上面是醒目的汉字,下面有英文标注,酒楼,时装店、当铺等应有尽有。如今是晚上,好多小吃也出街,烧烤、海鲜小炒,油炸臭豆腐等等层出不穷,混杂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夏兰买了三串亮晶晶的冰糖葫芦,人手一支,一边走一边吃着,咬上一口酸甜嘎嘣脆,特别可口。

  看到那家新开的中式服装店,夏兰和菜花钻进去看着样式新奇的衣服迈不动步了,挑选试穿着。女人买衣服很麻烦,让秋羽觉得无聊,说道:“你们先选着,我在附近到处逛逛。”

  夏兰说道:“嗯,去吧,你早点过来跟我们汇合,别走丢了。”

  “瞧你说的,我都多大个人了,还能走丢吗,太小瞧我了,我先出去了。”

  秋羽推门走出去,信步向前走去,途中还碰到两个搔首弄姿的华裔女子,问他需要人陪吗,很明显是做皮肉生意的,被他礼貌的谢绝了。有一家古董店引起他的兴趣,便推门走进去。

  这家店面不是很大,柜台里摆放着瓷器,古钱币等物品,破旧的留声机放着老唱片,只有老板一个人照看着铺面,那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手里捧着小巧的紫砂茶壶,不时地往嘴里灌一口茶水。看到有客人进来,用英语说道:“随便看吧。”

  秋羽点了点头,在柜台旁边观看着,来到西面柜台的时候,发现还有弓箭、藏刀以及麋鹿头骨等工艺品,心想,东西够杂的,估计那些所谓的古董也没有几件是真的。

  “老板,你把这件面具拿给我看下。”秋羽朝柜台里指了下,他猜测那老板是华裔,因此说的是华夏语。

  老板走过来,取出面具放在柜台上,说道:“这个一百美元。”

  这面具为铁制,样子古怪,像人脸又像野兽,双目是空框,后面衬着薄海绵,并且拴着有弹性的皮条,明显是做工粗糙的现代产品。

  觉得挺好玩的,秋羽就戴在脸上,觉得还算舒适,并且视角与平常相差无几,没有受限的地方,戴着打架什么的应该还不错。他把面具摘下来放在桌上,“太贵了,买不了。”尽管他不差钱,但是那老板要价太高,明显把他当成肥羊宰。

  “那八十美金怎么样?”

  “八十买八个还差不多……”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秋羽花了一百美金买下这个面具和一套皮甲,对方还得赠送个老式皮箱。所谓皮甲就是个皮坎肩和短裤,据老板说是犀牛皮制成的,不过,秋羽觉得看纹路及材质更像狼皮。

  一百美金放在柜台上,秋羽拎着装有面具和皮甲的皮箱走出古董店,回到服装店跟夏兰她们汇合。此时,夏兰和菜花已经各自选了一件衣服买下来。

  看到秋羽手里拎着的铜角带花纹老式皮箱,夏兰纳闷的问:“什么呀,在哪里捡来的破烂?”

  秋羽回应道:“淘来的,正好以后装我的零碎东西。”

  菜花咯咯笑道:“这破皮箱估计都能有我爷爷的岁数大了,扔了都没人买,你花多少钱买的?”

  “一百美金。”

  “什么?”菜花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吃惊的道:“你脑袋是不是让门给挤了,这破玩意连十美金都不值,你花一百买的,你这小子,太大手大脚了。”

  夏兰笑着说:“好啦,别管他,男人的事我们女的别跟着掺和,只要他喜欢就好。”

  菜花不满的道:“你这是纵容他胡闹,他一个保镖每个月才赚多少钱,出手就是成百的美金,养成奢侈浪费的坏习惯,以后结婚了怎么养家糊口。”

  夏兰扑哧一笑,“唉,你这辈子真是操不完的心,放心吧,人家秋羽有分寸的,你就别没完没了啦。”

  两个女孩态度完全不同,夏兰真让秋羽刮目相看,心里觉得这丫头其实真的很不错,是个招人喜欢的姑娘。他笑着说:“兰姐,我饿了,赶紧找个地方吃饭吧?”

  “走吧,咱们吃饭去……”

  在附近找了一家中餐馆吃了饭之后,是夜里九点半,纽约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菜花提议去酒吧,夏兰想去看电影,秋羽却提出观看每晚十点进行的世界搏击大赛。

  菜花马上说道:“你们俩的建议基本上都可以忽略,楼兰公主你太幼稚了,看电影有什么意思,哪有酒吧好,还能看到帅哥,也许有个美丽的邂逅。还有你秋羽,那个搏击大赛就是暴力宣泄,打得血赤呼啦,看着都吓人。”

  秋羽只好说道:“那让兰姐做决定好了,她说接下来去哪我都无条件服从。”

  菜花觉得死党肯定会尊重她的意见,胸有成竹的道:“好啊,就听夏兰的。”

  夏兰略有犹豫,随即说道:“那……咱们还是去看搏击比赛吧。”

  秋羽脸上露出微笑,菜花恨恨的道:“好哇,还说我重色轻友呢,分明你自己才是,居然为了这小子不顾及我的感受,太过分了。”

  夏兰忙说:“泡吧有什么意思,看比赛估计肯定刺激,况且就秋羽一个男的,咱们得让着他点吧。”

  菜花狐疑的目光看过来,“不对劲啊,楼兰公主,你跟自己保镖真是清白的吗?”

  夏兰不由自主的脸红,澳门赌博网站:恨恨的道:“你说什么呢,我们之间当然是清白的,跟亲兄妹差不多,你再乱说我不理你了。”

  菜花急忙赔笑,“好啦,你别生气,是我误会你了。”随即,她附耳过去低声道:“既然不是你养的男人,那晚上借我一宿呗。”

  “你要干嘛?”夏兰不解的问。

  菜花邪恶的一笑,“祸害着玩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