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734章周旋
  手挪开的时候,秋羽面露狰狞之色,“知道我刚才给你吃的是什么东西吗?”

  “是什么?”妙玉惊恐的问,她已经猜到肯定不是好东西。自己之前所以莫名晕倒,就是中了那小子的暗算,估计有迷药之类的粉尘在空中飘散,被她吸到肚子里。如今所吃到的东西,没准是毒药,或许是春.药!

  妙玉最惧怕的要属春药,生怕自己服用之后不知廉耻的哀求对方上她,那样的话,整个人格消失殆尽。

  “这是一种潜伏期为一年的毒药,叫做摄魂丹,一年内不会发作,明年的今天你必须找到我服用特制的解药,才能压制你毒药发作,所以,你应该期盼我平安无事,否则就没有解药给你了。”

  混蛋,太毒了!妙玉觉得自己被晴空霹雳给击中了,头无力的垂下,恨恨不已,看来以后真要是受制于这个家伙了。

  勉强稳定了情绪,妙玉心想,事到如今伤心也无用,好歹还有一年的时间与对方周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也许以后有办法逼迫那家伙交出解药。想到此处,她违心低声道:“干爹,您放心吧,我以后会护着你。”

  “嗯,如果我遭殃了,你也活不成。”

  “我明白。”

  秋羽恋恋不舍的看了下妙玉雪白的翘.臀,马上又有了反应,真想从后面上去,却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也不是没女朋友,就不强人所难了,霸王硬上弓的事尽量少干。反正自己也摸过了,算是占了大便宜!而且,还好的是,自己下面没事,能正常起来,真让人兴奋。

  想到这些,他总算释怀,伸手解开绑缚在妙玉身上的绳索,手掌于不经意间又在女人的p股上摸了下。

  小崽子,真够色的。妙玉心中暗骂,却顾不得质问,如今得脱自由才是她最大的愿望。

  绳索抖开,妙玉赶紧提上裤子坐起来,因为捆绑的过紧,洁白的皓腕上有着红红的印痕,手都捆麻了,她来回活动着。

  对方能自由行动了,带给秋羽不小的压力,觉得底气不足,毕竟那道姑是成名已久的七邪之一,澳门赌博网站:若真是翻脸的话能要了他小命。

  基于此,秋羽脸上露出笑意,神色柔和了许多,也不叫干闺女了,说道:“你在这休息吧,我有事先走了。”

  妙玉明眸中闪过阴冷的目光,很想马上翻脸暴揍那混蛋一顿,不过,即便此时醒来,那迷药的药效还没完全去除,让她头晕脑胀,四肢发软,再加上发过毒誓,而且刚才服用了慢性毒药,让她心情糟透了,也就压制了这种想法。忙问:“那我的剑和拂尘能不能还给我……干爹……”

  看得出来,那把宝剑和拂尘对她来说很重要,因此叫了声干爹。随即心里暗叹一声,先忍着吧,反正已经叫了好几次,有朝一日,我会把这笔账算回来,让那小子跪在地上管我叫一百句干妈。

  “没问题,那你下去跟我取吧,都在车里呢。”

  “那行,咱们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客房,秋羽始终暗自防备着对方,生怕这女子朝他暗下杀手。来到酒店外面的时候,只见雪下得更大了,天空白茫茫的一片,秋羽打开车门取出宝剑和拂尘交给妙玉,笑着说道:“闺女,外面冷,你快进去吧,别冻坏了。”

  妙玉接过两样东西,柔声道:“干爹你慢点开,注意安全。”什么事就怕变成习惯,如今再管这个比她小十多岁的男孩叫干爹,她变得从容多了。而且说的绝对是真心话,目前情况下,她绝对不想那小子出事,否则的话,她的生命也将在明年终止。还有,那个混蛋最后应该死在她的手中。

  秋羽嘿嘿笑道:“好闺女,真懂事,放心吧,我会注意。”他钻到车内,启动越野车调头离去,不多时,消失在漫天飞雪中。

  酒店门口,妙玉站立在雪地上,任凭鹅毛大雪落在她脸上和身上,明眸中闪过冰冷之色,自语道:“秋羽,你给我等着,这事不算完,我早晚跟你算总账!”咬牙之后,她跺了一下脚,又回到酒店,来到刚才那间客房内。雪太大了,她要在这儿住一晚再走。

  房门锁好,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被秋羽那混蛋给摸了,妙玉气不打一处来,她宽衣解带之后,袒露出惹火的身躯,走进卫生间,打开莲蓬头,尽情的冲洗着,玉手用力揉搓着身上的每个部位,把如雪的肌肤搓成粉红色。

  当她搓洗着那对白瓜时,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混蛋用手抓揉她的情景,芳心砰砰乱跳,手也随着所想象的动作及方位而挪动。

  一阵阵酥麻在身上涌过,如同过电似的,让妙玉脸上闪过迷醉的神情,好比阿里巴巴猛然间发现了大宝藏,兴奋的无以复加。

  另一只手逐渐的向下挪去,落在自己的神秘花园,尽量想起秋羽所触碰的方位和动作,照猫画虎的乐此不疲……

  过不多时,妙玉脸上涌现红潮,发出酣畅淋漓的尖叫声,喷出无数雨点般的露珠,卫生间内登时异香扑鼻,仿佛百花盛开了似的,她身躯靠在墙壁上,明眸微闭,逐渐瘫软下去。

  另一方面,秋羽顶着大雪回到林家别墅,来到客厅才发现,珊姐和夏兰还没睡,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呢。

  看到他进来,夏兰板着脸质问道:“老实交代,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没干啥呀。”秋羽不解的目光看过去。

  “咦,你身上有什么味,好像怪怪的。”夏兰用力嗅了两下,狐疑的目光看过来,盯在秋羽的手上,已经可以判断出那气味从对方手上传出来的。

  “这个……”秋羽一时语塞,他已经明白气味是怎么回事了,确实出自他的手上,可是,根本无法说出实情,否则的话,说不上有多少顶大帽子扣在他头上。于是,红着脸解释,“也没什么啦,用不着大惊小怪的,就用了酒店的洗手液,就变成现在的样子。”

  “怎么,你去酒店开房了,快说,那女的是谁?”涉及到男女关系方面,夏兰愈发很有兴致的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