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726章扯淡是什么
  二楼奢华餐厅内,秋羽等人围坐在长条餐桌旁边,晚餐很丰富,武藤姐妹不光做了紫菜寿司卷,还弄了其他东瀛料理,用精致的餐盒装着,有十多样之多,颜色鲜艳,看着就很有食欲,配上清酒,让林雪珊夏兰和秋羽连呼好吃。

  数杯清酒下肚,大家都很熟悉了,林雪珊笑道:“没想到啊,静香和奈美不光长得如同天使般可爱,料理又做的这么好,而且性格乖巧,肯定是未来的贤惠妻子。”

  姐妹俩忙说:“雪珊姐太过奖了。”

  “我们没有您说的那么好,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夏兰笑问:“你们在东瀛有没有男朋友?”

  姐妹俩原本白皙的脸都红了,愈发显得明艳不可方物,让对面的秋羽有点看直勾了,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了岛国片子,某些美女脱得一丝不挂拍的某种艺术片,扭动身躯的同时口中叫着“以太,亚美爹……”

  这可是新鲜的东瀛少女,还是双胞胎,假如弄到床.上会是什么样子呢,肯定比那些女.优还美妙!

  秋羽确实挺猥琐的,不过,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碰见如此可人的双胞胎美少女,有点幻想也是正常。

  武藤姐妹摇头之后,静香羞臊的说:“还没有,妈妈让我们以学业为重,不要太早恋爱,免得耽误学习。”

  奈美要大方一些,笑着说:“况且那时候我们周围也没什么优秀的男生,都很霸道,蛮横,大男子主义,我们不喜欢这样的男生,相比之下,华夏的男孩子更有风度。”

  “那你们干脆在我们华夏找男朋友得了,都嫁给华夏人。不过,好像有些男生没你们所说的那种风度,人品很差的。”含沙射影的话说给秋羽听的,她目光斜睨过去,却发现对方近乎痴呆的看着人家一对姐妹,不由得恼怒,气道:“喂,你看什么呢,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林雪珊和武藤姐妹都朝秋羽看过去,发现对方的样子,前者哑然失笑,心中暗叹,这小子哪样都好,就是太好颜色了,特喜欢关注美女。武藤姐妹脸色愈发的红,暗自偷笑。

  秋羽这才回过神来,忙说:“没有,我刚才想事情来着。”

  “想你个大头鬼,明明是看静香和奈美入神了!”夏兰明显不相信那小子的话,她漆黑的眸子灵活转动,故意问道:“看来你挺稀罕她们姐妹啊,那我问你,你是喜欢姐姐呢,还是喜欢妹妹?”

  秋羽大囧,脸马上红了,吱唔着说:“没有……我没有那种想法,你别乱讲话。”

  “切,你有那种想法也白搭,你都是有妇之夫了,还有什么资格泡妞。”夏兰呲之以鼻的道:“静香,奈美,我跟你们说,这小子最没品了,女朋友不止一个,有好几个呢,是脚踩四五条船,花心的离谱,所以啊,这样的男人你们得防着点,千万别让他打你们的主意……”

  “夏兰,你这么说可太过分了?”秋羽很不满,这不是影响他的光辉形象吗。

  林雪珊故意板着脸道:“兰兰,你瞎说什么实话啊,即便秋羽是那样的人,你也别往外说啊,给他留点面子行不。”

  秋羽那张脸咧成苦瓜状,“珊姐,你咋这样呢,本来夏兰在背后捅了我一刀,现在你又在我伤口上撒盐,唉!”

  “咋滴,蛋疼了?”即便夏兰属于淑女,在特别熟悉的人也容易放下矜持,冒出一两句粗话。

  这丫头,什么话都敢说啊?其他人都是一愣,秋羽正愕然呢,林雪珊和武藤姐妹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脸上,看他怎么回答。

  秋羽喉结动了下,一本正经的道:“你咋知道的,难道感觉出来了,实话说,我蛋蛋是很疼,跟有人用手揪着似的。”

  此言一出,林雪珊和武藤姐妹爆笑,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娇声道:“逗死我了。”

  “秋君你太搞笑了!”

  “蛋蛋疼……真好玩……”

  看得出来,两个东瀛女孩也明白蛋蛋的含义,因此笑的如此欢畅。

  夏兰那张脸红的跟大苹果似的,气的咬牙切齿,“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扯淡呢……”

  秋羽慌忙用手捂住下面,愁眉苦脸的道:“本来蛋就疼,再扯的话就掉下来了……”

  林雪珊等笑的更厉害了,简直上气不接下气,夏兰气的差点吐血三升,餐厅内充满欢声笑语。

  连说带笑的,这顿饭吃了好久,用餐完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天完全黑了。武藤姐妹道别准备回去,夏兰就让秋羽开车送她们,并且予以严重警告,“不许对人家姐妹产生非分之想,听见没有?”

  秋羽气恼的道:“瞧你说的,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好歹静香和奈美也是我同学,我能有什么不轨之心?”

  夏兰撇嘴,“哼,你可说不准,就喜欢漂亮女孩,还管同学不同学的。”

  秋羽反驳道:“你还长得漂亮呢,我咋没对你有别的心思?”

  武藤静香笑着说:“好啦,夏兰,你别说秋君了,我们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

  奈美也点头,“其实秋君人品挺好的。”

  “夏兰,你是多虑了,秋羽不至于那么做。”林雪珊也帮着说好话。

  秋羽面有得色,“看见没有,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

  道别之后,秋羽驾车驶出别墅,送那对双胞胎姐妹花回家,顺着公路向西而去。闲来无事,他用流利的日语说道:“静香,奈美,你们不要被夏兰的话误解了,其实我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冷不丁听到家乡的语言,还这么正宗,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嗓音也不错,都能上电台当播音员了,让后座的姐妹俩吃惊不已,同时觉得特别亲切,也用本国语言与之交谈,说话的速度快了许多,仿佛巧嘴的八哥。

  “秋君,你到底是华夏人还是东瀛人啊?”

  “你日语说的比我们还标准呢……”

  秋羽谈笑风生的回应着她们的问题,郑重说明自己是华夏人,后学的日语。一时间,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仿佛多年的好友。

  奈美笑问:“秋君,澳门赌博网站:既然您恋爱了,我想问一句,在您心中,至高无上的爱情是什么呢?”

  秋羽略微沉吟之后回答:“能为所爱的人付出一切,甚至不惜用生命做代价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