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715章官大一级压死人
  妖精,你本就长得人见人爱,再这么弄,不光我了,只怕柳下惠重生也受不了啊!

  秋羽颇有微词,也暗自庆幸自己拥有如此可人的女友,带给他飘飘欲仙的感受,他笑了下,“你都知道还明知故问,别磨蹭了,我忍不住了。”

  “急死你……”话虽这么说,实际上,小别胜新婚,徐洛瑶比对方还着急呢,飞快的解开腰带脱掉裤子,露出白哗哗的两条大.腿,一招仙女坐莲过后,发出酣畅淋漓的叫声,双手搂住男友的脖颈动作着……

  马路边上,车子有节奏的晃动,宛若摇篮震啊震的!

  尽管是快餐,也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车子再次启动奔往目的地。看到秋羽平安归来,徐雅楠和罗嫂都很开心。当天晚上秋羽就留宿在徐家,有洛瑶陪伴,自然很快活。

  次日上午九点钟,一趟长长的车队行驶在江阳的街道上,仿佛宣告着什么。车队中间的那辆奔驰越野格外引人注目,因为那是江阳霸主秋羽的座驾。最后,二十多辆车停在公安局附近。

  大多数羽社成员并未下车,这是秋羽交代的,在公安局要低调。随后,他在十余个随从的簇拥下走进办公大楼。

  一行人刚进入大厅,等候在此的一个女警迎过来,问道:“请问您是秋先生吧?”

  秋羽点头,“是我。”

  “请跟我来。”女警在前面带路,引领着他们来到楼上会议室。

  此时,省厅的领导以及市局的头头已经等候在会议室内,桌子上摆放着好多鼓囊囊的皮箱和旅行袋,弄得跟机场安检似的。当秋羽出现,省公安厅长于雄阔率先站起来,热情的打招呼,“秋总您好。”

  厅长都如此,省厅的其它干部也都赶紧站起身,冯建民和吴启正等人看到秋羽就来气,却也没法子,只能跟着站起来,眼里喷出怒火来。

  “于厅长好。”秋羽很有礼貌的跟于雄阔握手,在这种场合下,他气质优雅像是成功的企业家。

  “实在对不起,因为市局的失误给您和公司带来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我作为领导也有管理不严的责任,先跟你道歉了。”于雄阔戏演的挺好,从侧面传达了自己的意思,你们都放聪明点,别招惹秋老板。

  “于厅长太客气了,其实这件事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市局的领导看我不顺眼,不关您的事。”秋羽尽量做出谦虚大度的样子,嘲笑的目光看向冯建民和吴启正二人。

  不雅照在秋羽的手中,相当于握着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能引爆,到时候于雄阔将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必将身败名裂。在抗争无果的形势下,他只有充当对方的帮凶,换句话说,别看他是厅长,人家还是他的上级领导。

  为了讨好秋羽,于雄阔扭头呵斥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还不赶紧给秋总认错?”

  尼玛的,我们好歹也是市局的一二把手,打黑还打出罪过来了,有没有搞错?两个家伙肺都要气炸了,却不能违背厅长的指令,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只有服从的份。

  二人硬着头皮上前,分别违心的给秋羽道歉,冯建民道:“秋总,对不起。”

  吴启正恨不得把对面那小子大卸八块,他勉强忍住心里的怒火道:“是我们办事不利,还请您原谅。”

  秋羽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两个家伙的道歉非但是不甘心,而且对他恨意更深,他心中冷笑,老子知道你们不会善罢甘休,那又怎么样,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跟我玩阴的,你们是对手吗?

  秋羽暗自打定主意,待于雄阔等省厅领导走了之后,再跟那两个家伙算总账,不过,眼下还得显示自己的大度,他呵呵笑道:“事情已经发生了,看在于厅长的面子上,我也懒得再计较,不过,你们抢走我的公款应该予以奉还吧?”

  冯建民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应该还,钱都在桌上呢,一千两百七十四万八千六百元,您现在就可以拿走了。”

  秋羽此次过来就是专门取钱的,自己辛苦打拼的老家底都在这呢,当然不能拱手于人,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钱我收下了。”随着他一摆手,等候在外面的随从鱼贯而入,拎起桌上的皮箱或是旅行袋走出去,在走廊里待命。

  有公安厅的领导在此,秋羽不怕那两个家伙在这些现金上动什么手脚,说道:“那我不打扰了,你们忙,我先走了。”

  于雄阔客气的说:“那行,秋总您慢走。”

  在一帮随从的簇拥下,秋羽走出公安局办公大楼,驱车前往地下赌场,如今铁斧等人正在那里进行修缮工作,除了大吊灯被子弹击毁,天花板上出现二十多个子弹孔之外,别的设施没有损坏,恢复工作很简单,进行的很快。

  等秋羽过来之后,赌场已经焕然一新,准备晚上重新开业,那一千多万就都放在这边的保险柜里面,作为流动资金。

  秋羽交代铁斧,“在赌厅里张贴告示,抓赌那天被搜走赌资的客人可以提出申请,经过审核之后,若情况属实,咱们予以退还。”

  铁斧一愣,忙说:“老大,如果这样的话,咱们得退出五六百万去,损失太大了吧?”

  “那些钱本来就不是咱们的,是客人被搜走的,我们有什么损失,做人要言而有信,一诺千金,这正是咱们维护信誉的时候,别计较眼前利益,放眼长线发展,赌场有了信誉,客人自然慕名而来,还怕赚不到钱吗?”

  一番话让铁斧信服,赞道:“老大你真讲究。”同时他也担心的说:“那有冒名顶替的或者虚报数额的怎么办,就得咱们掏这笔钱了。”

  秋羽道:“在告示下面写上,如果有人冒名顶替或者虚报钱数,挑断手脚筋。”秋羽脸色变得阴森,“我看谁敢发这笔横财,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还有,熟客的话每天的输赢过码你们应该有数的,审核相对宽松些,生客的话,就严格审查,咱们不贪别人的钱,也不能别人骗走咱们的钱,这就是原则。”

  铁斧点头,“明白了,我马上着手办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