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641章探班
  距离在樱花月舞吃大餐过去了好些天,如今地下赌场已经装修完毕,外表看极为破旧不起眼,挂着羽城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里面却极为奢华,毕竟装修及购买机器话费上百万之多,只见老虎机,大轮盘等等高级赌博设施应有尽有,分明就是奥门葡京赌场的缩小版,漫步其中,有种纸醉金迷的氛围。

  赌场由铁斧率领一帮人坐镇于此,初期客人不算很多,其中一些老板是原来这栋楼的业主宁纯德带过来的,在这耍过之后,觉得环境很不错,还没有小姐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论输赢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给人以安全感,因为这赌场是新晋大佬秋羽开的,谁敢过来惹事。

  既然口碑不错,目前江阳又没有其他大型赌场,一传十,十传百,此处的客人逐渐多起来,每天晚上,大楼前面的空地上停放着好多车辆,赌场的收入也随之增多起来,由日入数千乃至数万,十多万……

  这是个来钱很快的营生,让秋羽觉得很满意,咱也每天收入十多万,不是当初那个穷光蛋了。

  柳飘飘到外地出差去了,临走的时候交代秋羽隔三差五的到剧组看看阎映蓉,毕竟娱乐圈是个大染缸,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她有些不放心。

  秋羽自然满口答应,当时笑着回应,“姐你放心吧,好歹我也是阿蓉的干舅舅,她跟我亲外甥女差不多少,我保证把她照看好。”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飘飘姐的大白眼,“切,少扯,上次平安夜是谁把她衣服给扒下来的?”

  “不是我,是你们喝醉了互相脱衣服来着。”秋羽赶紧辩解。

  “鬼才相信,只有你这家伙能干出那事来……”

  如今想起干姐的断言,秋羽脸上露出笑意,看来知我者非飘飘姐莫属啊!

  既然答应了,就得把阿蓉看管好,于是,今天晚上秋羽视察了赌场之后,来到一家有名的粤菜餐厅,买了一份猪骨猴头菇桂圆等食材熬制的滋阴养颜汤,用保温桶装着,然后驱车直奔片场。

  侠盗风云剧组之所以选择江阳进行拍摄,是因为西城有几栋民国时期的建筑,不同于其他影视基地那样看着很假,有种原汁原味。

  男主角孙家明受伤之后,在医院治疗一个星期左右回归剧组,在这期间所拍的都是其他人的戏。

  前天开始,阎映蓉也接到通知过来剧组拍摄,开的就是原来孙家明的那辆凌特房车,她可以在里面化妆,等待上场的时候在车内休息,而且还有卫生间,不用像其他人那样在临时帐篷里上厕所,觉得这车真的很实用。

  只不过,孙家明就惨点了,眼睁睁的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房车被他人占用,大冷的天,他只能穿着军大衣跟一帮演员在火堆旁边取暖,恨得牙根直痒痒,却无可奈何。

  在剧组,阎映蓉这个小配角却受到不逊色于主演的特殊优待,导演与之说话从来都是和颜悦色,拍摄期间稍有空隙就让她回房车内等着,等继续拍的时候再派人叫她,至于其他人,都要在旁边守着。

  即便刚开始的时候,初次触电的阎映蓉找不好感觉,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一句很平常的台词都要拍二三十遍才能过,导演也没有发火,依旧很耐心。等到换了别人,几次不过的话,贾铭冬早就按耐不住的发火把对方骂的狗血喷头了。

  众多演员及工作人员开始打听这位美到极致的年轻女演员是何来路,结果很快水落石出,人家是本市当红主持人,道上最牛叉大佬的女人,男主角的手就是那位大哥扎伤的,谁敢不服气?

  晓得阎映蓉的身份之后,一帮人全部肃然起敬,原本有些男演员还被迷得神魂颠倒,有心追求一下,现在也不敢了,觉得如果那么做的话,纯粹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死!

  阎映蓉人很聪明,不过两三天的工夫,已经摸到表演的窍门,今天的第一场戏只拍了三次就ok了,让贾铭冬脸上露出笑容,竖着大拇指夸赞,“很好,映蓉你表演的天分很高啊,形象又靓到让人眼晕,只要努力下去,肯定会红的。”

  尽管天气寒冷,因为角色需要,阎映蓉只穿着蓝色碎花旗袍,白胳膊白腿都露出一截来,觉得很冷,她勉强笑了下,“多谢导演鼓励。”

  “大明星,给我签个名吧,我是你的铁杆粉丝啊。”

  门口处传来熟悉的声音,促使阎映蓉及贾铭冬等人扭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青年站在那里,脸上含笑,手里还拎着保温桶。

  “小羽,你怎么来了?”阎映蓉惊喜的叫道,她赶紧走过来。

  “我来看你啊,并且亲自煲了汤给你送过来。”秋羽脸不红不白的撒谎,扬了下手中的保温桶。

  这场戏除了阎映蓉之外,还有扮演姨太太的袁晴,以及演丫鬟的四个女孩,还有几个演下人的男子。看到门口处的男子跟阎映蓉态度亲密,那几个刚从艺术学校毕业的女孩不免好奇,窃窃私语的道:“那男的是谁啊,蓉姐的弟弟吗?”

  “不是吧,他们俩长得不怎么像,蓉姐眼睛好大的,那人虽然也是双眼皮,但是真心不怎么大……”

  知道真相的袁晴忍不住说道:“别乱说话,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女孩们赶紧停止议论,其中一个忙问:“袁姐,澳门赌博网站:你认识他呀?”

  袁晴回应,“那当然,他就是江阳最厉害的大哥,阿蓉的男朋友。”

  极度惊讶之下,女孩们差点叫出声来,赶紧捂住嘴巴,诧异的目光看过去,又瞄着青年看,然后用蚊子似的声音耳语,“看起来不像啊,他年纪好小,好像还没有我大呢。”

  “别怀疑了,袁姐都说是了,肯定没错。”

  “这么说他很厉害了,也很体贴呢,还会煲汤给蓉姐喝呢。”

  贾铭冬赶紧上前,笑着说:“秋先生,没想到你也有如此细心的一面啊。”

  秋羽笑道:“男人应该疼自己的女人,况且阿蓉也对我很好,我自然尽心尽力的爱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