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615章存心占便宜
  有魄力的人都具备冒险性格,骨子里有种拼搏精神,实际上也离不开一个赌字,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赌博呢?

  听说那个当红小生要跟他赌一局,秋羽饶有兴趣的问:“怎么个赌法?”

  “我赌你两个小时之内不能救出副导演和摄像师,如果在指定时间内他们出现在咱们面前你赢,反之我赢,怎么样?”第一次碰见让他真正心仪的美女,却偏偏只关注那小子,都不朝他看上一眼,让经常受万众瞩目的孙家明很不爽,一心想让对方丢脸。在他看来,两小时在彪悍绑匪手中救出人质明显是胡说八道,天方夜谭,也许连那些绑匪藏身之处都找不到,妈的,你以为自己那些手下是龙组还是飞虎队啊!

  眉头顷刻间紧皱,贾铭冬心中气恼,混蛋,你可真没人性,如今剧组的人被绑,你不想着帮忙营救,反倒以此作为赌局,太过分了!

  冷血的不只是孙家明一个人,还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三位女明星,正觉得无聊的她们开心的叫道:“好啊,这赌局有意思。”

  “两小时救援说的轻巧,难度太大了吧,家明胜算很大哦!”

  “家明哥我支持你跟他赌……”

  秋羽笑了下,“可以,那赌注呢?”

  “我用这块劳力士金表作为赌注,赌你手上戴的那块表。”抬起手腕,孙家明直接把表摘下来放在桌面上。

  作为劳力士里面的高端款式,此表壳为纯金打造,蓝宝石水晶镜面晶莹剔透,表盘上镶嵌着熠熠生辉的钻石,阳光照在金灿灿的手表上,愈发显得极尽奢华。

  眼见孙家明居然把价格昂贵的金表作为赌注,三位女明星不由得惊讶出声,袁晴瞪圆了眸子,“啊,好大的手笔,有钱人!”

  周亚娜感叹道:“家明哥,你这只劳力士好贵的,要二十几万呢!”

  胡思燕嗔道:“家明你傻啊,用自己的金表去赌别人的表,那不是亏本的买卖吗,只怕赢来的表连一万块都不值吧……”

  对面传来一声冷哼,“你的家明比猴子都精明,又怎么会傻,瞪大你们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表?”近乎呵斥的话语是柳飘飘说出来的,她实在看不惯那帮矫揉造作的装逼犯,竖起干弟弟的手臂,亮出那只被所谓当红小生觊觎多时的腕表。

  这只超薄手表堪称经典优雅,乳白色粒纹表面与金色表壳的搭配相得益彰,表盘边缘设有黑色轨道式转印分钟刻度,修长的宝玑式立体字块和用于显示时间的金质叶状指针,旁边还有三个辅助表盘,还搭配了手工缝制的哑光黑色方形鳞纹鳄鱼皮表带和黄金针扣。

  众人目光都集聚过来,当看清秋羽腕表的庐山真面目,无不吃惊。

  “这是限量版百达翡丽万年历腕表,价格很昂贵的,至少价值过百万,秋先生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石忠义啧啧赞叹道。

  秋羽淡淡一笑,“没什么,只是朋友送的一件礼物而已。”此表是曾经的初恋女友楚云萱以前送给他的,当时他收下的时候不知道如此昂贵,还是飘飘姐看到之后无比惊讶,才引起他的注意,上网查了下,价格是港币一百六十六万多。

  看到此表,三位女明星极度震撼,心里却更疑惑了,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戴百万名表,别是仿品吧?

  周亚娜直言不讳的问:“你的表是真品吗,是高仿的吧?”

  柳飘飘冷冷的道:“高仿的,估计你以前没见过这种表吧,说话之前先经过大脑考虑好不好?”

  “你……”周亚娜那张原本白皙的锥子脸瞬间内涨得通红,仿佛煮熟的虾米,气恼的回应,“我有见过的好不好,不过鬼知道他的表是真的假的。”

  “这款限量版万年历百达翡丽的镜面是特制的,在阳光下能显示出彩虹般的七彩毫光,是最好的防伪,不信的话你们用手机上网查一下就知道了……”果然,随着柳飘飘晃动秋羽的手腕,冲着阳光的时候,表面马上变得绚丽如同夜明珠般发着光,而且色彩千变万化,很是神奇。

  如此一来,此表确为真品无疑。周亚娜哑口无言,另外两位女明星也闭嘴了,心想,百万豪表戴着,莫非这小子真的来头不小?

  实际上,孙家明早就晓得那小子手上的百达翡丽是真品,并且特意观察来着,打赌之前已经发现那表的防伪特征。至于他所戴的劳力士金表尽管很奢华,却逐渐成为暴发户的象征,成为煤老板们的最爱,让他觉得跌份,想换表的他选的就是第一品牌百达翡丽,尤其中意这款新式超薄万年历的,只是售价太高,而最近他炒股亏空了许多钱,因此再买此表有些压力,一直没有出手。恰好发现对面那小子戴了一只,素来精明的他马上决定打赌把人家的表赢过来。

  这家伙生怕对方临阵退缩,用起来激将法,“怎么样,有没有胆量跟我赌?”

  没等秋羽出声,旁边的阎映蓉眼里闪过鄙夷之色,“你那表二十万,却要赌人家一百多万的表,存心占便宜怎么着,以为别人傻啊?”

  此言一出,石忠义等人都觉得孙家明确实精明的过分,既然提出赌局,就应该下相差无几的赌注,你现在算是怎么回事,跟女干诈小贩有什么区别,堂堂大明星变着法的占人便宜,让人瞧不起!

  孙家明脸一红,吱唔着道:“谁想占便宜了,我这块也是名表啊。”

  柳飘飘撇嘴不屑的道:“暴发户才戴的玩意,谁稀罕。”

  秋羽把手腕上的百达翡丽解下来放在桌上,笑着说:“玩玩而已,用不着计较那么多,我跟你赌了,如果你赢了,这块表就归你。不过,赌注太小的话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再加点筹码,否则我打不起精神来。我还有一辆九成新的奔驰越野车,新车价格是一百六七十万,现在也压上。”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孙家明看见过那辆黑色奔驰越野,车况极好跟全新的几乎没有区别,他挺喜欢的,心想,既然你自动送上门来,那我就笑纳好了。兴奋之下,他忙说:“那行,我有一辆凌特sprinter房车,也是奔驰品牌,一百二十五万买的,作为赌注你看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