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614章欠我一个人情
  如今的秋羽名头那叫一个响亮,在江阳的知名度如日中天,几乎无人不晓。江月楼里那些店小二打扮的服务员更对这位爷印象深刻,看他偕同两位美女进来,赶紧引领着来到楼上,安排在事先定好的靠窗那个位子,又沏上一壶清茶,殷勤备至。

  为了接待秋羽这位贵宾,二楼中午不对外营业,显得空荡荡的,秋羽大刺刺的居中坐下,招呼道:“姐,阿蓉,你们都坐吧,先喝点茶,待会咱们就走。”

  二女在他身旁坐下,柳飘飘面露气恼之色,不满的道:“什么狗屁明星,就是狐狸精,都快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看着就来气。”

  “小姨,还是算了吧,犯不上跟她们一般见识,喝茶。”阎映蓉执壶倒茶,轻声劝慰着对方。

  这时候,石忠义等人也来到楼上。到近前之后,石忠义招呼几人落座,打圆场说道:“秋先生,这次贾导过来江阳拍戏,很仰慕你,所以摆下酒席想跟你结识。”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贾铭冬点头说道。

  经过导演的告诫,三位女明星态度有所转变,脸上都露出迷人的微笑,胡思燕娇声道:“就是,听人说秋先生神通广大,我们也想见识一下您呢。”

  周亚娜搔首弄姿的道:“以后还请秋先生多关照啊!”

  发现男孩面前的茶杯空了,袁晴笑着说:“秋先生,我来给你倒茶好吗?”她起身给对方倒茶的时候飞了个媚眼过去,单薄衣衫下的两大团随着动作颤抖不停,很吸引男人眼球。

  抑制不住的,秋羽瞥了一眼,随即目光挪开,他也看出来了,这豪放影星有挑逗他的意思,不由的暗自腹诽,看起来形状还不错,实际上有些松弛都下垂了,如果不是罩子兜着,肯定往下耷拉,估计顶端也是黑莓。切,比飘飘姐的要差远了,人家那个比你大的多,洁白而且富有弹.性,况且还是新鲜草莓,粉粉的,嫩嫩的!

  尽管面前的三个女子都是众多男人垂涎三尺大的女星,秋羽却毫无兴趣,对于身边极品美女环绕的他来说,那些所谓的女明星不过是几片黑.木耳罢了,根本没啥可稀罕的。毫不理会美女献殷勤,他开门见山的问:“说吧,想让我帮什么忙?”

  “这个……”尽管贾铭冬觉得近乎直白的问话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回答,显得他别有用心,还想用别的话掩饰一下。不过,当他触及男孩带有穿透性的目光,心中凛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早就让人看穿了,再兜圈子也没什么必要,反倒显得他人品不佳。他苦笑道:“还真让你猜着了,我确实有事想要麻烦秋先生为我出头,昨天我们剧组的人被绑架了……”

  贾铭冬把事情经过详细诉说一遍,又从包里摸出个鼓鼓的档案袋,放在桌面上推过去,诚恳的说:“秋先生,请您务必帮我们剧组度过难关,大伙都会感激您。还有,初次见面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里有十万块钱请秋先生笑纳,您按照自己的喜好买点什么吧。”

  秋羽撇嘴道:“我不缺这玩意儿,如果是为钱而来,别说十万,就是一百万也未必请得动我,你收起来吧,我不需要。”随后一划拉,档案袋就退回去。

  次奥,老子这逼装的够大的,那可是十万块钱啊,不过,多个朋友多条路,有时候结交有用的人也许比钱财更有用。

  眼见秋羽视钱财如粪土,更让贾铭冬肃然起敬,忙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想给您买件礼物而已……”

  石忠义忙说:“既然秋先生不要,贾导你还是收起来吧。不过,我希望秋先生你能出头帮这个忙,毕竟侠盗风云剧组在咱们江阳拍戏的话,会提升整座城市的知名度,对于旅游业有很大帮助,也会带动经济发展,如今发生这样的事就是给城市抹黑,以后谁还敢过来游玩或者做生意,您作为最有权威的大佬应该出头解决此事。”

  一番话让秋羽暗自赞同,如今江阳道上是他做主,理应还百姓一片晴朗的天空,制止黑社会无法无天的行为。他目光看向那位导演,漫不经心的道:“这件事我可以帮忙,不过,你要记住,欠我一个人情。”

  贾铭冬满脸欣喜,“行,事情办成,我就欠秋先生您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言语。”

  秋羽脸上涌现笑意,“好,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贾铭冬没有丝毫犹豫的回应。

  三个女明星都把疑惑的目光看过来,难道那小子真有能力摆平这件事,怎么可能,他那么年轻,而且也很普通?

  不光是她们,阎映蓉还有小莉也很难相信秋羽有那么大的魄力,毕竟早就听说过菜刀会的人都是一帮亡命徒,又岂能轻易摆平。

  在她们的怀疑中,秋羽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待接通之后吩咐道:“铁山,有个事要你和妖娆带人去办,菜刀会绑架了两个人,是我的朋友,你们把他俩救出来,还有,把所有菜刀会成员全部抓住,都带到江月楼这边,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手机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好吧,估计两个小时就够用了。”

  “那好,我等着你们。”秋羽挂断电话,胸有成竹的道:“如果你们剧组那两个人还活着,应该很快就被营救出来,两个小时之后就会出现在酒楼。”

  “是吗,那可太好了。”贾铭冬兴奋不已。

  石忠义笑道:“我就说了,在江阳没有秋先生办不成的事。”

  自从见到阎映蓉,孙家明就有些魂不守舍,总用目光瞄着人家,但是,让他郁闷的是,对方根本没正眼看过他,反倒频频把关切的眼神看向那个叫秋羽的小子,让他很不爽,心里酸溜溜的。如今听了那小子近乎吹牛的话,他冷笑道:“秋先生,您能确定两个小时就能把被绑架的人解救出来送到这里吗?”

  “当然。”之所以这么肯定,源于秋羽对自己那些手下怀有信心。

  孙家明摇头,“但是我不相信,要不咱们赌一局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