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515章够狠的韩大棒
  有的人看似粗陋,内心却极其缜密,韩凤芹就是如此,她非但不是傻大个,心眼还很多,眼见父亲想要知道答案,她笑着说:“你们没觉得羽社对于咱们来说非常有用吗,一个学生组织居然击溃老牌社团广成帮和闻家帮,假如我们把他拉拢过来,到时候称霸江阳岂不指日可待。”

  女儿的话韩大棒赞许的点头,“不错,你考虑的很周到,这小子确实大有用处,芹子,你觉得应该如何拉拢他?”

  韩凤芹胸有成竹的道:“很简单,给他一大笔钱,并且委以重任,让他率领羽社加入咱们。”

  “说具体点?”韩大棒对于女儿的功夫及谋略都很满意,最近几年刻意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也总是不漏声色的考核。

  韩凤芹寻思下,说道:“既然是难得的人才,况且手底下还有一大票人,条件不够优厚的话肯定无法打动他,要我看,至少要给他一千万,再答应羽社加入狂神会之后成立个龙堂,由秋羽担任堂主……”

  韩大棒等愕然,随即哈哈大笑,都是满脸的不以为然,

  韩凤芹气恼的问:“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韩大棒嗤之以鼻的道:“芹子,你太高估那小子了,不过是乳臭味干的毛孩子,他有什么本事能值一千万,还当堂主,他充其量也就是个香主的材料。”

  旁边的黑白双煞随声附和,韩耶鲁撇嘴道:“大哥说的对,秋羽对咱们有点用处,却根本不值钱。”

  韩辛格不屑的道:“要我看,当香主都是抬举那小子,他只配做个小队长。”

  韩凤芹急道:“你们怎么怀疑我的眼光呢,那小子绝非池中之物,条件不够的话肯定不能归顺……”

  韩大棒眼里闪过寒光,恶狠狠的道:“那又怎么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给他十万块钱,让他率领羽社加入狂神会,到时候归属你的凤堂,让当你手下的一名香主好了,如果他不同意,我要血洗羽社。”

  这番话绝对够狠,即便羽社跟狂神会没有仇怨,却因为它的快速崛起威胁到后者的地位,所以韩大棒已经准备下狠手将其除掉。

  听到父亲话里的语气,韩凤芹就知道不容辩驳,她只能点头,“那好吧,我尽量争取。”她心想,实在不行的话,即便拿出老娘的私房钱我也要把那小子和羽社收至麾下,以后定有莫大用处。

  在黑道上打拼了好多年,倚仗狂神会太子女的独特身份,韩凤芹巧取豪夺之下身家丰厚,拿出一两千万并不是难事。

  韩大棒点头,“如果那小子不同意,直接下手搞死他。”

  韩凤芹回应,“明白……”

  这时候,秋羽已经回到木器厂,出租车调头离开,他纵身一跃飞过大铁门,落在院子里,迈步向前走去。

  片刻之后,秋羽出现在厂房改建而成的寝室内,只见虚谷等和尚还有其他伤员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处缠着纱布,正挂吊瓶消炎。

  羽社有一些成员在阳光诊所经过培训,掌握了基本用药及扎针等技巧,成立了专门的医疗小分队。伤员们经过秋羽的诊治,伤重的直接在此做手术,其余的进行包扎缝合,再开了各种消炎药,由一帮医疗队员为伤员挂点滴及专业护理。

  不得不提的是,秋羽医术确实厉害,前两天他在寝室内单独隔出一个地方作为简易手术室,给虚谷等几个伤重者进行手术,不用麻醉针剂,直接用金针扎入相应穴位就让伤者昏迷不醒,他直接取出月斩小刀充当手术刀或割或挑或扎,游刃有余的施以手术。

  月斩小刀堪称神器,来头很大,据秋羽三师叔千手仙说,这是某神秘组织的至宝,有很多妙处,其一,杀人不见血,也不会沾染任何东西,总是一尘不染。其二,刀子好像本身具有免疫能力,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细菌,是疗伤好器具。三,月圆之夜会唱歌,每月的阴历十五午夜时分,此刀会发出轻微的呻吟,如歌如泣,会持续一盏茶的工夫。

  当初秋羽不过十岁,也正是看中此刀的怪异之处,才死磨硬泡的从三师叔那里弄来,当成自己的玩具,多少个月圆之夜,他凝视着小刀与之轻声对话。

  “嗡嗡……嘤嘤……依……”

  “月斩,你哭了吗,一定是想妈妈了吧?”

  “卿卿呜……”

  “别哭了,我也没有妈妈,以后咱们两个相依为命好吗……”

  “嘤嘤尼……”

  长大以后,每当秋羽想起那段日子,他脸上总是露出会心的微笑,澳门赌博网站:这把刀已经成为他的亲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

  妙手回春般的高深医术,再加上独门的疗伤药,止血药、金创药,以及专门管骨裂骨断骨骼错位的糊药,让受伤的手下恢复很快。如今受伤的兄弟在逐渐痊愈当中,精神状态都不错。

  看到秋羽进来,一帮兄弟欣喜的与之打招呼,五个大和尚更是眉开眼笑,仿佛看到亲人,争先恐后的道:“老大,你总算过来了,我们待得闷死了。”

  “老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吃肉喝酒啊,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原来,虚谷等人伤势太重,而且秋羽给他们的用药中有的忌讳酒肉等食物,他们每天吃着各种素菜早就想开荤了。

  秋羽笑道:“别着急,再等两天,到时候你们就可以随便吃喝了。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听说两天以后才能喝酒吃肉,和尚们不由得哀嚎,这些家伙下山之后每天大鱼大肉的吃惯了,冷不丁的吃斋真觉得特别难受,虚谷苦着脸道:“老大,实在不行你给我们弄几瓶啤酒也行啊。”

  其他和尚也是苦苦哀求,秋雨笑道:“不是我狠心,实在是给你们用的药跟酒肉起冲突,容易引起不举这种反应,吃肉喝酒的话会当不成男人,你们还要喝啤酒吗,不然我弄一箱过来给你们喝?”

  和尚们傻眼了,忙不迭的摇头说“不用了,”一帮家伙纯粹是花和尚,早就破了酒肉戒,也期待着下山之后能有艳遇,再破了色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