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418章命门火衰
  乞丐们所中的是蛆蛊,钻入他们鼻孔的小蛆虫已经进入他们的中枢神经,并且都是蓝瑛姑手中所持大蛆虫所产之卵孵化的。

  那条大蛆虫就是蛊种,是瑛姑在露天茅厕的粪坑内精挑细选的绿头大虎蝇的变异品种,捞出之后,常年喂以经血及毒物参杂的**物,让蛆虫长得个头很大,却违背自然规律始终不能变成苍蝇,并且每半年产一次卵,孵化的幼蛆成为蛊毒。

  蛊种成型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睡状态,类似于冬眠,当蓝瑛姑用药物刺激它醒来,蛊种就会扭动身躯召唤幼虫归来。此时,蛊毒扰乱寄体的中枢神经,迫使寄体如同行尸走肉般向蛊种而去。所以那些乞丐被下蛊之后,自己送上门,任由宰割。

  经过改造的玉膳房小楼在后面搭建了封闭后院,很宽敞的一个地方,如同厨房般设施齐全,有炉灶和大汤锅,长方形的案板、大型蓄水水池、三开门的大冰箱等等、右侧还摆着几口大缸,里面装着高纯度的粮食酒。

  乞丐们进入后院之后,阿大把酒缸的盖子全部掀开之后,走过来挥出几拳将那些所谓的两脚羊砸的晕过去。他拎起其中一个扒掉身上的破衣服丢在地上,然后抓着走到酒缸处,拔出后腰的剔骨尖刀一刀捅过去,正中两脚羊咽喉部位,对方猛地睁开眼睛惨叫一声,剧烈扭动着身躯,却始终无法挣脱捂住的脚踝部的大手。

  尖刀拔出的时候,两脚羊勃颈处窜出鲜血,喷溅在酒缸内,使得缸里的酒出现红色暗流……

  看得出来,阿大手法娴熟,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顷刻间,两脚羊已经气绝身亡,他随手丢出,那一百多斤重的身躯在空中飞过,掉在有着半下清水的水池内,水花四溅。

  蓝瑛姑满意的点头,别看儿子长得丑,却力大无穷,功夫不错,干起活来倒是好帮手,她嘱咐道:“清洗的干净点,各个部位分解开放冰箱里冻着,骨头先用来熬一锅浓汤……”

  阿大嘿嘿笑道:“我明白怎么干,瑛姑你就放心吧,回去歇着好了。”

  蓝瑛姑转身离去,回到厅内,先把蛊种装回竹筒内,然后坐在沙发上休息,片刻之后,她接到闻老七的电话,柔声问:“闻老板,有事吗?”

  “瑛姑,诊所刚开业,没什么患者,你别着急,我一会带个贵客过去,你帮他看看,若是瞧好他的病,对你大有帮助。”

  “那好,我等着你们……”

  半小时过去,两辆豪车在玉膳房门口停下,车门打开,奔驰600里面钻出的是黑道巨头闻老七,后面那辆奥迪车内出来的是个瘦削老头,面色青白,有些萎靡不振。

  闻老七对那老者很是恭敬,热情的说:“丁老,这就是我那朋友开的诊所,咱们进去看看吧。”

  丁老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闻,不瞒你说,我这病在很多大医院都看过了,没什么效果啊,这小诊所能有什么法子。”

  闻老七笑道:“偏方治大病,丁老,我这朋友最擅长用偏方治病,也许有办法呢。”

  丁老点头,“好吧,那我就试试。”

  “里面请……”

  闻老七引领着丁老进到诊所内,待看到门口迎接他们的妖娆丽人,丁老浑浊的老眼里闪过一抹亮意,瞬间内仿佛振作了些,啧啧叹道:“这闺女长得真俊啊!”

  蓝瑛姑娇笑道:“您过奖了。”

  闻老七介绍说:“这位是咱们江阳市政协主席丁老,她就是玉膳堂老板蓝医师。”

  来者官儿还不小,蓝瑛姑眉开眼笑的道:“很荣幸认识丁老,您请这边坐。”会来事的她亲热的挽住老者手臂,香气缭绕。

  感觉到大美女温软的身躯紧贴过来,丁老觉得轻飘飘的,不由自主的被带到沙发那边坐下,心想真是个好地方,没想到能碰见这么风骚漂亮的老板娘,也是个意外收获。

  闻老七和蓝瑛姑也坐下,后者娇声问,“丁老,您是不舒服吧,我给您把脉吧?”

  “好……好……”丁老连声答应,把手臂伸过去,美滋滋的任由那娘们把春葱般的手指搭上,觉得蛮舒服。

  蓝瑛姑确实精通医术,否则的话,她终日与毒物打交道,自己早被弄死了。给对方把脉之后,又说:“丁老,您伸舌头给我看一下。”

  “嗯。”丁老张嘴吐舌。

  蓝瑛姑只瞥了一眼,说道:“可以了。丁老,根据我的判断,您身寒体热,舌苔淡白

  脉多沉细,尺脉尤弱,导致神疲力乏、命门火衰,恕我直言,您已经彻底痿了,即便美女光溜在面前,也无法享用。”

  丁老脸上一红,点头说:“蓝医师诊断的很准,我就是这么个病。”

  蓝瑛姑说道:“此外,根据我的经验,您得此病大概有半年左右,半年前应该还好使的。”

  丁老愣了下,面露惊色,随即赞道:“蓝医师真是医术如神,没错,我得这病确实是半年以前的事,其实,一年前我刚结婚的时候还是挺好使的,一个礼拜能来上一回,可是后来就不行了。”

  蓝瑛姑略有诧异,“丁老一年前才结婚吗?”

  闻老七忙解释说:“是这么回事,丁老的原配夫人在两年前瘫痪在床,他老人家忙于工作无法照料,就找了个十八岁的小保姆照料老伴,去年夫人去世,他和小保姆产生感情,就结婚了,是二婚。”

  “原来是这么回事。”蓝瑛姑若有所思的点头,心想,典型的老牛吃嫩草,估计你那瘫老婆还没死就勾搭上了!然后说道:“丁老,那您跟我讲一下,婚后和小夫人那方面的生活,我觉得应该跟您得病有关联,所以您别不好意思,要实话实说。”

  “那好吧。”丁老叹道:“我的第二任妻子叫小琴,她今年才二十岁,我毕竟是快六十的人了,那方面难免有些差异,她总觉得每星期一次不太过瘾,就经常在药房买些壮阳药给我吃,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很见效,各方面都达标,我吃了药以后,每天都能跟她来两次,三个月以后却不怎么管用了,她就让我每天多吃几粒,却也是每况愈下,逐渐的不行,澳门赌博网站:半年以后,彻底起不来了。”

  ps: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