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268章无罪释放
  听闻此事,乌刚吃惊不已,“乖乖,我说老弟,你玩的也太大了吧,一下子赢了四十万,了不得。”

  秋羽笑道:“不怕大哥笑话,我也是脑袋一热,胡乱下注的。”

  眼见秋羽不光坐下了,还跟所长称兄道弟的,杜组长心中暗叹,这小子真不是一般人啊!他忙说:“可丧门神那家伙刚才只交出一万多块钱,说就这些,没有了,所长您看怎么办?”

  乌刚冷哼一声,“妈的,想耍赖,老子最看不上这种人。据我所知,那个丧门神是岚晨县人,也是当地的一霸,搞了不少钱,好像有两三个铺面呢,位置都在闹市,怎么着也能值个一百多万,说没钱纯属扯淡。老杜,这事就交给你办了,把他关禁闭室里,每天弟兄们轮班用警棍侍候他,看狗日的能挺几天。”

  杜组长点头,“行,我按您说的去做。”

  乌刚嘱咐道:“这笔钱务必一分不少的弄出来,咱们所里留下四万,剩下的三十六万交给我义弟……对了,老杜我跟你说一声,刚才我和秋羽秋羽结拜了,以后他就是我我弟弟,你多照应一些。”

  杜组长目瞪口呆,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堂堂的执法干部跟犯人结拜成哥们,有没有搞错?对方的行径实在让他看不懂,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下属无条件的遵从上级的吩咐就对了。基于此,他毫不犹豫的答应,“放心吧,我会多加关照的……”

  这次拘留所之行,秋羽不打不相识的成为铁斧等人的老大,还跟乌刚义结金兰,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之后的三天发生了不少事,女管教宋敏友空腹吃了生南瓜子之后,果然于第二天早上拉出不少完整的虫子,差点没把她恶心死,心里却对秋羽钦佩不已,而且腹痛及身体各部位放射性疼痛也都消失,无比轻松。

  关在禁闭室里面的丧门神遭到管教们轮番痛打,很快的扛不住,给家里打电话求助,他老婆忍痛取出四十万现款,委托他弟弟过来偿还赌债。按照之前的约定,秋羽得到三十六万,看守所得了四万。

  还有,经过柳飘飘的一番申述,市公安局领导层就强女干案进行复议,认为缺乏关键证据,没有犯罪嫌疑人的体液,责成刑侦队长吴启正继续取证,就在此时,受害者小莲却离奇的失踪了,并且据业主林雪珊说,对方还偷走了别墅里面的东西,但并未说明丢的是什么。

  证人林雪珊和夏兰开始改变口供,说秋羽是被小莲冤枉的,迫切的希望公安局把人放了。如此一来,事情变得扑朔迷离,经过重重分析,公安局领导认为种种疑点表明,保姆小莲为了实施盗窃,故意陷害保镖秋羽,导致对方被抓捕,而她本人顺利作案离开。基于此,犯罪嫌疑人被予以释放。

  到了秋羽离开拘留所的日子,仗义的他给每个犯人分了一千块的花红,另外多给铁斧,泥鳅和老骨头各两千块。众多犯人恋恋不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跟老大混够。”

  秋羽笑道:“没混够怕什么,我先出去,静候各位兄弟,你们愿意跟着我的,出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继续跟我混,咱们聚在一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

  一番话让众多犯人欢呼不已,忙把老大的电话号码记在雪白的墙壁上,一长趟阿拉伯数字特别的醒目,想到他们的刑期都不是很长,短的还有二三个月而已,长的不超过一年,就可以在外面相聚,跟着老大闯天下,都很兴奋。

  窗台上的笼子里,满身伤痕的阿福略有萎靡,不过,已经被秋羽用草药调理了,并无大碍,津津有味的啃着火腿肠。

  秋羽目光看过去,笑着说:“阿福,我就要走了,你在这里快乐无忧的生活吧,我已经交代弟兄们了,不许他们再跟别人斗鼠,你不会有危险的,他们会照顾好你,等着吧,以后我还会过来看望弟兄们和你的……”

  眼见这小子跟老鼠告别,门口的女管教宋敏友哑然失笑,嗔道:“你可真是的,它又听不懂,好啦,咱们赶紧走吧,我们正副所长还在楼下等着你呢,他们要亲自送你出去。”

  秋羽这才转身,身上的马甲已经脱掉,他拎着手提箱,里面装着三十多万现钞,笑着说:“弟兄们,帮我照顾好阿福和老骨头,我先走了。”

  泥鳅鼻子一酸,有些哽咽的道:“老大,多保重。”

  铁斧沉声道:“老大,等着,还有半年,我会出去找你的。”

  秋羽点头,“好,我等你和弟兄们。”

  众多犯人纷纷说道:“老大保重……”

  “别把我们忘了……”

  秋羽走出监舍,大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了,犯人们挤在门口,目视着老大的身影渐渐远去,心里充满惆怅,尽管这个年轻人只给他们当了不到一个星期的老大而已,却给他们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

  自从老大进来,除了第一晚他们挨揍下跪之外,每天有好吃的,几天下来,每个人都胖了些,脸上有了血色。而且老大真的很够意思,赢钱之后没忘了弟兄们,还给分花红,一千块钱够他们用上好一阵子……

  这么好的老大,就跟他们的亲兄弟差不多,当然让人怀念,泥鳅和另外两个犯人忍不住掉泪,觉得心里很难受。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铁斧也很不得劲,他大声喊道:“哭啥,老大都说了,将来外面相会,让咱们吃香的喝辣的,大伙耐心等待就是,别他妈的淌猫尿行不……”话说到这里,他气恼的发现,自己眼睛里也变得水汪汪的,慌忙扭头,生怕别人看见,心中暗骂,妈的,丢死个人,老子还从来没哭过呢,这是咋回事?

  泥鳅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扁着嘴说:“谁他妈哭了,人家眼睛迷了还不行啊,王八蛋才哭了呢,反正大伙都快出去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看见老大……”

  老大走了,监舍里的犯人都很失落,只有老骨头依旧漠然视之,坐在厕所旁边的床铺上,一如既往的用铅笔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ps:今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