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255章激励
  作为一名资深律师,柳飘飘心里清楚,强女干罪名成立的话,秋羽至少要在监狱里度过四年的时间,那意味着什么,与极其艰苦的环境作斗争不算,还要面对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她生怕弟弟扛不住,因此,用这样的话激励对方。

  干姐姐的话犹如一粒定心丸,让秋羽颓废的天空里出现一缕阳光,他抬起头,笑着说:“姐,你可要说话算数,别骗我,等我出去的时候,你就把身子交给我?”

  银盘似的脸庞上浮现绯红,风情万种的女人愈加的娇艳如花,柳飘飘轻轻点头,“放心,姐姐说话算数。”

  “那我就希望了,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坚强的活下去,因为哪怕全世界都抛弃我,还有姐姐你要我。”漆黑的眸中闪过感激的目光,秋羽发自肺腑的说道。

  柳飘飘笑着点头,“说得对。”玉手伸过去,她轻抚着秋羽略长的头发,明眸中闪过戏谑的目光,调侃道:“可惜啊,你已经不是处.男了,这好像对我不公平啊。小混蛋,你可害苦了那个小保姆……”

  秋羽脸色变得郑重,“姐,如果我说自己是被人冤枉的,你相信吗?”

  “啊……”惊讶之下,柳飘飘眼睛瞪得溜圆,诧异的问:“你说什么,你是被人冤枉的,我没听差吧?”

  “没有,事实上,我确实是被人冤枉的……”随后,秋羽把当晚发生的事详细诉说一遍,没有丝毫隐瞒。

  “天呐!”柳飘飘万万没想到,原来干弟弟受了天大的冤屈,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恼怒的骂道:“妈的,什么小保姆,分明是个小贱人,故意勾.引你不说,还诬陷你强女干,真是欠干。”

  秋羽叹道:“姐,你老弟我比窦娥还冤呢,就差六月飞雪了。”

  柳飘飘埋怨道:“你怎么不把实情告诉雪珊呢?”

  “我有讲过,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那个小保姆装的太像了,跟演员似的,谁亲眼目睹那一幕,都会以为我再实施暴行。”

  柳飘飘追问道:“那你被抓到公安局里的时候,为什么不把真相说出来?”

  秋羽苦笑道:“我也说了,可是没人相信,而且,负责此案的刑侦队长吴启正跟我还有仇,一心要把我弄成罪犯,非得逼我承认,差点没把我打死……”他站起身,解开马甲和里面的衣服,全都脱下去,赤.裸着上身出现在姐姐面前。

  顷刻间,柳飘飘惊呆了!她和秋羽有过不止一次的同床共枕,看过对方身体,不光健壮而且皮肤白皙,可是,如今她所看到的是一块块青紫颜色仿佛燃料般涂满上身,居然没有见白的地方,仿佛穿了一件花衬衫似的。

  “弟,你受苦了!”玉手轻抚在上面,柳飘飘潸然泪下。

  房门被推开,宋敏友走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她怔住了,疑惑地问:“你们这是?”当她瞥见男孩身上的伤痕,好像明白了什么,气恼的道:“那些狗日的犯人,怎么把你打成这样?”在所里呆的久了,每天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淑女也得变成泼妇,因此,她发火的时候说话有些粗鲁。

  秋羽淡淡笑了下,“不是犯人打的,他们还没那么能耐,这是在公安局的时候,那些警察打的。”

  “什么?”宋敏友更是震惊的柳眉跳动,“草,刑讯逼供我也知道,可也不能打成这样子啊,太过分了。”

  柳飘飘恨恨的说:“尤其可恶的是,我弟弟根本没有强女干那个小保姆,办案的警察一门心思的要屈打成招,老娘跟他们没完。”

  老同学的态度让宋敏友相信了几分,叹道:“我也纳闷呢,看你弟弟挺斯文的,怎么能干那种事。”

  略微沉吟之后,柳飘飘说道:“据我估计,只要你没承认,吴启正那混蛋就不会善罢甘休,还得过来提审你,折磨你。这样吧,我让乌所长给弄个得传染病的证明,说目前情况下不能审讯,然后咱们再想对策。”

  秋羽点头,“好吧,我听姐姐的。”

  柳飘飘说道:“那你跟我过去一趟,澳门赌博网站:姐带你认识一下所长,衣服不用穿,拿在手里就行,走吧。”

  秋羽点头答应,跟在干姐身后走出去,然后上楼,一会儿的工夫,出现在所长办公室内。看见这个光着上身皮肤上满是伤痕的小伙子,乌刚便猜到是谁,看在柳飘飘的面子上,他表现的很热情,忙招呼二人落座。

  乌刚也以为秋羽遭到犯人殴打才弄成这样的,面露愧疚的他急忙表态,一定严惩那些胆大妄为的犯人。柳飘飘却摇头否认是犯人所致,把事情真相告知对方。这下子,乌刚勃然大怒,皱眉道:“这个吴启正,实在不像话,平常他就仗着有个高官老子,飞扬跋扈的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现在看起来,此人还很阴毒,分明就是警界中的败类……”

  眼见乌刚跟他们一条心,柳飘飘把想好的办法和盘托出,对方满口答应,表示会全力以赴的保护好秋羽。随后,柳飘飘用数码相机给秋羽拍了几张光着上身的照片,离开了拘留所,驱车回到江阳向公安局领导反映此事。

  从所长办公室出来,秋羽拎着两大袋子吃的跟在宋敏友身后回往监舍,知道这小子是被冤枉的,后者的态度更加友好,临走的时候说道:“有事就吱声,我跟飘飘是老同学,你是她弟弟,咱们都不是外人。”

  秋羽笑着点头,“多谢宋姐。”

  “不用客气……”宋敏友话还没说完,忽然用手捂住肚子“哎呦”一声,脸上露出痛楚之意。

  秋羽忙问:“宋姐,你怎么啦?”

  “肚子疼,不行,我得在这坐一会儿。”宋敏友眉头紧蹙靠着铁床坐下,用手揉着肚子,仿佛这样的话痛苦会减轻些。

  “宋姐,我学过医的,给你看一下吧。”秋羽提议道。

  “你……”宋敏友满脸疑惑,“怎么看?”她生怕这小子暗藏歹心,提出脱衣服看病那样子恶劣的举动。

  “把脉就行。”

  宋敏友点头,“那好吧。”她把胳膊伸过去。秋羽手指搭在对方脉搏上,片刻之后,他询问道:“你这疼痛是有一阵了吧?”

  “嗯,上个月开始的,去诊所看了两次,挂的消炎药,也没顶用啊,还疼,我寻思有空去市里大医院看看呢。”

  “是不是绞痛,并且有时候向右肩,背部及下腹部放射性发展?”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宋敏友满脸惊奇,此时,她右肩膀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秋羽把手挪开,笑道:“我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了。”

  “什么病,严不严重?”宋敏友紧张的问。

  “暂时不是很严重,回家吃两片肠虫清就好了。”

  ps:今天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