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99章以前看过吗
  还没用餐,秋羽已经学到知识,晓得女体盛这道菜,并且内心充满憧憬,等咱将来有了钱,发达了,高低过来吃这道菜,即便撑得要死,我也把女人身上的食物都吃光,趴那看个清楚。

  女招待退出去,片刻之后,其它女招待进来,把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进来,摆了满满一桌子,香气扑鼻,佐餐的是rb清酒。

  “三位的菜上齐了。”一个女招待给他们倒上酒,轻声说道。

  林雪珊点头,“好了,你们出去吧。”

  “是。”女招待答应一声,始终面朝客人的她们跪着离开,关上拉门。

  林雪珊端起小巧精致的酒杯,向柳飘飘道谢,“飘飘姐,今天的事多亏你帮忙,不然的话,我弟弟根本不可能被放出来,来,我跟秋羽敬您一杯。”

  秋羽也知道,身边长有一对巨乃的美貌女子帮了他很大的忙,他也端起酒杯,说道:“多谢飘飘姐,我敬您。”

  柳飘飘笑道:“瞧你们姐俩,怎么总跟我见外呢,我都说了,不用谢的,以后有事就吱声,只要姐姐能办到的,没有二话,绝对鼎力相助,为了咱们三个友谊天长地久,干杯……”

  一男二女喝了杯中酒,秋羽觉得这清酒味道淡淡的,还没啤酒有劲呢,觉得有些喝不惯。

  柳飘飘持筷说道:“咱们开吃吧,我最喜欢刺身了,尤其这种名贵的金枪鱼刺身,太鲜美了,雪珊,秋羽,快动筷子啊!”一边招呼着,她一边夹了片粉红的生鱼片,蘸了秘制酱油递到口中,大快朵颐。

  林雪珊心细如发,考虑到秋羽来自大山,未必吃过刺身这种异域美食,说道:“秋羽,吃这种生鱼片,必须蘸秘制的rb酱油吃,味道才好。”

  秋羽笑着回应,“这个我知道的。”面前的生鱼片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四师叔就曾经在湖中钓到过黑鱼,让他片成薄薄的一片片,再从罐子里倒出一些黑色汁液,蘸着吃,刚开始吃的时候有点腥,后来就只剩下鲜味了。

  夹起一片刺身,在酱油中打个滚,再送到口中,秋羽慢慢咀嚼,品尝着滋味,觉得金枪鱼片确实比之黑鱼的更加鲜美有韧性,口感更好,确实是极品。

  看到这个山里小子轻车熟路的吃着生鱼片,林雪珊心中疑惑,纳闷的问:“秋羽,你怎么会日语的?”

  直到此时,秋羽才知道他所掌握的奇怪语言叫做日语,他笑着回应,“是我师叔教的,我之前还不知道这外国话叫什么呢。”

  “你师叔是干什么的,这么厉害,能教给你一口流利的日语?”林雪珊愈加好奇。

  “他呀,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厨子。”秋羽回应道。

  柳飘飘笑问:“那你有没有跟他学做菜呀,改天给我们露一手?”

  秋羽摇头,“那倒没有,我没学做菜,怕到时候变得跟他一个样,又肥又胖,跟头猪似的。”

  二女被他逗得咯咯娇笑,花枝乱颤,尤其柳飘飘那两个巨大的半球上下晃荡着,简直让秋羽眼晕,心里寻思,真大啊,估计我两只手才能捧住吧,这么大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呢!

  觉察到秋羽瞥过来的目光,柳飘飘暗自寻思,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对我这对大胸感兴趣,这男孩年纪虽小,也一样。

  作为御姐似的柳飘飘心里也恶作剧的想,不知道那小子还是不是童子鸡,听说他在齐云阁酒店叫了两个小姐,估计已经尝过那种男欢女爱的滋味了吧,现在的孩子,还真是了得呀!

  柳飘飘酒量豪爽,没过多久,自己就喝了差不多一瓶清酒,愈发的情绪高涨,跟秋羽和林雪珊划拳狂饮,如此一来,三个人都没少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略有醉意的林雪珊起身去卫生间,她走了之后,房间里只剩下秋羽和柳飘飘两个人。

  独自与大波女待在一起,秋羽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红的,都不敢看向对方。

  臭小子,双飞都玩过了,在老娘面前还装纯呢?柳飘飘心中暗骂,常年办案,让她阅人无数,最看不惯的就是虚伪之人,通过秋羽所犯的案子,在她心里已经定位,对方就是个喜欢拈花惹草的纨绔子弟,眼下这个显得纯洁的样子,让她看着很来气。

  柳飘飘酒喝得最多,白皙的脸蛋上涌现酡红,显得愈发娇艳,那双桃花眼烟波浩渺,好像要滴出水来。看那小子不爽之下,她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老娘就勾搭你一下,让你原形毕露,如果你敢就范,我给你来个大嘴巴,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估计很好玩。

  这女人常年与各种案子打交道,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不论是罪犯的心狠手辣,法官的贪婪狡猾,律师的口蜜腹剑……都让她觉得,世界上根本没什么好人。

  打定主意,柳飘飘故意伸了个懒腰,嗲声道:“好热!”如此动作,她的两个大半球不可避免的向前挺去,愈加丰盈,居然把两粒衬衫纽扣撑掉了,刹那间领口大开,白花花的一片涌出来。

  对方如此,让秋羽不可避免的看过来,马上目瞪口呆,眼里所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洁白沟壑,以及两座大山的边缘处……

  一招奏效,让柳飘飘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哼,还没有老娘搞不定的男人呢,臭小子,浑身像着火了是吧?

  两条玉臂垂下,柳飘飘媚眼瞥过去,娇声道:“讨厌,你往哪看呢?”

  “没……没有……”秋羽脸更红了,忙把目光收回来。

  “切,还撒谎,刚才你明明看了……怎么样,好看吗?”柳飘飘娇滴滴的问道,仿佛十**岁的小姑娘。她温软的身躯靠过去,果然是个勾魂的尤物。

  “好看。”秋羽不由自主的回答,确实,那巨大的白瓜美不胜收,充满吸引力,让人抑制不住的想要亲近。

  男孩越是害臊,越是被柳飘飘认为是装的,她有心撕掉那小子的面具,便挑逗的问:“那你以前看过这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