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98章奇怪语言
  看到客人过来,外廊里的一帮女子躬身行礼,用日语齐声说道:“欢迎光临!”

  听到这句话,秋羽愣住了,因为他不光特别熟悉,还会说这种古怪语言,这一切源于他的四师叔,那位肥头大耳的厨子。

  秋羽所居住的山区地处偏僻,人烟罕至,是一片原始森林,其中最高的山峰名为幻山。除了自称拳圣的师父之外,他还四位师叔,当然也不是善类,一个个牛皮吹得呜呜响,不逊于总是自夸海口的老爷子。

  二师叔职业是医生,绰号阎王敌。

  三师叔是小偷,绰号千手仙。

  四师叔是厨子,绰号人肉叉烧包。

  五师叔是杀手,绰号血枪。

  其中那位四师叔长得白胖如同大个冬瓜,不光教秋羽练习刀工,而且还教他一门特殊的语言,就是那些身穿奇怪服饰女人刚才所说的话。

  秋羽久处大山之中,知识匮乏,不晓得自己所说的是日语,也不知道还有个国家叫做rb,这种语言他说了十多年,与汉语一样的流利,自从下山之后,还从未听见别人说过,一时新奇,马上用那种奇怪语言回应道:“不必客气,几位姐姐的不光人长得美,衣服也漂亮。”

  一口地道的东京腔日语让周围所有人都感觉惊讶,一帮女招待里面为首的那个欣喜的道:“请问,您是rb人吗?”

  秋羽笑着摇头,“不是。”

  “哦……那您去过我们rb留过学吧?”

  “也没有。”秋羽说起这种奇怪语言,对答如流,让旁边的柳飘飘和林雪珊为之侧目。

  那女招待微笑着说:“先生,您日语说的非常好,很标准,而且嗓音也不错,听着舒服的同时还有些磁性,够格当播音员了。”

  秋羽笑了下,“过奖了,我觉得你的声音才动听呢,清脆悦耳,宛若天籁之音。”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与对方互相吹捧起来。

  实际上,这些女招待也精通华夏语,只在客人到来及临走的时候用日语打招呼或道别,其余的时候都说华夏语,毕竟日语在此地很是生僻,一千个人里面未必有一个人懂得。因为这位年轻的客人日语非常棒,才引得女招待与之多交流几句。

  柳飘飘赞赏的目光瞥在身边的少年脸上,笑着说:“雪珊,你这个弟弟挺厉害呀,日语说得真溜!”

  林雪珊笑着摇头,“我也是第一次听见他说,没想到,他还有这两下子,日语挺难学的,我就会几句而已,他都够格当翻译了。”

  那女招待用华夏语招呼道:“三位,请跟我来。”

  三人踩着木质台阶来到外廊上,尾随在女招待后面前行,路过一个个房间,一扇扇拉门,里面灯火通明,传出男女混杂的嬉笑声。

  秋羽目光瞄着女招待后背上绑着的小包,心里觉得有意思,再看对方走路的姿势也不一样,踩着细碎的脚步,而且穿着的是木质拖鞋,会发出踏踏的声响。

  前行片刻,即将来到长廊的尽头,女招待推开房间拉门,温柔的道:“请进吧。”

  柳飘飘和林雪珊点头,在门口脱下鞋子进入其中,见她们如此,秋羽也脱了鞋进去。环顾四周,只见房间不算太大,十余平方米,布置的倒是雅致,墙上贴着壁纸,挂着浮世绘画作,澳门赌博网站:右侧摆放着黑色漆柜,一尺多高的花瓶里插着含苞欲放的樱花,发出淡淡的清香。

  不过,自从他们进来,那股子花香就再也闻不到,完全淹没在柳飘飘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香气之中。

  不管任何人,见到这位美女律师的第一印象都是,她太香了,仿佛一个拧开盖子的大香水瓶,随时随地发出一股特殊的**香气,若是接触的时间长了,有被熏迷糊的危险,太过了!

  房间中间摆着一张方形矮桌子,林雪珊笑道:“秋羽,便宜你了,你坐中间吧,我们两位美女在左右陪着你。”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她觉得柳飘飘身上太香了,她怕没等吃完饭呢,就被熏得晕倒,所以要离开对方一些。

  秋雨笑道:“那好啊,咱儿也享受一把。”他大模大样的坐在中间,左边是林雪珊,右边是柳飘飘,二女入乡随俗,采取的都是跪坐的姿势,别具风情。

  那女招待跪着进到房间内,请三人点菜,斟酌一番,柳飘飘和林雪珊点了刺身,香菇蛋包饭、蜜汁松板肉、鲜虾芦笋手卷等菜式,征求秋羽意见的时候,他无所谓的说:“吃什么都行……”

  柳飘飘为人热情开朗,她笑着说道:“可惜咱们来的太晚了,不然的话,可以让他们准备女体盛,让秋羽这个小男生见识一下。”

  林雪珊扑哧一笑,说道:“只怕这道菜上来,秋羽顾不得吃,光顾流口水了。”

  秋羽好奇的问:“女体盛是什么菜啊?”

  二女娇笑,却不予回应,对面的女招待微笑着问:“先生,需要我为您解释什么叫做女体盛吗?”

  秋羽饶有兴趣的道:“你说说看?”

  女招待说道:“女体盛是我们rr餐饮的一道名菜,简单的说,就是一名纯洁无暇的处女经过好多道程序净身之后,脱得一丝不挂的躺在餐桌上,充当人肉餐盘,身上摆满各种精美的寿司供客人实用,通常情况下,客人会让女体盛胸部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天然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

  “啊……还有这道菜?”秋羽惊讶不已。

  女招待道:“是啊,摆放在女体盛上面的寿司都是刚做好的,那个时候最有滋味,放在女孩身上,沾染了少女身上的天然体香,那味道别提多好了!”

  秋羽听罢目瞪口呆,觉得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脑海中浮现出某种场景,一个光溜溜的美少女躺在桌子上,寿司是什么东西他不晓得,就在那女的身上摆满刚出锅的饺子,烧卖、小笼包什么的,热气腾腾的,香气扑鼻。

  这家伙也不想想,要真是那样的话,还不把当盘子的女人烫的嗷嗷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