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86章跪下
  即便对方自称警察,秋羽也根本不予理会,老子的命最重要,管你是谁呢,用枪指着我就不行。

  清秀的脸孔上涌现狰狞,“进监狱,是吗?那好啊,就让我在进监狱之前干掉你……”他走过去,脚尖一掂,地上的64手枪被踢起来,他随手抓在手中,指向对方。

  肖建军惊恐的后退,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杀了你。”秋羽寒声说道。他飞起一脚踹在对方胸口上,力道凶猛。

  肖建军嗷的叫了一声,踉跄着向后退去,摔倒在地,胸口一阵剧痛,好像肋骨都断了。

  秋羽蹲下身子,拔出刺在对方手腕上那把银色小刀,刀锋依旧雪亮,没有丝毫血迹,看得出来,这是一把非同寻常的刀子。手掌挥了下,小刀在他手心飞快旋转数下,钻到他衣袖里消失不见。

  漆黑的枪口却抵在肖建军的额头上,秋羽冷冷的道:“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肖建军当警察好多年,曾经无数次拔枪恐吓别人,却还是第一次被人指着,他吓得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的道:“别……你千万别开枪,我求你了……”

  秋羽寒声道:“说吧,为什么诬赖我们?老实交代的话,我兴许放过你,否则的话,我一枪毙了你。”

  肖建军吓得直哆嗦,“不管我的事,是别人报警陷害你们的……”恐慌之下,他道出事情真相。

  秋羽眼里闪过寒光,追问道:“那个人是谁?”

  肖建军这才发觉自己说漏嘴了,慌忙说道:“没……我不能说……”

  “不说是吗?”秋羽推开手枪的保险,

  这细微的动作让肖建军愈加惊恐,持枪的那小子不过十七八岁,但是,明显对于枪械很精通,太异常了,再加上飞刀绝技,说明什么,难道……那小子是职业杀手?

  想到这些,肖建军为了保命,顾不得再包庇罪魁祸首,他慌忙说道:“是葛白东报的警,而且他说跟你有仇,让我修理你一顿……”同时也心里暗恨,妈的,就怪那个小混蛋,得罪了这个烫手的山芋,让我也陷进来,如今弄得手腕和胸口都受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原来是他!”秋羽倒是有点印象,那个叫葛白东的家伙总是一副看不起他的样子,让他厌恶。

  这时候,走廊里传来脚步声,却是李伟等人听到1号包房里面传出乱七八糟的动静,心中暗喜,还以为警察把秋羽等人都给逮捕了,都过来看热闹,想要见识一下某人戴上手铐被带走的精彩一幕。

  众人来到1号包房门口处,停下脚步向里面看去,当他们看到包房内的情形,不由得大吃一惊,葛白东更是诧异出声,“啊,这是怎么回事……肖叔叔……秋羽,你敢用枪指着派出所长,太过分了。”

  秋羽站起身,看到这些家伙,他手中枪指过去,眼里充斥着愤怒的目光,怒道:“葛白东,你给我跪下?”

  三个女生吓得尖叫不止,生怕这家伙弄走火了,伤到她们。

  “你……你想干什么?”葛白东满脸惊恐的问。

  “跪下!”秋羽怒吼一声。

  众目睽睽之下,尤其女朋友还在身边,葛白东不想失了面子,他也算准了那小子不敢开枪,可能只是吓唬他而已,他做出一副很光棍儿的样子,挺起胸膛骂道:“你他妈疯了,拿把破枪吓唬谁呀,有种你开枪……”

  “你以为我不敢吗?”秋羽一声冷笑,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砰!”清脆的枪声响起。

  殷秀玲等女生吓得花容失色,捂住耳朵大声尖叫,“啊……啊……”

  楚云萱和徐洛瑶傻眼了,她们也没想到这小子如此莽撞,居然真的开枪,万一杀了人怎么办,岂不是自毁一生。

  躺在地上的肖建军后脊梁涌起寒气,一阵后怕,那家伙太彪悍了吧,说开枪就开枪,多亏老子刚才机灵,没跟他死扛,把葛白东那小子卖出去,否则的话,我说不上多倒霉呢!

  弹头紧贴着葛白东耳朵飞过去,吓得他面如死灰,啊的一声大叫摔倒在地,裤裆都湿了,尿液在地面上形成水渍,骚臭的气味弥漫在空中,他被吓得尿裤子了。

  眼见子弹并未击中葛白东,众人都长吁一口气,其中包括楚云萱和徐洛瑶,心中暗想,原来这小子还不傻,只是吓唬那家伙。

  秋羽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杀鸡给猴看,他心里清楚,学校里总有一些人看他不爽,想在暗地里算计他,基于此,他要竖立自己的威信,让别人心有顾忌。

  枪声传出,引起酒店内几个保安的重视,慌忙乘坐电梯上楼查看。当他们出了电梯,到了看到走廊里,看见一个小子持枪指着地上的另一个人,澳门赌博网站:脸上都露出惊色,马上反应过来,眼前的事他们管不了,马上转身惊慌失措的离开。

  脸上涌起冷笑,秋羽轻蔑的目光扫过去,不屑的道:“你真没用,老子随便开了一枪,就把你吓得尿裤子,还是个男人吗?”

  葛白东这才反应过来,失声道:“我还没死……”

  秋羽冷冷的道:“不过,你马上就要死了,老子刚才只是吓吓你,下一枪就是玩真的,我要让你记住,得罪我没有好下场……”

  葛白东恐惧的目光看过去,感觉漆黑的枪口分明就是巨大的黑洞,散发着无形的死亡气息,随时会将他吞噬。他身躯不由自主的哆嗦,宛若筛糠,“别……秋爷,求你别开枪,我管你叫爷,给你跪下了……”

  这厮挣扎着爬起来,跪在秋羽面前,仿佛可怜的癞皮狗似的说道:“秋爷,都是我的错,我该死……不过,看在咱们是同学的面子上,你饶了我把……”

  眼见把这家伙吓住,旁边李伟等人也是满脸震惊,秋羽达到目的,沉声道:“好吧,算你识相,这次就放过你,不过,老子警告你,若是再敢跟我玩什么花样,下次就没有这么走运了,非一枪毙了你不可。”

  葛白东忙不迭的答应,“是……是……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