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天才高手在都市 > 第48章目不斜视
  动作轻描淡写,却有如行云流水,干净利落,一针针准确无误的扎在相应穴位上,由此可见秋羽在针灸上的造诣。

  顷刻间,十多枚银针扎在林雪珊的背上,她并未感觉如何疼痛,确实只有一点麻痒而已。觉察到秋羽略有停顿,她忍不住问道:“针都扎完了吗?”

  “没有,还差两针。”

  “哦……”

  “可是现在扎不到了。”

  林雪珊纳闷的问:“为什么?”

  “你的裤子挡着呢,那两个穴位在……屁.股上……”秋羽有些为难的道。最后这两针很关键,能把珊姐体内寒毒彻底逼迫出来,但是位置实在不怎么好。

  “什么?”林雪珊要崩溃了,本来露出后背她已经不好意思了,如今倒好,连屁屁都得让人瞧。她愠怒的道:“秋羽,你为什么不早说,是不是故意的?”

  秋羽慌忙道:“珊姐,您听我解释……我原本以为背部下针的话就能把你体内积寒完全驱除,可是你的病太严重了,得病好多年,寒气甚至附着在骨骼上,所以,必须在你腰部下面那两个重要穴位上针灸,才能彻底根除你的病症。”

  很专业的解答,让林雪珊无可辩驳,人家没错,是她的病症太重了。事到如今,她处于骑虎难下的形势,鼻子酸酸的,有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短暂的沉默不语,林雪珊涨红着脸小声道:“那……你就把我裤子往下拽一点点吧,不许你多往下拽,能扎到针就行,还有……你不许乱看……”后面的这句话,她自己都觉得与废话无异,就凭那小子对于女人的好奇心,不看个够本才怪。

  秋羽则义正言辞的道:“珊姐,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起坏心思的,那样的话,我还是人吗。”

  不管真的假的,铿锵有力的话语总算让林雪珊心安了一些,她轻声道:“秋羽,你是个好孩子,珊姐也相信,你不会对我动歪脑筋,你尽心尽力的给我治病,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好……”

  这女孩年纪虽轻,却是商场精英,擅于抓住别人心理,也会些手段,心里想着把秋羽说成个正人君子,对方也许会规矩一些。

  果然,秋羽听了蛮感动的,觉得自己不应该占珊姐便宜,很痛快的说:“明白,我只给珊姐治病,不会想其他的。”

  林雪珊欣慰的道:“珊姐相信你,秋羽,开始吧……”

  “嗯。”秋羽答应一声,把手伸过去,放在林雪珊的裤腰上,轻轻往下一拉,里外裤都褪下来,半拉雪.嫩的丰盈出现,刹那间,那种难以描述的美感让他呆住了!

  感觉到这轻微的动作,林雪珊脸上温度骤然升高,仿佛烧红的烙铁,慌忙说道:“秋羽,你快点给我针灸吧。”

  秋羽这才缓过神来,心里暗骂自己不是人,珊姐如此信任我,我怎么看起来没完了。“好的。”他凝神吸气,拈起一根银针朝着穴位扎过去……

  最关键的两针扎好,林雪珊觉得身子由里到外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这是多年以来她从未体会到的感觉,仿佛沉寂在阴暗角落里的一株小草忽然置身于明媚的阳光下,惬意的仿佛融化。

  “珊姐,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身子暖暖的?”

  “是的,感觉很好。”

  “你体内的寒毒已经清除,现在我给你往出取针。”嘴里说着话,秋羽依照先后顺序拔针,每拔出一针,随手抖动间,即插到针包内。当他拔出最后一根银针放回去,炽热的眼神又忍不住向那丰盈处看去,惊鸿一瞥间,居然看到某种花,猛然间热血上涌,再也抑制不住,鼻血流出来……

  这家伙大惊失色,生怕身上的新衣服弄脏了,慌忙低头,几滴鲜血落在女孩纤细的蛮腰上。

  林雪珊一愣,什么东西滴到我身上了,难道……这小子对我身体垂涎三尺,流的口水?想到这里,她又羞又气,猛然间扭头看过去,忽然发现秋羽鼻子下面嘴巴周围都是鲜血,吓了她一跳,惊慌失措的问,“秋羽,你怎么流血了?”然后着急的起身,想找东西给对方擦拭。

  更加惹火的一幕出现,林雪珊身后的带子已经解开,她俯卧着倒没什么,如今一下子坐起来,罩子滑落,雪也似的双峰毫无遮挡的出现,让对面的小子一览无遗。

  秋羽眼睛瞪得跟水泡眼似的,眨都不眨的盯过去,大脑仿佛短路了似的,鼻血再次喷涌而出,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啊……”林雪珊猛然发现自己走光,惊恐的尖叫一声,拽过里面的被子,把自己身子挡住,她终于明白刚才那小子为什么流鼻血了,气急败坏的叫道:“你……你给我出去,澳门赌博网站:听见没有,快点啊……”

  “珊姐,不是我故意要看的,是你自己弄的……”

  林雪珊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不过,也没忘记让对方清理一下,说道:“梳妆台上有纸巾盒,你赶紧擦一下……”

  “哦……”秋羽用手接在下巴处,弯腰快步过去,抽出纸巾,对着镜子擦拭。

  林雪珊催促道:“你快走啦。”

  “那我先走了,你注意休息,一个星期之内千万不要接触凉水。”秋羽过来抓起针包转身跑向门口,推门出去。

  尖叫声让本就心神不安的夏兰忙不迭的从房间里冲出来,跑向表姐卧室,眼见秋羽急匆匆的迎面过来,她满脸冰霜的厉声质问,“臭小子,你把雪珊姐怎么了?”

  “没……没怎么……”秋羽语无伦次的回答,脑海里闪过的是刚才那触目惊心的场景,他飞快的跑向楼梯口,闪身不见。

  这家伙肯定没干好事,该死的!夏兰担心表姐,也顾不得再追问秋羽,匆忙的往前跑过去,直接推开虚掩的房门闯进去,看到林雪珊蜷缩在床.上的被子里,她快步上前,焦急的问:“雪珊姐,你怎么了?”

  林雪珊正心乱如麻呢,发觉夏兰进到房间内,她吱唔着说:“没……没什么……”

  夏兰气道:“哼,肯定是秋羽那个混蛋欺负你了。”

  “没有……秋羽他没欺负我……给我治病来着。”林雪珊慌乱的回答,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小子狂喷鼻血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