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88章 接班人
  第888章接班人

  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中,叶天龙跟戴虎狼他们吃完了斋饭,然后就回戴家旗下一处花园。

  这座花园占地极广,几乎占据一个小山丘,依山傍水,风景和风水都很好。

  从入口到主建筑差不多有三百米距离,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天候戒备,其中还有不少箭手和枪手。

  除了荷枪实弹的军警之外,其余人要想攻进来无异于痴人说梦,叶天龙不由感慨它的固若金汤。

  里面的建筑有八栋,有戴虎狼和戴明子住的主建筑,还有客人和护卫休息的配套建筑。

  七星伴月结构。

  来到主建筑,从车里出来的叶天龙没再跟戴虎狼他们闲聊,被戴明子扯着进入路上电话安排的客房。

  五十多平方米的卧室,装修很是奢华,只是叶天龙没精力好好欣赏,见到大床就扑了上去。

  三十秒不到,叶天龙就呼呼大睡,他实在太困,太累了。

  戴明子没有丝毫郁闷,相反轻手轻脚给他盖好被子,然后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俏脸一红逃出卧室。

  与此同时,在戴虎狼的书房,他正坐在一张茶几面前,动作优雅的泡着一壶茶。

  “嗤!”

  热水倒入茶壶的时候,马上发出一记轻响,随后茶叶翻滚,散发出一缕香气。

  片刻后,戴虎狼把一杯茶,夹到娲姨面前笑道:“今日事多,繁琐,喝杯茶缓一缓。”

  娲姨端起茶水抿入一口:“手艺一如既往的好,看来你的心神一点都没乱。”

  “经历过十五年前的天门清洗,承受过元老会的恩赐毒药,今天这点事,有什么好乱阵脚?”

  戴虎狼神情始终从容:“不就几个杀手吗?这些年,要我脑袋的人,双手双脚数得过来?”

  尽管这些年他深居简出,很少遭遇危险,但早年的淬炼,早让戴虎狼练成稳坐钓鱼台的心性。

  “再说了,今天的结果也不坏,上官被囚在断桥花园,跟叶天龙见了面,还引出了杀手。”

  戴虎狼很有哲理抛出一句:“祸兮福所倚。”

  听到上官孝之被囚,娲姨脸上多了一丝笑容:“上官孝之这么快垮台,还真是出乎我意料。”

  “上个月她可还是嚣张至极,要你退位给她做新一任秦王,为此还跟你定下一局。”

  她语气很淡漠:“一个月内拿下明江黑道,拿下了,你让位拿不下,她永远囚在断桥花园。”

  “当时我还觉得你有点自大,低估上官孝之的手段,以她手上资源,拿下明江根本不是问题。”

  “可结果,却是她输得一塌糊涂,鹏程万里身死,宋竹和黑白无常挂了,凌霄失踪,输到底了。”

  娲姨手指抚摸着杯子边缘:“请来的外援武藤幸子和柳川未央也被杀,那么多好牌全部丢光了。”

  戴虎狼淡淡出声:“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我有点好奇,你怎么断定她无法一统明江呢?要知道,梁秀才和八两金根本不堪一击啊。”

  娲姨诱人红唇张启:“你是那时候就清楚,叶天龙会一统斧头帮和飞龙帮,跟上官孝之对抗?”

  对于娲姨来说,当时她都敢拍着胸脯保证,五百精锐足够荡平斧头帮和飞龙帮。

  戴虎狼没有隐瞒:“很简单,明江前不久的动荡引起我注意。”

  “斧头帮和飞龙帮的争夺,看起来是乌鸦和梁秀才死磕,但我发现,本质是乌鸦跟叶天龙较量。”

  他喝入一口茶水,感觉身子暖和不少:“斧头帮的实力高出飞龙帮两个档次,乌鸦更是亡命之徒。”

  “可就是这样一群乌合之众,叶天龙却带着他们杀掉了乌鸦,还扶持了八两金上位。”

  戴虎狼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这点可见叶天龙的手段和实力,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形容也不为过。”

  “这也说明,叶天龙已是两帮的真正老大,上官孝之要一统明江,必然要碾碎叶天龙这拦路虎。”

  “可是在我的情报中,叶天龙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他直接给出一个结果:“因此上官孝之一个月啃掉硬骨头拿下明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事实证明我也是对的,上官一败涂地,几名拉过去的戴家老臣也全部挂了。”

  他欣慰笑了笑:“我唯一没有想到,叶天龙这么蛮横,以牙还牙灭了西湖会所,还攻破断桥花园。”

  “我还以为,他跟上官孝之的碰撞,至少要在三个月后,没想到会这么直接。”

  戴虎狼眼里有着欣赏:“不得不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他确实是一个人才。”

  娲姨双手捧着茶杯:“连三叔都没有十足把握杀掉柳川未央,结果却被叶天龙毫不留情宰了。”

  接着,她低声问出一句:“你真决定,让叶天龙做你的接班人?”

  戴虎狼眼神温和,十分平静点点头。

  这么多年来老人阅人无数,叶天龙是最符合理想的接班人。

  在最不缺人的华夏称得上是青年俊才的人多不胜数,但能进入戴虎狼眼界的也只有叶天龙一人。

  这并不是其他人不够优秀,而是他们与叶天龙相比还不够完美。

  娲姨轻声一句:“其实你还年轻,不用这么急选定接班人。”

  戴虎狼语气平缓:“这些年我太累太累了,身体透支也到了极限,我担心哪天忽然挂掉。”

  “如果没有选定接班人,到时就会有很多人伸进秦系捞利益,秦系内部也会四分五裂。”

  戴虎狼目光平和看着娲姨:“特别是元老会如果知道,我的掌控我财富和实力是他们想象的十倍。”

  “只怕会把整个戴家撕得血肉模糊,其余六王也会蚕食秦系实力。”

  他低声一句:“我不能让自己的心血白费,也不能让南方生出动荡,辜负了那人的厚望。”

  “所以我必须作好安排,这样一来,不管我是否出事,戴家都可以完整运作下去。”

  娲姨轻轻点头,这倒是事实,如果戴虎狼有事,没有特殊安排,元老会一定派人接替他的权力。

  外忧内患,只怕戴虎狼的心血会全部崩塌。

  “我观察叶天龙两个多月了,他符合我的要求。”

  戴虎狼起身走到窗边,眺望着外面的风雨:“而且有明子这层关系,他师出有名。”

  娲姨问出一句:“叶天龙知道此事了吗?他肯吗?”

  戴虎狼淡淡一笑:“等过了清明,我再跟他好好聊一聊,我想,他不是迂腐的人,不会拒绝的。”

  戴虎狼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每年清明,都习惯去墓园祭祀死去的老兄弟,十五年前被杀掉的老兄弟。

  “今天危险重重,说明你已经被杀手盯上了。”

  娲姨轻声劝告:“清明祭祀,还是取消吧?”

  “不祭祀,怎么给杀手机会?”

  戴虎狼笑容变得玩味:“怎么给上官最后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