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83章 全是我的棋子
  第883章全是我的棋子

  听到叶天龙狂妄的口气,澳门赌博网站:戴虎狼没有丝毫惊讶,相反哈哈大笑:

  “小子,够狂,够霸气,这种性格,我喜欢。零九”

  他拍拍叶天龙的肩膀:“你知不知道,我原本担心我们的见面,谈话会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敷衍。”

  “这些年,我见过的青年才俊,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权的,有钱的,有势的。”

  戴虎狼吧嗒两下烟斗,火星烫红:“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谦卑有礼,又不乏锋芒毕露的人。”

  叶天龙笑着回应:“谢谢伯父夸奖。”

  “这不是夸奖,这是事实,有些人明明没什么道行,却拽得能称霸天下一样。”

  戴虎狼眼里迸射一抹光芒:“有些人明明年华正盛,说话却转弯抹角,半天都不知他在说啥。”

  “倒是你,有华夏的礼仪,却不乏应有的热血,我很欣赏。”

  叶天龙还有一个优点,他没当面说出来,那就是叶天龙很会套近乎,一个称呼就缩短两人的距离。

  其他人见到戴虎狼,不是叫戴先生,就是戴老板,把关系搞得很正式很商务,也让戴虎狼本能生疏。

  而叶天龙,却是站在戴明子朋友的角度喊他伯父。

  这不仅让戴虎狼感到叶天龙对他的尊敬,还能让人想到,叶天龙是明子的朋友,是后辈,该呵护。”

  结合这一切,戴虎狼对叶天龙第一印象极好,有手段、有热血,但又不乏底线。

  这也让注意了叶天龙两个月的他再度坚定一个决定。

  一旦时机成熟,他就会宣布那个决定,他觉得,叶天龙肯定不负自己所托。

  “伯父,你真的过奖了,我就是混口饭。”

  叶天龙绽放一丝笑容,随后话锋一转:“伯父,不知道今日见我,有什么指教?”

  “一是很想见见你,从明子认识你,住在百石洲开始,我就开始关注你,但一直没机会接触。”

  戴虎狼的眼里流露一丝感激:“明子因为你,改变很多,比以前成熟了十倍,你功劳很大。”

  “天龙不敢当。”

  叶天龙轻声笑道:“明子本来就是一个好孩子,只是以前玩疯了,顺风顺水太多,所以难免任性。”

  “秋门山的飙车冲击,不过是刺激成长的引子,而且如非她是非分明,又哪可能想得通?”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秋门山那一晚,如果戴明子没有勇气知错就改,为了面子跟道明泽一条道走到黑,只怕现在不仅没有成长,反而更加偏激,所以叶天龙不认为那功劳是自己:“明子自己的修为,跟我关系真的不大。”

  “无论如何,是你的存在,让她变得这么成熟,我很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戴虎狼看着毫不居功的叶天龙:“我感谢你对她的改变和影响。”

  “二是你在秋门山救了明子一命,救命之恩,我做父亲的,怎能不当面说一声谢谢?”

  叶天龙坦然迎接着戴虎狼的目光:“如我猜测不错的话,那晚即使没有我保护,明子也不会有事。”

  “戴先生这么疼爱明子,又掌控着全局,怎会让明子受到伤害?”

  听到这一句话,戴虎狼哈哈大笑,眼里有着一丝惊讶:“叶天龙,我对你真的越来越欣赏了。”

  “我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有安排,不过还是有一个无法掌控的变数,幸亏你撑住了。”

  他一握叶天龙的手,温暖有力:“因此明子这一条命,说是你捡回的,不为过。”

  那个无法掌控的变数,就是宋竹的忽然杀出,如非叶天龙高度戒备,只怕戴明子最后还是要死。

  叶天龙没有客套,只是轻叹一声:“戴先生真不容易啊。”

  “现在这年头,下到搬砖,上到国家一把手,哪个容易?第三件事……”

  戴虎狼笑了笑:“你杀了柳川未央、武藤幸子,早上又攻破断桥花园,帮我找了一个废人的理由。”

  叶天龙挤出一句:“可她还活着,戴先生应该清楚,她是一个野心勃勃手段过人的女人。”

  “这种女人只能被毁灭,很难让她知错就改,只要被她抓住机会,她迟早会咬你一口。”

  他低声补充:“再说了,秋门山一事,是否跟她有关系,戴先生心里应该有答案。”

  戴虎狼呼出一口浓烟:“你对天门了解多少?”

  叶天龙没有隐瞒:“十之二三吧。”

  “当年天门四分五裂后,元老会带着一批人手跑去了欧洲。”

  戴虎狼谈起了天门:“因为手里有三百亿资金,所以他们站稳了脚跟,还在欧洲夺得一席之地。”

  “人啊,好了伤疤忘了疼,有钱有人又缓过来后,元老会就想着昔日天门辉煌。”

  叶天龙听到三百亿,暗呼这天门真是有钱,十五年前就有这么多钱,而且这好像只是天门资产三成。

  “于是派出七个得力干将,各给一笔钱一批人手,去各地打天下。”

  戴虎狼自然不知叶天龙想什么,吧嗒一口浓烟笑道:“我很荣幸,不,是不幸,也为其中一个。”

  “元老会把地图划了七个圈,一人一个地盘。”

  “我比较不讨元老会欢心,经常在会议上顶撞他们,于是被派回了条件最艰苦的华夏。”

  “你应该清楚,天门的人跑回天门毁灭过的地方打天下,该有多艰难多危险。”

  他苦笑一声:“而且天门只给了我一个人,一千万,其余人都是五十人,一个亿起步。”

  叶天龙点点头,确实艰难,一不小心就会被华夏官方再来清洗一遍,戴虎狼也随时被抓走毙掉。

  元老会当年让戴虎狼回来华夏,还只给一个人,一千万,不亚于赐他毒药。

  戴虎狼淡淡出声:“元老会的用意很明显,我回来华夏,成功了,是他们领导有方。”

  “失败了,是我能力不行,华夏官方不杀我,他们也可以借机铲除我。”

  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所幸我命好,最终杀出一条血路,在明江站稳了脚跟,还取得不小成就。”

  “只是我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得瑟,所以戴家一直走隐秘路线,还把组织分成若干小组。”

  叶天龙竖起耳朵聆听,他对这些有点好奇,只是不解,戴虎狼跟自己说这些干什么?这么相信自己?

  戴虎狼望着前方的山峰,继续对叶天龙开诚布公:“我还留下斧头帮和飞龙帮。”

  “不是我没有实力铲除他们,而是我需要它们存在来让华夏官方放心。”

  “让那些老爷们觉得,我这个天门余孽能耐就那么一点,连明江都统一不了。”

  叶天龙笑了一下:“殊不知,他们错了,伯父已经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拿下了整个包邮区的黑道。”

  戴虎狼转过身,看着叶天龙,摇头,笑笑:

  “你也错了。”

  他站前一步,拿烟斗对着南方画了一个圈:“整个南方。”

  “三十六帮,七十二派,全是我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