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82章 朕的
  第882章 朕的

  前行的林荫大道上,有很多明暗保镖,见到戴明子出现都微微点头示好,态度说不出的恭敬。

  叶天龙扫视一眼保镖:“挺多人保护的啊,看来伯父挺小心的啊。”

  “以前他身边只会跟着三叔和小龙几个人,可是最近父亲收到一个绝密消息。”

  听到叶天龙的话,戴明子环视四周一圈,俏脸多了一分凝重,挽着叶天龙的手臂低声开口:

  “有人出五亿华币买我父亲的脑袋,为了安全考虑,三叔和小龙他们就建议出门多带几个护卫。”

  “这不,拜佛三天,不仅身边有一支卫队保护,还调了两支安保队伍驻扎附近。”

  戴明子对叶天龙很是坦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支援。”

  叶天龙脚步不经意放缓:“有人要杀你父亲?什么人?”

  戴明子轻轻摇头:“暂时还没查清谁是买凶者,不过接任务的杀手好像有眉目,非洲一个组织。”

  “听说,会有一个顶尖兵王来对付我父亲。”

  “非洲组织?五亿华币?”

  叶天龙眉头一皱:“顶尖兵王?”

  他怎么感觉这资料上说的杀手,好像在说他自己一样,怎么看怎么符合。

  “小姐,叶少,上午好!”

  没等戴明子回应,两人已经来到一处高塔面前,一个灰衣男子迎接了上来,毕恭毕敬:

  “戴先生在前院跟释道大师谈佛经,耽搁了一点点时间,不过已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会到这里。”

  灰衣男子神情很是友善,看不出半点傲然,他向戴明子跟叶天龙补充一句:

  “戴先生说了,叶少一个人上去,他待会过来,你在楼下或斋堂等一等,中午一起吃饭。”

  戴明子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拿出电话确认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天龙,我爸估计要跟你单聊。”

  “你先上去,咱们晚点见。”

  “好!”

  叶天龙扫过建筑一眼:“晚点见。”

  “我爸有时候喜欢啰嗦,你如果听得不爽,不要鸟他就是,千万不要生气。”

  戴明子跟叶天龙又来了一个拥抱,还咬着他的耳朵叮嘱:“他如果欺负你,你告诉我,我跟他冷战。”

  “放心吧,我能应付的。”

  叶天龙捏捏戴明子的鼻子,随即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这时,韩小龙提着核桃奶走过来,刚要提进去,转身的戴明子一把拿过,笑容灿烂:

  “小龙哥哥,先不用拿上去了,他们要单独交谈,我带去斋堂吧,待会吃饭时再给我爸。”

  韩小龙眼皮直跳,随后沉默点点头。

  叶天龙走进去的塔,跟雷峰塔很像,五面八层,依山临湖,蔚然大观。

  八层的塔,是普通住宅的十五层高度,所以叶天龙走了好一会,他才站到第八层塔顶。

  视野顿时开阔,空气也变得清新,可以眺望西湖的塔口,有一张小木桌,两个蒲团,桌上还有茶具。

  叶天龙开始有点诧异戴虎狼约自己在这里相见,但很快变得释然,这里站得高望得远,还无拘无束。

  两侧但见茂密山林,山峰雾霭,如同置身水墨画卷,而眼前一片开阔,正好可以看见整个西湖。

  迎着吹拂而来的冷风,衣袂欲飞,叶天龙觉得自己仿佛是已化身为一羽,正在天地间翱翔。

  “会当凌绝顶!”

  在叶天龙张开双臂感受冷风时,身后也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这种感觉很不错吧?”

  叶天龙愣了一下,没想到有人靠近自己身后,而他却毫无察觉,他暗呼自己大意了,随后扭头望去。

  正见一个中年男子现身,从楼梯口缓缓走向这里,他的嘴里叼着一个银色烟斗,脸上有着和蔼笑意。

  叶天龙放下双臂,轻声一笑:“高处的风景总是不错的。”

  中年男子意味深长笑道:“高处风景自然奇峻,可是站得越高,摔下来也就越痛。”

  “一楼摔下去,估计你没事,但这里摔下去,百分百变肉饼。”

  中年男子靠近叶天龙:“也不要想着可以转身下去。”

  “好不容易爬到这塔顶,不看够这风景,享受完这通爽,得到自己想要的,又哪会轻易返身下去?”

  叶天龙很诚实地点点:“有道理。”

  “我就是吃饱撑着唠叨几句,哪有什么道理?你听听就行,不要放心上,认识一下,明子的父亲。”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向叶天龙伸出了手:“戴虎狼!”

  中年男子身材矮小、瘦弱、脸上纵横交错着刻印般皱纹,白色的衣衫却如穿在衣服架子上,很得体。

  他细长的眼睛微眯着,以长辈特有的考究目光,在审视着叶天龙,同时伸出了友好的手。

  “伯父,你好。”

  叶天龙知道戴虎狼在观察着自己,他也一样在打量着戴虎狼,他有点意外。

  在整个明江乃至南方都有着绝大影响力的戴虎狼,竟是这样一个仿佛能被风吹倒的瘦弱男子。

  而且看他的样貌,比实际年龄要老十岁,他与其说是戴明子的父亲,还不如说是戴明子的爷爷。

  “是不是觉得,我距离你想象中,澳门赌博网站:以及照片中看得人,要瘦小要衰老?”

  戴虎狼吧嗒一下烟斗,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晃动两下叶天龙的手笑道:“我不像四十,像六十。”

  叶天龙感受着掌心的温暖,扬起一丝笑容回道:“伯父确实跟我想象中不同,但我还是可以理解。”

  戴虎狼笑了笑:“哦?你能理解?”

  “内忧外患!”

  叶天龙点点头:“进不行,退不行,不进不退也不行,换成我在伯父位置,只怕会更憔悴。”

  “哈哈哈——”

  听到这一句话,戴虎狼忽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笑声,身上舍我其谁的气势油然散发:“透彻!”

  “我现在算是明白,宋竹他们为什么都死了,也明白上官为什么折在你手里,你的确有过人之处。”

  “简单几句话,就道尽我的艰难处境,你为人一流,做事卓绝,看问题也一针见血。”

  戴虎狼流露出一股欣赏:“看来,请你一见,是我幸事啊。”

  叶天龙一脸谦卑:“不敢,能见到伯父,才是天龙的荣幸。”

  戴虎狼走到叶天龙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走到塔口,拿起手中的烟斗一点:“告诉我,看到了什么?”

  叶天龙挺直身躯:“如画江山!”

  “谁的?”

  “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