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69章 遇袭
  第869章遇袭

  地狂天在医院足足抢救了三天才脱离危险,真算得上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的情况还没稳定,叶天龙的伤势已经恢复八成。

  在医院熬了三天的他,待地狂天状态好了一点,就准备运回百石洲疗伤,他担心警察找到医院来。

  地狂天身上很多刀伤,医生按照惯例需要通报警方,哪怕叶天龙塞了不少重金,也无法保证不泄露。

  期间,叶天龙还接了三个电话,一个是黑寡妇的,告知她已经摆平朴氏集团,叶天龙不用担心报复。

  第二个是九叔,告知抢枪的东洋人逃往了金陵,警方正全力追捕,同时让人去把沙漠之鹰取回。

  第三个是久违的秦天鹤,老人一股高兴样子,说京城方面已经安排妥当,一个星期后接叶天龙入京。

  听到这些消息,叶天龙心里安宁很多,于是在地狂天在医院呆的第五天,他就带人送地狂天回村里。

  早上的天空还有点阴暗,路上行人和车子也很少,冷风徐徐袭来,让人很深刻的体会到天气变幻。

  也许片刻之后,刚刚停了三天的雨水,又会悄然汇聚而来。

  春夏交际,雨水繁多。

  叶天龙摇上车窗,又看了一眼熟睡的地狂天,接着望向沉默的天墨:

  “这日子好玩吗?”

  天墨的眉很浓,眼睛很大很冷漠很深邃,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有点僵硬。

  这张脸使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花岗石,倔强,坚定,冷漠,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甚至对他自己。

  虽然还太年轻了些,但认真的样子却有种霸道的气势。

  听到叶天龙的询问,天墨挤出一句:“不够刺激。”

  叶天龙笑了笑:“放心,以后会越来越刺激的。”

  龙门慢慢壮大,敌人越来越多,杀伐也会越来越频繁,到时想要不刺激都行。

  天墨点点头,接着有些惆怅:“你说,我还要多少年,才能打过印王?”

  “这问题不好回答。”

  叶天龙拍拍他的手:“不过以你的天赋,最多一年,你就能从他手里全身而退。”

  天墨点点头,眼里闪烁一股战意。

  “呼!”

  就在叶天龙靠回座椅要关闭车窗时,他的耳朵忽然动了一下,随后向残手喝出一声:“小心!”

  “呜!”

  一辆载着几十头肥猪的货车相向驶来,本该与叶天龙他们车子擦肩而过的大家伙突然变道。

  货车直接向轿车冲了过来,残手一踩油门,一转方向盘,敏捷避开对方的撞击。

  “轰!”

  货车见到残手避开撞击,也猛地一转方向,疾速行驶造成的惯性,使货车后尾横甩过来。

  宛如一座大山压向叶天龙他们,几十头肥猪吓得嗷嗷直叫。

  叶天龙向残手喝出一声:“退!”

  残手的车技虽然不如叶天龙,但也是相当的纯熟,听到叶天龙喊叫马上倒档,嗖一声往后面倒退。

  路上还没有太多车辆,所以残手退的还算胜利,一下子就滑出了十几米。

  但危险并未随之消除,那载着几十头肥猪的柜子依然杀气腾腾压来。

  残手再度爆发出潜能,滑行中直接碾上人行横道,车轮翻滚躲避那雷霆杀招。

  “呜”

  退出十余米后,残手再来一个华丽飘移,先快半拍退出死亡阵地。

  但一辆转弯过来的出租车却被撞中,转弯侧翻的柜子将它压成薄饼,车内两人做了薄饼的肉馅。

  鲜血四溅,现场惨不忍睹。

  接着又咔嚓咔嚓巨响,柜子连续撞断三棵绿化树,然后碰到公交车站的站牌才停下。

  几个路人见状连滚带爬跑掉。

  “呜呜”

  柜子横扫千军,造成严重的破坏,同时柜子也撞出了缺口,几十头肥猪从里面钻出,嗷嗷叫着乱窜。

  司机卡在车里,无法爬出来。

  叶天龙他们看着现场倒吸一口凉气!

  “有杀手!”

  叶天龙很果断的抛出一个结论:“走!”

  危险直觉让他绝不相信这是一起交通意外,所以他让残手窜入另一条道,在被对手堵住前逃出险境。

  车子迅速驶离事发现场,拐入通往百石洲的另一条公路,叶天龙还不忘记呼叫支援。

  同时,他拿出了让残手从九叔处取回来的沙漠之鹰,看了一下子弹,还有五发。

  不多,但也能应付一下场面。

  “嗖!”

  这时,澳门赌博网站:后边突然有光亮闪动摇曳,划破阴沉昏暗的天空,四辆杀气腾腾的本田车,风驰电掣急追。

  车轮带起四道肆无忌惮的凶悍气焰。

  这时,一辆本田车已经追了上来,天窗很轻缓打开,随后就冒出一个戴着墨镜的东洋男子。

  手持一把警枪,对着叶天龙他们就扣动扳机。

  接着又一辆冲上来,并排着站起一个人,也是一把警枪。

  “砰砰砰!”

  阴沉的公路瞬间响起了一串让人心颤的枪声。

  惊心动魄,路面也溅起点点火星。

  二十多颗子弹打在车身上,虽然是防弹玻璃防弹车身不惧子弹,但在子弹冲力下还是微微晃动。

  玻璃也扑扑扑裂开,趴在座椅上的叶天龙望了一眼,苦中作乐的笑道:“好像一个个棒棒糖啊。”

  “轰!轰!”

  子弹没有撂翻叶天龙,副驾驶座马上各探出一人,手里抓着一个酒瓶子,对着叶天龙的车就砸来。

  残手方向盘一偏,油门踩尽,躲过了两个砸来的酒瓶子。

  酒瓶子落地,只听蓬蓬两声,腾升一大股白烟和火焰,俨然就是自制的燃烧瓶。

  刺鼻的气息,被风一吹,传到十几米外的前方,接着,对方又是一阵枪响,打得后尾箱当当直响。

  叶天龙捂住鼻子避免吸入,扭头看了一眼从白烟中冲来的敌人,同时,他打开了沙漠之鹰的保险。

  掐算时间后,他向残手低喝一句:“减速!”

  “砰砰砰!”

  在两把警枪打完子弹更换时,叶天龙忽然探出半个身子,扳机很果断地扣动,三颗子弹射出。

  “啊”

  三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两辆本田车的司机脑袋中弹。

  第三颗子弹,从两车中间射过,爆掉第三辆车站立起来的枪手。

  鲜血染红了车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