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68章 给我一个理由
  第868章给我一个理由

  当一船保镖和南悍青年扑通扑通跳入水里,澳门赌博网站:宁红妆也带着几个保镖来到了舱口。

  见到叶天龙背着血淋淋一人出来,还把一个韩风女子塞入油桶挂在船舷,她的神情变得无比难看。

  而且她还发现,叶天龙劫持的韩风女子正是乐星集团的千金,朴孝秀。

  “叶天龙,玩得还真大啊。”

  宁红妆一改咖啡厅的温柔,俏脸有着说不出的愠怒:“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叶天龙虽然对自己所为问心无愧,但对这个女人是愧疚的,他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低声一句:

  “对不起”

  还没等叶天龙把话说完,宁红妆突然跑到叶天龙面前,恨铁不成钢地连连捶打:“你怎么这样”

  叶天龙没有还手也没有躲避,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歇斯底里。

  捶打了十几下后,宁红妆终于停手了,但她再也没有看叶天龙一眼,走回车上靠在后排座椅。

  她身子微微颤抖,流着眼泪,哭了,似乎觉得,自己努力永远不会奏效。

  叶天龙把地狂天放入自己车里,随后又走到宁红妆身边,这是一个女强人,哭了,表示真动了情。

  “红妆,对不起,我知道让你失望了,你不要生气了。”

  叶天龙靠近宁红妆,轻轻抱着她开口:“我不值得你这样。”

  宁红妆用手指抹掉眼泪:“我真想我们走在一起,哪怕跟干妈翻脸,可你却让我看不到希望。”

  “我压力很大,心很累,你知不知道?”

  叶天龙伸手抚摸她的俏脸:“我知道,只是”

  宁红妆抬起头将叶天龙推开,随后砰一声关闭车门,泪水已经溢满她的眸子:

  “叶天龙,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就折腾去吧,你的事情我再也不会管了。”

  接着,她向保镖喝出一声:“走!”

  四辆车呼啸着离去,只留下叶天龙在原地呆愣,情绪多少有些郁闷,不过想到地狂天,又散去念头。

  叶天龙坐到驾驶座,踩下油门直奔百石洲附近的医院,十五分钟后,地狂天被送进了手术室

  地狂天身体早已经是强弩之末,腹部的刀伤更是严重,还被韩风女子他们塞入油桶浸泡江水,这两天疗养的成果全部毁掉,如非叶天龙及时赶赴,还给了他三颗药丸止伤,只怕地狂天此时已经挂了,饶是如此,也需要马上清洗治疗。

  看着亮起的红灯,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随后靠在座椅上休息。

  “叶少,喝点水,吃点东西吧,然后回车里好好睡个午觉吧。”

  一直暗中保护叶天龙的残手走了过来,把一瓶净水和一个馒头递给他:“这手术起码两个小时。”

  他提醒叶天龙:“你身上还有伤呢。”

  “没事,扛得住!”

  叶天龙接过食物和净水,虽然不是很饿,但还是撕开吃起来:“对了,路上有没有人跟上来?”

  残手轻轻摇头:“没有,我跟天墨一人一车,拉开距离反跟踪,没发现可疑的人。”

  “不过我们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开着的车是王药集团的牌照。”

  他低声一句:“南悍人可以很多法子锁定你。”

  “没关系。”

  叶天龙咬下面包:“我只是担心他们现在冒出来,打扰地狂天的手术,然后引来警方暴露地狂天。”

  “其它时间随便他们找上门,区区几个南悍人,我还不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不想欠太多人情,叶天龙只要给南悍那边打个电话,那伙南悍人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相比自己,他倒是担心给王药招惹大麻烦,王药这么大的集团,跟朴家肯定少不了利益来往,再加上霍子财这关系,这事如果处理不好,让朴家和霍家恼怒,王药集团怕要损失惨重,那自己可愧疚了。

  他准备明天再去王药集团,看看自己是否给他们带去麻烦,如果有的话,叶天龙会想法解决。

  残手看着手术室的红灯:“他应该会没事的。”

  想到宁红妆的伤心,叶天龙眼中忽然有了迷茫:“残手,我救地狂天,是不是错了?”

  残手微微一怔,不知道怎么评价叶天龙的所为。

  从斩草除根以及让宁红妆伤心的角度看,叶天龙出手援救地狂天是很不明智的举动。

  可残手心里清楚,自己对于叶天龙来说,在其他人眼里,也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

  而叶天龙当初的帮忙,让残手发自心底的感激,也愿意一生去卖命。

  想到这里,残手看着叶天龙答非所问:“你当时救了我的人生,还有我和外婆两条命。”

  叶天龙微微一怔,随后郁闷心情散去,拍拍残手的肩膀笑道:“好兄弟,谢谢你。”

  几乎同一个时刻,王药的董事长办公室,宁红妆站在黑寡妇面前,把叶天龙闯祸的事情简述了一遍。

  然后,她目光平和看着黑寡妇:“干妈,帮天龙一把。”

  “让三十多号人跳水,还把朴孝秀塞入油桶悬挂,这小子,闯祸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大啊。”

  黑寡妇喝着咖啡:“他难道就不清楚,朴家是南悍两大巨头之一吗?朴家老恶人更是出了名护短。”

  “当初南悍官方封了朴家一间公司,朴老头逼得总统罢免十三名相关官员。”

  黑寡妇靠在座椅上:“法院让朴老头上庭询问情况,他指着法官的鼻子骂:谁敢判我?”

  “叶天龙这样打朴家面子,朴家怎可能善罢甘休?”

  宁红妆低声一句:“我知道叶天龙闯祸不所以希望干妈出面周旋。”

  她相信叶天龙也能摆平这次风波,但她心里清楚,叶天龙的手段会很激烈,就跟当初对付自己一样。

  这样一来,双方恩怨一定越来越深,甚至会血雨腥风,最后,叶天龙又会多一个朴家这样的敌人。

  宁红妆不想叶天龙处处敌人,所以希望最小代价摆平此事,而她相信,干妈一定有法子解决此事。

  黑寡妇低头抿入一口咖啡,随后望着性格相似自己的女儿,淡淡出声:“给我一个理由。”

  “我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