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23章 艰难选择
  第824章一个人来

  叶天龙开着车子,踩下油门向常一碗餐厅冲去。

  开出五十多米,经过会所门前一个路口时,发现有两帮人马在对峙,一方是南悍人,一方是林少卿。

  二十几名南悍男女衣光领鲜,满脸通红像是喝多,此刻流露不可一世态势,看他们架势,都像练过。

  林少卿一方只有十余人,多数是公子哥和千金小姐,不少人脸上留着指印,几个女的还衣衫凌乱。

  毫无疑问,林少卿她们吃了亏。

  双方中间,还有十几辆豪车,其中两辆是碰撞在一起,俨然就是车祸引起的争斗。

  “呜”

  叶天龙没有在此停留,扫过站在前端横眉冷对的林少卿一眼,就一转方向盘离开现场。

  这些人跟他没有关系,他不会傻乎乎多管闲事,何况现在郑小蓝和宁采薇的安全最为重要。

  车子冲出几百米驶上主干道后,车上的手机就死命响了起来,叶天龙看了一眼,发现是宁红妆电话。

  他知道宁红妆愤怒了,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叶天龙心里一阵愧疚。

  自己突然这样离开,宁红妆肯定很伤心,也让她在霍子财面前很尴尬。

  身为宁红妆的男人,却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跑掉,只是叶天龙心里清楚,自己必须亲自面对地狂天。

  犹豫中,叶天龙还是接通了电话:“喂,红妆。”

  “叶、天、龙”

  叶天龙的名字,被宁红妆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可谓是咬牙切齿,让叶天龙不寒而栗:“很好。”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红妆,你听我解释啊,我真是有要事。”

  “我难道没有事吗?我的客人跟人冲突,就不是事吗?”

  宁红妆娇喝一声:“你告诉我,有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你告诉我,我待会怎么面对干妈?”

  连放黑寡妇两次鸽子,宁红妆都不知道怎么跟干妈解释。

  叶天龙头皮发麻:“你就如实跟她说,把责任都推我身上,我这边忙完,马上去找你。”

  他很想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但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除了说什么也不会被宁红妆接受外,还有就是叶天龙不想情绪被影响。

  地狂天的强大,他必须全力以赴。

  宁红妆冷冷出声:“你要处理的事情,又不是跟别的女人有关?”

  叶天龙张张嘴想要否认,但又觉得不能这样对宁红妆,于是沉默了一会。

  宁红妆淡漠出声:“好,我明白了。”

  “啪!”

  下一秒,她直接挂掉叶天龙的电话,叶天龙打了一个激灵,打回去,却被列入了黑名单。

  “靠!”

  叶天龙狠狠拍打了方向盘一下,但依然没有掉头回去找宁红妆,宁红妆或许会伤心,但郑小蓝却面临生死。

  他一边开着车向常一碗餐厅冲去,一边给白毛狼留了一个语音,让他暗中保护宁红妆的安全。

  接着,他又给天墨发了一个短信

  “呜”

  十分钟后,叶天龙的车子横在常一碗餐厅,距离百石洲五百米左右的街道。

  当初常一碗餐厅被斧头帮打砸面目全非,常一碗也因保护黄雀受伤后,叶天龙就把常一碗带回了百石洲养伤。

  这几月过去,常一碗的伤势恢复了,又不愿每天无所事事,于是又重新开了一间羊肉餐厅。

  叶天龙他们一度希望常一碗在百石洲开店,可常一碗几经思虑后还是选择五百米外的食街。

  叶天龙清楚他这样做的原因,一是不想欠自己太多,二是想要一份自由和空间。

  在百石洲开店,一举一动都在龙部视野,难免有被监控之意,所以叶天龙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叶天龙帮他把隔壁商铺买了下来,还把楼上的阁楼好好装修了,算是黄雀的落脚之处。

  只是开店到现在,叶天龙都没有去过,因为忙得不可开交,加上路程有点遥远。

  可没想到,今晚还是要过来。

  “砰”

  车子停在餐厅门口,叶天龙就踢开车门下来,此刻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但三百平方的餐厅还很多人。

  叶天龙的视野中,到处都是来往的客人和服务员,可见常一碗生意的火爆,只是叶天龙没在意这些。

  他的目光搜寻着郑小蓝他们的影子。

  “叶兄弟,你怎么来了?”

  这时,送走完一桌客人的常一碗,一眼见到叶天龙张望,马上高兴喊起来:“来吃饭吗?”

  叶天龙低声问出一句:“我找小蓝和采薇他们。”

  常一碗哦了一声,笑着一指角落厢房:“她们今晚吃烤羔羊,还招待一个老朋友。”

  “我给他们弄了一个厢房,在写着冬雨牌子那个房间。”

  叶天龙点点头,随后嗖地一声,速度极快窜到尽头的厢房,他没有丝毫犹豫,气势十足推门进去。

  “呼!”

  一股气流瞬间涌入房间,羊肉的香气随之一卷,与此同时,一道刀光闪过,直奔叶天龙的面门。

  “嗖!”

  叶天龙没有空手接刀,只是身子一挪,脑袋一偏,躲过射过来的割肉刀。

  刀尖当一声刺入厚实的木门,六寸刀锋几乎全部没入,只留刀柄在外面。

  叶天龙眼皮跳了一下,随后凝聚目光望向出手者,正是散发野兽气息的苗族老者。

  地狂天坐在一张低矮的木桌前面,桌上有一个大托盘,上面堆放着割下来的羊肉,全都热乎乎的。

  苗族老者身躯和两侧,各有一个碟子和刀叉,还有四五碟各种酱料,毫无疑问是就餐工具。

  只是椅子上不见宁采薇和郑小蓝,房间也不见两人的身影。

  “她们哪里去了?”

  叶天龙的神经瞬间绷紧,一股冷冽杀意流淌:“傅大军是被我打残的,有事冲着我来。”

  苗族老者拿起叉子,戳了一大块羊肉,咬入嘴里,咔嚓咔嚓几声,把它全部吃完,满嘴流油。

  “你真是叶天龙!”

  苗族老者瞥了叶天龙一眼:“这世界真小啊。”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是不是后悔在工地救我?”

  苗族老者又拿起一块羊排,大口大口的啃了起来:“这有什么好后悔的?早死晚死而已。”

  “不后悔就好!把小蓝和采薇交出来。”

  叶天龙反手把割肉刀拔了出来,手腕一抖,寒光四射:“只要你不伤害他们,你划下道,我应着。”

  他右手一抬,割肉刀射了回去。

  苗族老者一边啃着羊排,一边抬起左手反手一抓,手指像是钢铁般点在刀上。

  “当!”

  一声脆响,割肉刀忽然碎裂,像是豆腐般断裂掉下,落在地上当当作响。

  地狂天把吃干净的羊排一丢,直接从窗户撞了出去:“半小时后,工地见!”

  “一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