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19章 地狂天
  第819章 地狂天

  秦紫衣落泪而去,叶天龙却一脸茫然。

  他不知道哪里得罪这个女人,让她忽然变得对自己无情,难道是夺走她的身子怀恨?或者刚才放走苗族老者的愤怒?

  但不管怎样都好,这时再招惹人家,估计她真会崩掉自己,因此沉默地看着她离去。

  秦紫衣一走,其余重案组员也跟着离开,九叔故意落后半拍,收好警枪,掏出一支烟递给叶天龙:

  “叶老弟,秦队这两天情绪非常恶劣,她不是刻意针对你的,你不要往心里去。”

  他是秦紫衣的心腹大将,也感激叶天龙的救命之恩,所以不想两人生出隔阂。

  叶天龙苦笑摆摆手,没有接九叔的烟:“看到了,没怪她,只是觉得怪异,也不知道她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

  九叔的眼里也有一丝不解,随后把香烟叼入自己嘴里:

  “反正秦队这几天发疯一样工作,事事亲力亲为,每天抓犯人都拿命去拼,好几次还差点中刀。”

  阅历丰富的九叔多少看出一些东西:“我感觉她在发泄,但不知道发泄什么。”

  “你等她情绪平息一下,过两天找她聊一聊,开导开导她,她对你还是比较听从的。”

  “别看她今天对你吼叫,其实还是庇护你,换成其他人放走那犯人,估计她一枪打过去了。”

  九叔笑着拍拍叶天龙的肩膀:“那可是疯子来的,以前杀了很多人,其中三成还是妇孺。”

  叶天龙下意识点点头,随后眯起眼睛反问一句:“苗族老头真那么凶残?”

  九叔神情多了一分肃穆:“二十年前的红榜通缉犯,警察部悬赏一百万,但一直找不到踪影。”

  “前些日子工地血案,把他牵扯出来,情报处盯了几天,今天总算锁定,还调了狙击手。”

  “可没想到,他还是发现端倪,提前半拍从缺口闯了出来,伤了我们四名兄弟,身手很是恐怖。”

  “我们见到子弹都难伤到他,就让秦队小心一点,可她却完全不听,玩命一样追击。”

  九叔感慨一声:“今天如果不是你帮手,她怕是要吃大亏。”

  “在秦队眼里,只怕我捣乱胜过帮手”

  叶天龙想到秦紫衣刚才的愤怒,心里多少有些惆怅:“毕竟老头跑掉,跟我阻挡你们有点关系。”

  九叔弹一弹烟灰,轻轻摇头开口:“别这样想,那是秦队气话,事实你根本没有纵凶逃窜。”

  “如果你不出手,保持中立,不管是否阻挡我们,我们都不可能拿下他的。”

  他的目光很锐利:“这种人,我一个照面就能判断,他绝非我们二十几号人能拦住。”

  “真挑起了他的凶残,只怕会掉头杀掉我们,要知道,他当年在边境,可是屠掉了一个村的人。”

  九叔吐出一个烟圈:“虽然那是别国的子民,但还是活生生的近百人命。”

  叶天龙微微一怔:“究竟怎么回事?他杀那么多人?”

  “他原本只是一个七毒饲养员,就是专门养蝎子、毒蛇、蛤蟆等做药的人,偶尔也采采草药。”

  九叔对叶天龙向来信任,所以也没在意什么保密条例,很直接把这几天看到的资料告知叶天龙:

  “二十多岁的时候,他先后生了两个女儿,两个都很聪明,很漂亮。”

  “只是他老婆生小女儿的时候死掉了,所以他既当爹又当妈拉扯孩子长大。”

  九叔咳嗽一声:“他对两个孩子也很好,在那个年代,没有重男轻女,也没有再娶传宗接代。”

  “二十年前,他受了一个买家的高价委托,带着两个女儿去边境捕捉黑叶圣蝉。”

  在叶天龙的聆听中,九叔又补充一句:“小女儿十一岁,采花贪玩,不小心越境,跑到邻国村庄。”

  “当时华夏跟对方关系不好,还打过几年的仗,所以他小女儿跑到邻国村庄,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她遭受到村庄男子的施暴,事后还被活活架在木柴烧死。”

  叶天龙呼吸微微一滞:“那些还真是畜生啊。”

  “确实是畜生。”

  九叔嘴角勾起一丝戏谑:“最可恨的是,邻国官方不仅不主持公道,还诬陷小女孩是华夏的间谍。”

  “所以老头一怒之下,趁着月黑风高,屠掉了全村二十八户近百人,男女老少一个不留。”

  “其实死的不仅仅是这近百人,华夏这边的解密档案中,老家伙还毒杀了附近驻扎的邻国一个营。”

  九叔伸出三根手指头:“整整三百邻国边防军,全部被他干掉了。”

  “找到军营水管,下毒,然后摸进营区,把诬陷女儿是间谍的军官,塞进油桶活活烧死。”

  九叔叹息一声:“用他当时的话说,他小女儿这样死了,死的这些人,没有一人是无辜。”

  虽然苗族老头手段太残酷,可是作为有女儿的九叔,他还是能体会对方心情。

  换成他的女儿遭受这种欺辱,九叔一样会跟对方拼命。

  叶天龙也没出声,但心里却掠过一个声音,确实没人无辜。

  但凡村庄有一人站出来劝阻,或官方能主持公道,事情都不会这么悲剧,只可惜没人说一句公道话。

  甚至,还可能有不少人在幸灾乐祸呢。

  “死了这么多人,还有不少妇孺,华夏总是要做点事的,于是全面通缉,也有围捕,但都失败。”

  九叔告知当年的结果:“小女儿头七之后,他就彻底消失了。”

  “有人说他心灰意冷带着大女儿隐姓埋名了,也有人说他精神错乱思念成疾挂了。”

  “反正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但就是没有人再见过他。”

  九叔淡淡出声:“这次在明江现身,让警方很震惊,只是没想到,二十年过去,他依然宝刀未老。”

  “如果早知道他这样棘手,我们会把特警也调过来。”

  他把香烟熄灭丢入垃圾桶:“看档案时,还不相信他那么霸道,觉得二十年了,他应该不行了。”

  “但今天面对面交了手,发现他的确是一个人物。”

  “叮”

  正当叶天龙要再说些什么时,手机响了起来,戴上耳塞,很快传来宁红妆的声音:

  “天龙,今晚有空吗?一起吃饭!”

  叶天龙一怔,随后懊恼地一拍脑袋,前晚跟宁红妆保镖说过,昨天会去公司找宁红妆,结果又忘了。

  现在见到宁红妆打电话过来,语气还没有半点怪责,叶天龙就很是惭愧,当下忙出声回应:

  “好,一起吃饭。”

  他主动讨好宁红妆:“我去水云间占位,你下班直接过来。”

  随后,他就跟九叔告别:“九叔,我有点事,先走了,改天去警局找你和秦队。”

  九叔拍拍他肩膀笑道:“去忙你的吧。”

  他也走向不远处的警车,在他钻入车里时,跑出十几米的叶天龙想起一事,向九叔喊出一声:

  “九叔,把老头资料发给我,我看看,能否帮你们什么忙?”

  九叔笑了一下,知道他想弥补秦紫衣,于是打出没问题的手势,接着回应一句:

  “晚一点把资料发你手机。”

  叶天龙点点头,随后就跑回百石洲,从龙部开了一辆宝马,直奔水云间。

  此刻,九叔也靠在警车上,打开一份绝密档案,随后调出一份资料,编辑着叶天龙的邮箱地址。

  资料上面,赫然写着地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