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18章 不能爱,澳门赌博网站:不伤害
  第818章 不能爱,不伤害

  “砰!”

  很快,秦紫衣追到了一个拐弯处,这是一个待拆迁的步行街。

  道路狭窄,几十间店铺空空荡荡,地上很多废弃家具或衣服。

  秦紫衣转过来的时候,视野映入苗族老者奔跑的身影,二话不说就是一枪。

  “扑!”

  子弹呼啸射了过去,但还没有触碰到苗族老者的身,他就在地上敏捷一滚,躲过了秦紫衣这一枪。

  接着,他就身子一纵,窜入旁边一间空荡的店铺。

  “扑!”

  秦紫衣想要不开枪,可是手指已经压了下去,子弹再度落空,把一个塑胶模特轰碎。

  “靠!”

  连续打不中,秦紫衣很是恼怒,也不管后面支援是否到,挥舞枪械就冲了过去。

  “扑!”

  就在秦紫衣冲到门口时,她瞬间嗅到一抹危险。

  苗族老者毫无征兆出现,雷霆万钧出手,一个假模特向秦紫衣砸出!

  秦紫衣本能扣动扳机,三颗子弹打在上面,把模特轰的四分五裂。

  “啪”

  这个空档,苗族老者的手掌已经拍在秦紫衣的手腕,把她警枪直接打飞出去,接着又拍向她的心脏。

  秦紫衣感觉手臂酸痛不已之余,也作出了反应,一个低腰蹲下身子,堪堪避过这一掌。

  然后,她一把抱住苗族老者的腰,准备把他向墙壁甩出去。

  苗族老者狠狠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腰,硬生生从对方控制中挣脱,同时左脚一弓一弹。

  一下把秦紫衣蹬飞出去。

  苗族老者眼神阴冷:“找死!”

  “找死的是你!”

  秦紫衣忍着腹部的疼痛,稳住身子,盯着苗族老者喝道:“敢来明江犯案,我怎能容你?”

  苗族老者没有再说话,身子弹起,一个旋转扫出一腿。

  秦紫衣似乎早料到他的出手,从容不迫迎着苗族老者的腿打出一拳。

  拳头挥过半空,掠过一丝划耳嘶鸣。

  “砰!”

  拳脚碰撞,发出一记闷响,苗族老者原地不动,秦紫衣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六步。

  她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而充沛的力量给顶了回来,手臂都快举不起来。

  秦紫衣努力压制翻滚的气血,再度目光锐利盯着对手喝道:“再来。”

  “看来你真是找死!”

  苗族老者流露一抹杀意,随后左脚一顿地,身子再度腾空扑了出去。

  右腿如毒蛇吐出的芯子一样,间不停息地翻转着,很快就眼花缭乱杀到秦紫衣面前。

  感受到杀意的秦紫衣俏脸止不住微变,也抬脚朝着苗族老者的腿脚硬碰过去。

  “砰,砰,砰!”

  秦紫衣连续三脚顶开苗族老者的腿攻,正要起第四脚时,腹部就感觉到厉风,秦紫衣下意识挪位。

  几乎是刚刚挪开,对方脚尖就掠过,让腹部多了一抹疼痛。

  “嗖!”

  苗族老者脸色漠然再度攻击,一股秋风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秦紫衣只觉得脸庞刺痛,立刻架起双臂防御。

  “砰砰砰!”

  对方腿脚连连砸在秦紫衣的双臂,后者只觉得一股凶猛力量涌来,让她不得不退出七步。

  还没站稳身子,苗族老者的脚一转,点上她的腹部,一记闷响,秦紫衣捂着肚子连续后退了两步。

  苗族老者没有丝毫犹豫,再度攻击,身子一挪,一弹,高高跃起,一记劈肘狠狠地从上向下砸去。

  “砰!”

  尽管秦紫衣忍着疼痛全力挡击,但架起的双手还是发出一记骨头脆响,接着身躯一震,双腿一软。

  她被苗族老者一记劈肘打跪在地,手腕疼的好像就要断裂了,感觉整个身体从手腕向下都被震散了。

  “住手!”

  就在苗族老者对着秦紫衣脑袋要来一脚时,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爆射过来,随后一脚横扫千军。

  这一招,挡住了苗族老者的雷霆一脚。

  一声闷响,双方各自向后退出三米,叶天龙一边跳着脚,一边护住秦紫衣:

  “老人家,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他看着杀气腾腾的苗族老者:“别打了,别打了。”

  “在这边!在这边!”

  这时,九叔他们也冲了过来,十几把枪晃动,叶天龙赶忙从秦紫衣身边,跳到路中央喊道:

  “九叔,九叔,不要开枪,不要开枪,自己人,自己人。”

  苗族老者原本眸子清冷,流淌浓郁杀机,但见到叶天龙挡住九叔他们,又散去了锋芒。

  随后,他脚步一挪,像是猎豹一样倒退,迅速窜入一间空荡荡的店铺,然后从后门撞了出去。

  当九叔他们冲过来的时候,苗族老者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几个被撞坏的门窗。

  秦紫衣咬牙起身,缓过神来的她终于能说话:“追”

  “别追了,别追了,他跑了。”

  叶天龙搀扶住秦紫衣,制止九叔他们追击:“他不是坏人,你们围捕他干吗?发生什么事了?”

  他又看向秦紫衣:“紫衣,你伤势要不要紧?”

  “叶天龙!”

  秦紫衣愤怒地推开叶天龙,娇喝一声:“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妨碍公务,你在纵凶逃窜。”

  叶天龙微微一愣:“我只是看你危险”

  “我关你什么事?我要你管吗?”

  秦紫衣像是母老虎一样喝叫:“你知不知道,他是通缉犯,二十年前就悬赏一百万的通缉犯。”

  “他手上沾染上百条人命,你说他不是坏人?”

  “你知不知道,今日的围捕,我们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才咬住了他。”

  秦紫衣神情无比激动:“我们还有四名兄弟被打伤。”

  “你轻飘飘一句不是坏人,就阻止九叔他们追击,你是他同伙啊?”

  叶天龙嘴角牵动一下,没想到老头背负这么多命案,他只是想着对方救过自己,能放一把就一把。

  当下他流露一股歉意:“紫衣,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也没欠我什么,今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算是对以前的回报。”

  秦紫衣想到那晚电话,心里有刺一样扎着,隐隐生痛:“但我要告诉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不然我连你也抓了。”

  说完后,她就推开叶天龙,向九叔他们喝出一声:“走!”

  她当时虽喊着不需要叶天龙负责,可心里还是渴望他的呵护和温暖,但当她腿根剧痛惶恐给叶天龙电话,想要问他是什么原因时,却是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回应,还告知他在洗澡,然后还很直接地关机。

  那一晚,她一夜没睡,蜷缩在床上痛到了天亮,也流干了所有眼泪,身在痛,心也在痛。

  竟然不能爱,那就不要再伤害,在乎越多,伤痛越多。

  叶天龙下意识追上拉她:“紫衣”

  “咔嚓!”

  秦紫衣拔枪顶住叶天龙的肩膀,俏脸冷冽如霜喝道:

  “不要跟着我,不要再找我。”

  叶天龙停住脚步,秦紫衣转身离去,只是那一刻,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