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11章 真命天子
  第811章真命天子

  “大哥!”

  见到黑无常被天墨砍成两截,白无常悲愤地吼叫一声,随后挥舞狼牙棒向天墨杀过去。

  残手不声不响一侧身子,挡住了白无常的扑杀道路。

  白无常见到残手挡住去路,双脚一弹,高高跃起,随后以苍鹰捕兔姿态,握着狼牙棒气势如虹落下。

  他身上的白色衣衫倒卷狂舞,那双悲愤的眼睛杀机大盛,死死锁定残手的身形,有如魔神般临空:

  “去死吧。”

  狭长的狼牙棒,以一种江河决堤的霸气,向残手的身子斜劈而下。

  那道带着无尽杀意的白芒光华,生出掠空而过的迅猛,空气中也随着那一刀,出现纸张撕裂的声响。

  “呼”

  这一棒,澳门赌博网站:有裂天灭地之威,常人便是生出翅膀怕也不能躲过。

  可残手没有慌乱,也没有躲避,右脚一踩地板,身躯猛地弹起,挥刀向白无常心口处全力刺过去。

  相比天墨的惊天气势,残手的出刀不凶猛,只有淡淡的冷漠,但就这份冷漠,给人生出难言的无情。

  无论是茅台青年,还是曹乾坤,都能感受到残手悍不畏死的平静。

  白无常嘴角止不住牵动,不想同归于尽的他一转狼牙棒,斩杀在叶刀上。

  “当!”

  刀棒在半空相撞,发出一声巨响,时间像是停顿一般,空间出现了凌厉气流。

  两人的身子以傲然姿态,在空中出现停顿之后,然后就各自倒飞而出。

  这时,空气的爆裂声才刺耳响起,风暴一样的气流,裹着血花狂卷。

  白无常如被雷劈了一样,双眸精芒忽闪忽灭。

  拖行的双脚在地面留下殷红不一的脚印,他身躯止不住向后退去,一边挪移脚步一边咳血。

  血吐在手中狼牙棒上,浓稠的竟然流不下去。

  残手也退出了七八步,嘴角流淌一丝血液,但脸上却不见任何痛苦,他后退到最后一步时,右手灌入全力,猛然一放。

  一片刀芒向白无常罩了过去,白无常直觉眼前一片白亮,下意识抬起狼牙棒却已经太迟。

  “扑扑!”

  只听两记闷响,在胸口处炸起,鲜血,随风飘落下来,一吹,又消散出去。

  白无常连剧痛都没有感觉到,只觉得胸膛上一阵寒冷。

  然后,他整个人就突然全部冷透。

  地面上又多了一点点血花,鲜艳如玛瑙,强行出刀的残手,脸颊开始变得苍白,但还是没痛苦表情。

  只不过一双狭长眼睛微微眯起,他安静地看着白无常,眼里闪烁一抹淡淡戏谑:“你输了。”

  白无常低头看着胸口的刀,脸像是遭受残酷蹂躏,扭曲变形,眼睛里更充满了惊讶、痛苦、愤怒。

  他感觉自己死的很是憋屈,更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只是,他真的死了。

  在晴晴她们的高兴目光中,白无常轰然倒地,生机熄灭。

  黑白无常一死,茅台青年就成了众矢之的,只是他丝毫不在乎韩擒虎他们的虎视眈眈。

  他拿起酒瓶灌了两口茅台,随后望着叶天龙淡淡出声:“我要回去了,麻烦让一让路。”

  晴晴她们以为这人脑子进水,黑白无常都被叶天龙斩了,他还想活着回去?

  晴晴当下一脸讥嘲:“你以为,你还能走吗?”

  茅台青年没有看晴晴她们,依然只是盯着叶天龙:“我想,你会让我走的。”

  叶天龙绽放一抹笑容:“没错,我会让你走的,只是夜黑,路滑,回家小心一点。”

  茅台青年也笑了起来,很是友善地点点头:“我会的,我还没喝完世上的好酒,不想这么早死。”

  晴晴气愤地喊道:“叶天龙,不能放他走,他们是坏人。”

  给她包扎伤口的江千雪低声一句:“晴晴,不要多嘴。”

  曹乾坤呼出一口长气,扫视现场众人一眼,又看看茅台青年,对叶天龙流露一丝赞许。

  叶天龙没有理会晴晴,只是挥手把路让开:“一路平安,下次再见面,记得请我喝酒。”

  “我闻得出,你的茅台是原浆。”

  他像是朋友一样对话:“这种酒,喝起来,一定很痛快。”

  茅台青年哈哈大笑,对着叶天龙竖起大拇指:“好鼻子,看来也是一个懂酒的知己,我答应你。”

  “将来有机会再见,不管什么环境,我都先请你喝一顿酒。”

  叶天龙笑着点头:“那就一言为定。”

  “叶天龙,不能放他走,斩草除根,你不懂吗?”

  晴晴看不透叶天龙所为,很是气恼地喊叫:“他就剩下一个人,你们一涌而上,把他剁掉了事。”

  “你放走他干吗啊。”

  晴晴对叶天龙所为生出怨言:“你懂不懂什么铁血江湖啊?”

  “晴晴,不得无礼。”

  江千雪喝出一句:“叶兄弟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再说了,他是我们救命恩人,你这态度不行。”

  晴晴一脸委屈,心不甘情不愿,觉得叶天龙脑子进水放走敌人。

  茅台青年喝着酒,背着长矛,晃悠悠向黑暗中走去:“再见。”

  他丝毫不关心土坑中的同伴,也无视黑白无常的尸体,好像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叶天龙看着他背影,忽然想起一事,喊出一句:“欠我酒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薛一峰。”

  黑夜中,茅台青年落落大方报出自己名号,随后就彻底从众人视野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只是他离去的街道某个黑暗中,黄雀的眼睛渐渐亮起,看着薛一峰的背影,开始变得锐利

  “叶天龙,你真是扶不起的阿斗,你怎么把那坏人放走了啊。”

  见到薛一峰真的大摇大摆离开,晴晴愤怒地看着叶天龙:“你应该把他杀了,让他知道我们厉害。”

  “放他离开,因为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叶天龙淡淡出声:“我身上有伤,几个兄弟身上也带旧伤,要想把他留下,至少要死一个人。”

  “我想要他的命,可我更珍惜兄弟们的命,十个薛一峰,也比不上我兄弟一个。”

  这一番话,让曹乾坤的眸子更加清亮,有着说不出的赞意。

  “死一个人就死一个人,怕死还混什么江湖啊?”

  晴晴一脸唾弃和鄙夷的态势:“而且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么怕死人,你能成什么事啊?”

  几个同伴也是相似神情,觉得叶天龙太贪生怕死,一点都没热血男儿的豪情。

  “那死你好不好?”

  叶天龙目光变得锐利,盯着晴晴冷冷出声:“我让人追上他,围住,然后你用身体去堵他的长矛。”

  “当他的长矛被你尸体夹住时,我一刀砍掉他脑袋,好不好?”

  晴晴瞬间不出声。

  “好了,别说话了,先去医院吧,不然你们流血都要流死了。”

  江千雪看到曹乾坤和晴晴的苍白神情,忙轻轻一扯叶天龙的衣袖:“天龙,帮我送他们去医院。”

  “只要他们活下来,伤势得到控制,我在路上答应你的事,就绝不反悔。”

  最后一句,江千雪是贴着叶天龙耳朵说的,微不可闻,说完后,俏脸还红的跟苹果一样。

  “老韩,送他们回百石洲。”

  叶天龙手指一挥:“再请两个靠谱医生给他们治疗伤势。”

  晴晴喊叫一声:“我们伤势那么重,我们要去医院,不去小诊所。”

  “当戴家吃素的?你信不信,你去医院,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就会被戴家重新锁定?”

  叶天龙对这丫头没好感,哼出一声:“所以我一定带曹先生回百石洲,至于你爱去哪就去哪。”

  “叶老弟,我们听从你的安排。”

  曹乾坤制止不服气的晴晴出声,随后拉过叶天龙低语一句:

  “不过,你要再帮我一个忙,帮我把院子中的花雕和土鸡,一起带过去。”

  叶天龙玩味一笑:“很重要?”

  曹乾坤没有掩饰:“很重要!”

  “因为我遇见一个真命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