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08章 巨坑吞象
  第808章巨坑吞象

  白无常也冷冷出声:“没错,澳门赌博网站:把东西拿出来,我们马上撤走,井水不犯河水。”

  曹乾坤靠在椅子上,老脸扬起一丝笑容:“什么东西?”

  “别装疯卖傻了,天门的七王鼎,还有那份名册。”

  黑无常有些不耐烦了:“不要挑衅我们的耐性,那只会让你吃苦果。”

  曹乾坤笑了起来:“我刚才还好奇牛哄哄的你们,究竟给谁卖命,原来是投靠了天门。”

  “不过天门十几年前就分崩离析,怎么还一副兵强马壮的样子?不担心又被官方血洗几个来回?”

  他目光很是平和:“还有,我跟你们天门没交集,你们跑到这里来,有点突兀了。”

  同时,他心里划过一丝惆怅,该来的终究是来了,华夏再大,也难于找到一个安宁之处。

  对于今晚,曹乾坤有着全身而退的信心,但明天的事就不好说了,特别是那些离去的徒子徒孙,不知会不会被报复。

  他还想起了江千雪,那个最器重的徒儿,曹乾坤现在希望,她不要再执行任务,安分在叶天龙身边呆着就好。

  “曹乾坤,别废话!”

  此刻,黑无常喝出一声:“识趣的,赶紧把手里的东西交出来,不然我们血洗你这个回收站。”

  “有一个是一个,让你们全都见不到明天太阳。”

  曹乾坤眼睛微微眯起,脸上扬起一抹戏谑:“手里的东西?什么东西?这两只土鸡吗?”

  “曹乾坤,你这样有意思吗?”

  白无常声音阴沉:“当年天门霸主把东西交给你,只是让你好好保管一下。”

  “遇见下一个真命天子的时候,就把它拿出来,重新扶持新主上位,结束元老会的管辖。”

  他声音带着一股寒意:“这事当年门主知道,你知道,几个元老会的人也知道,你不要想要抵赖。”

  曹乾坤淡淡出声:“对不起,我没有你们要的东西,不相信的话,你们尽管搜。”

  黑无常很是愤慨:“曹乾坤,你是不是脑子进水?觉得自己保管了十五年,那东西就是你的了?”

  “我告诉你,保管再多年,也是天门的东西,难道你起了私心?要吞掉七王鼎和名册上的财物?”

  他手指一点曹乾坤:“别做梦了!你根本没实力霸占这两样东西,那只会给你招致杀身之祸。”

  “如今明主已经现身。”

  “秦王兵强马壮,只要有那两样东西在手,随时可以收服六王,结束元老会管辖,重振天门龙威。”

  他杀气腾腾:“你这个局外人,如果不想不得好死,那就赶紧交出来,不然我们会让你生不如死。”

  在黑白无常义愤填膺的时候,数十名风衣男子靠前,凝聚着杀意,唯有茅台青年靠着麻袋没反应。

  曹乾坤又喝入一口茅台,知道对方已经摸透了自己,装疯卖傻无法实行,于是不置可否哼出一声:

  “你们竟然知道当年天门主事人,把七王鼎和名册交给我,那就说明你们对此了解的不少。”

  他流露一丝讥嘲:“可是你怎么把后面的交待藏起来呢?”

  “他给了我东西,还叮嘱我说,那东西异常重要,一定要仔细考察上位者人品,方能把它交过去。”

  曹乾坤冷笑一声:“我连秦王都没见过,更没有好好了解过,你要我把东西交出来,未免太霸道。”

  “而且那两样东西宝贵无比,有德者居之,秦王派你们来抢,太下乘了。”

  “这也从另一方面佐证,他不配七王鼎和名册,回去告诉他,要想得到那东西,必须拿出诚意来。”

  曹乾坤的老脸变得萧杀起来:“不然,就是杀了我,他也得不到那两样东西。”

  “诚意?”

  白无常眼睛微微眯起,随后冷笑一声:“你是要钱吧?一个亿够不够?”

  曹乾坤叹息一声:“你觉得,我是缺一个亿的人吗?我去迪拜舒展半个月筋骨,一个亿就到手。”

  黑无常喝出一声:“那你要的诚意是什么?”

  “你没读过书,不会懂的,回去告诉秦王,好好做自己的事,那东西,是他的始终是他的。”

  曹乾坤把酒塞放了回去:“不是他的,那就不用惦记。”

  “曹乾坤!”

  白无常吼叫一声:“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我把你拿下,放在火上烤一烤,我就不信,你还能嘴硬。”

  他厉喝一声:“来人,拿下。”

  曹乾坤呼出一口酒气,看了黑白无常一眼:“你们这点人,不够我塞牙缝。”

  曹乾坤说话很朴实,很诚恳,这种人,是做实事的人,他说的话,往往都是真的。

  所以黑白无常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反应过来,双手一压:“上!”

  随着这一个指令发出,数十名风衣汉子无声靠前,黑白无常则退后三米,现在是见真章的时候了。

  远处的建筑,已渐渐的隐没在浓浓的夜色里,就像是一幅已褪了色的图画。

  曹氏回收站变得安静起来,因为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都轻轻的抬起了尖刀。

  冷冷的寒光交织起来,反射着灯光的余辉,也反射着众人紧张炽热的眼神。

  “我老了,不喜欢打打杀杀,可不代表,我好欺负。”

  曹乾坤正眼都没看压过来的敌人,只是拿起酒瓶又喝入一口,浑浊的眼睛开始清亮:

  “我不想乱杀人,可谁要我的命,我就会要他的命。”

  黑白无常一举狼牙棒吼道:“砍!”

  数十名风衣汉子一涌而上,尖刀闪烁着杀意寒光

  “嗖!”

  就在这时,曹乾坤伸手在椅子下面扯出一根绳子,猛地一拉,只听轰的一声,院子的地面晃动一下。

  那种感觉就跟地震一样,脚底变得虚浮。

  茅台青年和黑白无常脸色巨变,身子一纵,像是惊弓之鸟向后弹射。

  间不停歇。

  “轰!”

  就在茅台青年和黑白无常触碰到墙壁边缘翻上去的时候,曹乾坤四周的地面,气势惊人的坍塌下去。

  四十六名风衣汉子和泥土、瓶瓶罐罐、麻袋,一起落入了十米深的大土坑,尘土四起,惨叫连连。

  视野中,数十名风衣男子和杂物消失,只有曹乾坤和火堆那三平方米地面屹立着,看着很是突兀。

  土坑像是一个巨洞,吞噬着威胁曹乾坤的危险。

  茅台青年吼出一声:“巨坑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