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07章 把东西交出来
  第807章把东西交出来

  在叶天龙和江千雪向回收站扑来时,曹氏院子门口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虽然只是一盏节能灯,但足够把门前黑暗驱赶不少,视野多了几分清晰。

  不知道什么时候,曹氏回收站两个路口,已经被两辆大巴车堵住,穿着制服的协警也摆上故障警示。

  这让经过的车辆不得不绕路,本就偏僻的曹氏回收站,顿时变得更加安静,连泥头车的动静都远离。

  在一阵冷风吹拂过潮湿街道的时候,数十道黑影向曹氏回收站压了过去,一个个裹着风衣,很冷漠。

  “汪”

  一条捡东西吃的流浪狗,吓得夹着尾巴往街尾跑去,一股说不出的杀意,在这夜晚渐渐凝聚。

  曹氏回收站的大门没反锁,相反洞开,露出里面的幽深,上面的招牌也闪烁光芒,看起来风平浪静。

  但不知道为什么,靠近的风衣汉子,看着门可罗雀的院子,脚步不受控制停滞。

  “咳”

  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一记咳嗽声,停滞的人群身躯一震,随后一个个咬牙涌入院子。

  还有人从围墙上爬了过去,将近五十号人,杀气腾腾,手里都提着片刀。

  在风衣男子的后面,是两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一个白衣,一个黑衣,手里都拿着一个狼牙棒。

  看着就像是催命恶鬼。

  他们神情虽然看不太清楚,但从走路姿势可以判断,显得很是骄傲,俨然是身份不低的人。

  “原浆好喝”

  在黑白无常后面,还有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身材极其魁梧,背上有一把军刀,手里拿着一瓶茅台。

  他一边跟着队伍前行,一边抿入茅台暖和身子,只是走路虽然摇晃,但还是跟着队伍来到院子。

  喝酒青年一脸平淡,看不出杀伐,也见不到怒意,好像今晚只是来打酱油,但每个人对他都很恭敬。

  很快,近五十号人涌入小院,然后很默契散开。

  这年头,江湖中真正的高手并不多,这些人看起来却都像是高手,他们的目光都死死盯着院中人。

  那是猎人看到猎物之后的眼神。

  曹乾坤坐在院子建筑边缘,面前有一堆枯枝和木头,上面架着两只裹着锡纸的土鸡,花雕气息浓烈。

  昨晚收到叶天龙的示警短信后,曹乾坤就做了妥善安排,今晚的场面在他预料之中,所以毫不惊讶。

  只是看着眼前的阵容,他又发自内心的感激叶天龙,如非后者提醒自己,自己这一次要吃大亏了。

  哪怕他能全身而退,四十多名爱徒也难于脱身,曹乾坤心里一叹:“叶天龙,我欠你大人情啊。”

  “篷!”

  念头转动之间,曹乾坤无视这些人的靠近,只是拿出一盒火柴,咔嚓一声点燃一支。

  然后右手一扬,丢入有木炭的枯枝上面。

  火焰顿时腾升,一股热浪散发,整个院子变得红晃晃,包围过来的风衣男子也变得清晰。

  看到枯枝燃烧,热浪逼了过来,风衣男子脚步再度停滞,后面黑白无常走了上来,目光更加锐利。

  “扑!”

  曹乾坤看都没看对方,只是咔嚓一声,折断一根枯枝丢入火堆,火焰呼地一声,拔高了两分。

  这也让曹乾坤的老脸彻底明朗,他的脸上没有害怕,没有慌乱,只有一股说不出的沉稳。

  黑白无常越来越近,杀气也无形压了过去。

  “来了?”

  曹乾坤抬起头,瞄了他们一眼:“我还以为,你们白天就会动手,没想到还是等到晚上。”

  “只是不知道,被悬赏两千万的黑白无常,怎么也掉了身份,随波逐流来打家劫舍了?”

  曹乾坤显然认识两人,言语带着一丝戏谑:“躲了十年,搞来的几个亿,花完了?”

  黑白无常出生于辽城富贵人家,家里有两个影视基地,父亲还是开发商,他们是正儿八经的富二代。

  只是他们母亲算姨太太,地位不是太高,而且怀孕时是三胞胎,后来因为营养吸收问题死了一个。

  于是最终生出来时变成双胞胎,家人视乎黑白无常为不祥之物,一直不怎么给他们好脸色。

  五岁时,他们父亲的靠山倒了,还被华夏官方敲打几下,日子煎熬,因此常拿他们两个痛打出气。

  一家大小自此喊他们两个是扫把星。

  **岁的时候,他们忽然失踪,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有人说被拐卖了,也有人说坠河淹死了。

  但不管怎样,黑白无常从辽城消失了,家人找了几天没结果也就放弃,毕竟本来就把他们当扫把星。

  十三年后,黑白无常又出现在辽城,不仅灭了父亲一家三十八口,还干出了十起惊天大案。

  这些大案,不是刺杀赫赫有名的权贵,就是抢劫价值连城的东西,十起大案件件得手,还全身而退。

  他们一度被媒体称为现代江洋大盗,也遭受到华夏官方的全面追杀。

  只是当他们做完第十三宗,劫走一个生物研究研发出来的样本后,他们又像鱼归大海一样消失不见。

  通缉十年,华夏官方也没抓到他们,曹乾坤没想到,这两个货,今晚出现在自己面前。

  黑无常丝毫不诧异曹乾坤认识自己,这个华夏第一贼王,不仅纵横天下无人能抓,还见多识广。

  他对上过头条的自己和白无常有印象,很正常,黑无常踏前一步,冷冷出声:“你就是曹乾坤?”

  曹乾坤淡淡出声:“没错,我就是曹乾坤,几位找我什么大事?”

  “一代贼王,澳门赌博网站:去过故宫,盗过卢浮宫,顺过英博馆,天下没你开不了的锁,也没你偷不了的东西。”

  白无常沙哑的嗓子冷冷出声:“这一生盗取的宝物,价值比丰顺老板还要多。”

  “如今却躲在这阴暗角落收破烂,跟门口跑掉的流浪狗没什么区别。”

  “曹乾坤,你是脑子进水,还是知道自己老了,仇家太多,躲起来安度余生?”

  他还一脚踩断那块瓶子五毛一个、书籍三毛一斤的纸牌子:“你真是让我失望。”

  曹乾坤哈哈大笑,随后悠悠开口:“我怎么样,关你们鸟事?老子爽就行了。”

  他扭开一个酒瓶,咕噜噜喝了半瓶,随后对着火焰喷出一口,火焰篷一声腾升。

  茅台青年眼睛微微眯起,轻轻嗅了一下空中气息,喃喃自语:“好醇厚的花雕”

  曹乾坤瞄了茅台青年一眼,眼皮跳了一跳,随后又恢复平静,继续烤着自己的土鸡。

  黑无常看着面前老人,很难把他跟天下第一贼王相提并论。

  但戴夫人的情报以及曹乾坤刚才的回应,都说明这家伙的确是被三十六国通缉、赏金高达十个亿的贼王,所以收敛着浓郁杀意,先礼后兵:

  “你做人做狗确实不关我们事,只是你该把我们要的东西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