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04章 杀一个人
  第804章杀一个人

  “砰!”

  她还没有挣扎起身,叶天龙就伸手把她抓起,然后一把顶在墙壁上,笑容很是灿烂:

  “忘记告诉你了,我进来的时候,在防盗门上放了一个电击棒,从龙部办公室拿过来的。”

  他的手按在江千雪某个部位,让她身上的力气无法凝聚起来,软绵绵的,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

  “十几万伏呢,一头牛电两下都倒地,何况你这娇滴滴的女人?”

  “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一般不会用这东西对付女人,可你主动触碰,我就没办法了。”

  叶天龙贴着江千雪的脸,声音轻柔:“说吧,你是谁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他还拿来绳索,把江千雪的手脚绑起来,免得她待会缓过来跑路。

  听到防盗门被放了电击棒,江千雪咬牙切齿:“无耻!”

  叶天龙近距离看着女人,笑容温润:“这就无耻了?我真无耻,就不是放门口,而是直接戳你。”

  “再说了,你用防狼烟对付我,就不无耻了?”

  江千雪一阵语塞。

  “老实交待,你是什么人?”

  叶天龙捏住江千雪的下巴,笑容很是邪魅:“如果不说的话,我就地把你办了。”

  江千雪嘴角止不住牵动,但还是艰难挤出一句:“你有本事上我啊,看看你怎么面对小蓝?”

  她清楚郑小蓝对叶天龙的感情,也明白叶天龙对郑小蓝的疼惜,这是一个不会让郑小蓝伤心的男人。

  听到郑小蓝,叶天龙的脑袋疼了一下,倒不是担心江千雪告状,只是不知怎么解释,江千雪离开。

  见到叶天龙沉默,江千雪以为叶天龙怕了,咬着红唇冷喝一声道:

  “你扪心自问,我真躺在,你敢上我吗?”

  她冷眼看着叶天龙:“小蓝那么善良,我告诉他,你大发,了我,你想想会怎样?”

  “要不试试?”

  听到江千雪的玩火威胁,叶天龙笑了起来:“你就知道我敢不敢了。”

  江千雪眸子流露一股蔑视:“有本事就动我啊。”

  就在江千雪不以为然时,叶天龙猛地一甩,把江千雪丢在,还没有等她挣扎就压了上去。

  两条裹着黑色的长腿,在冷光中死命晃动,江千雪本能有一丝害怕。

  叶天龙淡淡一笑:“你这么喜欢我动你,我今天就把你办了,看看,最后求饶的是你,还是我?”

  本来还在挣扎的江千雪,闻言竟然冷静下来,美丽双眸看着叶天龙哼道:

  “这是你说的,不敢动我就不是男人,你有本事就在这干了我,我要看看你有没有这胆子。”

  “叶天龙,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江千雪挑衅似的盯着叶天龙:“来啊!”

  她的双腿还微微用力,青春,火辣,韵味十足。

  江千雪也是美人胚子一个,倨傲起来自有一股风情,引诱着人去征服。

  叶天龙把手放在她身上,笑容变得邪魅起来:“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男人身上的胡萝卜气息缓缓传来,有着清心的寡淡,却丝毫不能缓解江千雪此刻心灵的紧张。

  “不敢上,你就是王八蛋。”

  尽管她装出镇定涌现鄙夷,但随着叶天龙的手指游走,让江千雪不由轻皱黛眉。

  叶天龙的双眸有着深邃如水的清冷,让人不敢肆意冒犯,但也有着一丝缓缓燃烧而起的火焰: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江千雪知道,叶天龙是在等待自己拒绝他,这样就可以羞辱自己,江千雪咬着嘴唇冷哼一声:

  “叶天龙,继续啊,脱我衣服啊,不要让我失望。”

  江千雪告诫自己绝不能输给叶天龙,她相信叶天龙不敢侵犯她,事实也如此,不然早就脱她衣服了。

  “嗯”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叶天龙的手指从她耳朵扫过时,江千雪身子颤抖了一下,止不住紧咬红唇。

  她发出一声如丝如缕的轻吟,身体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叶天龙。

  这一瞬,她精致的容颜,酡红似酒。

  叶天龙决定要撕破江千雪的一切伪装,他的手在江千雪的身上肆意来回搓,攻城掠地。

  高挺嫩滑的上身,更随着叶天龙手掌的力度变幻形状,肌肤传来的轻微痛楚,被心里巨大快意冲淡。

  “王八蛋,你不是要上我吗?怎么还不上啊。”

  江千雪感觉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当下咬牙切齿的喝出一句:“不敢碰我就滚开。”

  “急什么我是一个读书人,自然要讲究前戏。”

  叶天龙的笑容越来越玩味:“难道你更喜欢粗暴野蛮的方式?”

  江千雪咬着嘴唇,没有再说话。

  吹拂的晨风中,叶天龙抚弄江千雪的身子,就如抚摸钢琴上的黑白键,有着一种随心所欲的从容。

  他故意在江千雪耳朵、腹部等极度敏感之处,加重手法。

  而叶天龙越来越玩味的笑容,更是在提醒江千雪:认输吧!

  在叶天龙的手抚弄下,江千雪的身子渐渐滚烫起来,而她的心却更加惊恐。

  她感觉,身体正在不可遏制的背叛她。

  她有些后悔自己玩火,拿郑小蓝来威胁叶天龙。

  她的脑海渐渐一片空白,着叶天龙迸射出来的炽热,江千雪心中却升腾起,比冰雪还要寒冷的绝望。

  就在这时,叶天龙忽然把江千雪短裙,猛地向下扯下,江千雪再也按捺不住,惊呼起来:

  “不!”

  “住手!”

  她双手双脚抬起,顶着叶天龙胸膛喊叫:“住手。”

  叶天龙把她扔在,语气冰冷:“知道玩不起,就该老实一点。”

  看到叶天龙略带残酷的神情,江千雪微微一怔,随后凄然一笑,双手双脚一错,只听崩崩声音响起。

  绑在她手上、脚上和身上的绳索,发出一声声脆响,全部崩裂,然后如面条一样跌落下来。

  叶天龙微微一愣,牛啊,还有这一手?

  下一秒,江千雪闪出一枚刀片,就向自己喉咙割去。

  “嗖!”

  叶天龙眼疾手快,一把刁住她的手,还夺下刀片:“自杀?你脑子进水?这也自杀?”

  “求求你,让我一个痛快吧,不要再羞辱我,不要再折磨我,不要从我口中去挖那些东西”

  江千雪泪如雨下,可她依然没有说出来意和客户,这是规矩也是底线,不然会给整个组织带去厄运。

  “靠!你们组织还真是牛逼,宁愿死,都不愿意招出来意。”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丝无奈,随后拿起一条毯子,丢到江千雪的身上,淡淡抛出一句:

  “行,看你对我没实质性伤害,你跟小蓝关系也不错,更是给了我千年人参。”

  “我不为难你,澳门赌博网站:不过你这样算计我,总是要付出一点代价。”

  叶天龙俯下身子,淡淡出声:“帮我杀一个人,我就放过你,如何?”

  江千雪眸子蕴含冷意:“杀谁?”

  “一个我不便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