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801章 霸主的女人
  第801章霸主的女人

  戴小黄说完知道的东西后,就被叶天龙一掌打晕。

  叶天龙把他们丢在戴小黄开来的车里,然后给黄雀发了一个信息让他处理。

  他一边让残手开车把蓝小墨送回去,一边拿出手机调出曹乾坤的微信,发出示警两字:小心。

  虽然戴小黄说曹乾坤是华夏第一贼王,手头上干过不少惊天大案,但叶天龙对他却没多少排斥。

  不管是上次医院后门的碰撞,还是今晚的无意相逢,曹乾坤都给他留下平易近人的态度。

  而且是戴家想要对付他,敌人的敌人,那就是盟友,所以叶天龙不介意给曹贼示警。

  微信发出去一会,手机很快震动起来,接着就见到曹乾坤的回应:谢谢。

  只是等叶天龙把不客气发过去时,系统却显示自己不是对方好友,他被曹乾坤拉入了黑名单。

  “这还真是一个怪人。”

  叶天龙看着屏幕上的字眼,愣了一下,随后苦笑一声关掉手机,没多说什么。

  十五分钟后,车子抵达一座别墅,占地极大,相当奢华,门口两个石狮子,更是栩栩如生。

  只是叶天龙没心情好好观赏,瞄了一眼捕捉到云海园三个字后,他就把蓝小墨踹下车,赶她进门。

  待蓝小墨一脸不情愿挥手告别,叶天龙就让残手按照路道标志离开。

  但开出一百多米,叶天龙就忽然喊出停车,他的视野,落在左侧一座联排别墅,一个熟悉的地方。

  孔雀园。

  “没想到蓝小墨的家,跟宁红妆的家是同一个社区。”

  叶天龙拍拍脑袋暗呼这世界真不过想一想也是,这地方环境幽静,聚集明江权贵也不是很稀奇。

  接着,他终于发现这两天心里念叨却想不起来的事情是什么了。

  他跟凤姐遇袭的那个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他答应宁红妆回孔雀园吃饭,去见她口中那个长辈。

  可是当时在山道一番激战,然后又夺路狂逃,醒来又是今天中午,再接着就是梁秀才的设局

  事情一件接一件,忙得叶天龙根本停不下来,也就忘记昨晚的吃饭之约,叶天龙心里很是惭愧。

  于是,他下车走向孔雀园,想要见宁红妆,说句对不起,然后再约个时间吃饭。

  可没想到,刚刚靠近门口,就有几名持枪警卫现身,气势汹汹挡住叶天龙的路,一人握着枪袋喝道:

  “什么人?干什么?”

  叶天龙微微一怔,没想到多了这样一批彪悍警卫,他当然不会想成什么坏人,真是对宁红妆不利的,暗中保护宁红妆的虎师早告诉自己。

  他猜测这些人是宁红妆长辈带的随从,于是扬起一丝笑意开口:

  “我是宁总的朋友,我叫叶天龙,我是来找她的。”

  警卫听到是来找宁红妆的,神情缓和了些许,但也没马上放叶天龙进去:“你等一下,我问一声。”

  在叶天龙理解笑容中,警卫拿起对讲机呼叫,叶天龙隐约见到,暗影中又多出几名警卫,张望几眼。

  没有多久,警卫就得到回应,上来对叶天龙开口:“叶先生,不好意思,宁小姐已经睡下了。”

  “大晚上的,她不便见你,如果你有事找她的话,明天可以直接去公司。”

  叶天龙闻言愣了一下,没想到宁红妆不见自己,随后他往深处一想又释然。

  八成是那长辈在里面,她不方便跟自己相见,免得造成尴尬,加上可能跟自己赌气,想要给自己一点惩罚,于是笑着点点头:

  “好,我明天再找她,谢谢兄弟了。”

  叶天龙转身钻入车里离去,转角的时候,他依稀捕捉到,楼上有一道倩影张望

  此刻,孔雀园的二楼,大厅阳台,各种一匹窗帘薄纱,宁红妆捧着一杯红酒,怔怔看着叶天龙离开。

  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但俏脸的惆怅却很是清晰。

  “想要见他,却又不让他进来,你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就在这时,背后袭来一阵香风,郁金香的气息,随后,一个穿着黑色睡衣的女人走了过来。

  一个看不出年纪风韵犹存的女人,头发高高盘起,睡衣简单大方,女人容貌清丽。

  虽然经过岁月的打磨,眼角有一些鱼尾纹,但并不影响整体感官,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沧桑意味。

  气质独特。

  四十左右的年纪,但样子看着像二十多岁,身上没有带任何佩饰,但依然给人雍容华贵之感。

  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危险气息!

  黑寡妇。

  宁红妆听到声音忙转过身来,扬起一丝笑容回道:“干妈,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惊扰到你了?”

  “我还没睡,在房间翻看书籍,恰好听到你要警卫赶他离开,所以就上来看看你。”

  黑寡妇跟宁红妆看起来就像是两姐妹,唯有那份岁月沉淀的气质区分了两者,她也走到大厅吧台,倒了一杯波尔多的红酒:

  “你这两天不断给他失约做解释,还时不时看手机,说明你心里真在乎他。”

  “你这么在乎他,他过来找你,你又不让他进来,干妈多少不了解。”

  宁红妆的俏脸有着一丝委屈:“我确实在乎他,澳门赌博网站:只是他答应我的事失约了,当晚打他电话又关机。”

  她想起自己挂掉秦紫衣电话后,自己跟叶天龙的梅开七度,也下意识认为叶天龙昨晚关机没好事。

  想到叶天龙昨晚可能跟其余女人滚床单,宁红妆心里就变得难受,语气也多了几分激烈:

  “今天十几个小时,他也不给我解释,一个电话都没有,直到现在才想起我,跑来这里找我。”

  宁红妆有着一丝怨言:“这算什么?”

  “当我木偶啊?想起来的时候,才拿出来玩一玩?”

  她以为,叶天龙这么晚过来,跟自己道歉和解释是其次,更多是贪恋自己的身体,不然怎会这时来?

  都快十二点了,过来解释?宁红妆毫不相信。

  “看来我女儿不仅是在乎他了,而且是爱上他了,不然怎会这样生气?”

  黑寡妇摇晃着酒杯走到宁红妆身边,一搂后者的肩膀在沙发坐下:

  “我不想干涉你,甚至希望你跟他和好,过一点开心的日子。”

  “只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不要陷的太深。”

  “你玩一玩可以,相互慰藉利用也行,享受一下风花雪月也不是问题,但千万不要投入全部感情。”

  黑寡妇的眸子变得锐利起来:“更不要想着嫁给他,因为你跟他是没有未来的。”

  宁红妆娇躯一震,沉默一会后,看着黑寡妇问道:“为什么?”

  黑寡妇淡淡出声:“他出身草根,又得罪宋孔等大家,最近还跟戴家起了冲突,他随时可能没命。”

  “你如果投入全部的感情,还想着要嫁给这样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不觉得这是一个笑话吗?”

  黑寡妇伸手拍拍宁红妆的手背:“好好跟他玩几天,然后就断了这感情。”

  宁红妆沉默,随后挤出一句:“干妈当年不也喜欢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还那么的死心塌地?”

  “所以他死了,我成了寡妇。”

  想起那个号令群雄,却已经化成白骨的天门霸主,黑寡妇的心痛了一下,眸子很是黯淡:

  “你难道要步我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