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97章 吻别
  第797章吻别

  虽然是大晚上,澳门赌博网站:还有风雨,但叶天龙依然把车子开得飞快。

  车内播放着音乐,可是却无法驱散叶天龙半点压抑。

  他对丁流月始终有着一股感激,不管是孔破狼三刀时的全力周旋,还是为化解华药危机贿赂苏夫人,丁流月对他都是毫无保留的付出。

  甚至两人的关系,在丁流月的烛光晚餐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飞跃。

  那咸到刺喉的四菜一汤,那和着眼泪堵住嘴巴的红唇,都说明两人有了牵扯不清的暧昧。

  只是钉死丁艳青的一刀,又注定两人要无情割裂。

  叶天龙还从丁小乔的嘴里知道,丁艳青虽然作风不好,四处勾搭,但对于丁流月却没得说。

  财貌双全的丁流月这些年能够独善其身,除了背后有人撑腰之外,还有就是丁艳青不顾一切的保护。

  谁敢对丁流月不敬或者玩手段,丁艳青都会毫不犹豫教训他们,甚至杀到对方家里威慑。

  曾有一个边城富少,在饮料中下药,想要学宝城判了三十九年的李公子,摘了丁流月这朵花。

  结果被丁流月叫来的丁艳青撞见,不仅当场打残对方八人,还直接用刀阉掉富少,闹出满城风雨。

  正因为丁艳青的蛮横,狂蜂浪蝶才不敢随意靠近丁流月,更不敢玩下三滥手段占便宜。

  丁小乔的男朋友,也是丁流月指使丁艳青色诱,继而试探出那男人的骗财本性,让丁小乔逃过一劫。

  所以对于丁流月来说,丁艳青就是她的亲人,仅有的两个亲人之一。

  叶天龙无视她的哀求,一刀杀了丁艳青,怎能不让丁流月伤心?

  二十分钟后,叶天龙出现在流月别墅,车子还没驶入大门,等待已久的丁小乔就撑伞跑了过来。

  她钻入车里,带着一脸雨水:“你怎么才来啊?”

  叶天龙顾不得解释:“你妈在哪?”

  丁小乔钻入车里,给叶天龙指路:“在搬东西,十一点的专机,她要去港城,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你赶紧劝她不要走,这一走,估计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如雨姐姐她们了。”

  小胖妞抹着眼泪,很是伤心,显然很不想离开明江。

  车内回荡的音乐,更是让丁小乔伤感,张学友的吻别。

  叶天龙没说话,只是开着车迅速来到主建筑,视野中,一辆商务车停在门口,佣人把几个箱子放入。

  “流月!”

  叶天龙很快锁定丁流月的身影,停好车子踢开车门跑了出去,向一身素雅的女人靠近。

  听到有人喊叫自己,正从大厅走出来的丁流月下意识抬头,看到是叶天龙,身躯顿时一震。

  接着,她死死掩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但抖动的双肩,还有不可遏制的眼泪,却昭示她的悲伤和绝望。

  “对不起”

  叶天龙的心猛地揪了一下,那一道道眼泪,好像是落在他心里的钉子,刺伤着他的心灵。

  他想要冲上去说些什么,却最终不敢有动作,只是眼睁睁看着丁流月泪如雨下。

  不知道为什么,叶天龙这一刻感觉很痛。

  丁流月任由冷风吹拂自己,眼泪流了又流,随后,她收住眼泪,没有说话,没有愤怒。

  她失神落魄地向商务车走去。

  看着她渐渐拉开的距离,叶天龙的心好似一点点被抽空,然后感觉到了恐慌和窒息。

  “流月!”

  叶天龙终于不能控制自己,不顾众人目光跑到了丁流月的身边,然后死死的抱住了她。

  他不让她继续前行,每走一步,叶天龙都感觉心被掏空一些,很是难于忍受这种伤痛。

  丁流月冷冷出声:“放开我。”

  叶天龙死死抱住她:“流月,听我说,好不好?”

  “放开我。”

  丁流月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你的手,有艳青的血。”

  叶天龙没有理会她的喝斥,相反将她抱得更加紧实:“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也知道解释没用。”

  “可我还是想要说,她杀了我十几名兄弟,我不杀掉她,怎么面对死去的兄弟?”

  尽管知道杀掉丁艳青的一刀,等于割裂自己跟丁流月的关系,但如再来一遍的话,叶天龙一样下手。

  丁流月忽然爆发疯狂情绪:“给他们交待,是不是就不用给我交待?”

  “你我经历过那么多的苦难,我以为,我在你心里,哪怕没有一点位置,也该有一丝情分。”

  “你还是从我这里要来的号码,我这么在乎你,这么信任你,你却一点情分都不讲。”

  丁流月的眼泪不可遏制:“叶天龙,你我还有什么好纠缠的?”

  事关亲人,从来都只有亲疏,没有对错。

  叶天龙清楚这一点,没有辩驳,只是低声一句:“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竟然你选择了给你兄弟们交待,那就不用跑过来给我解释。”

  丁流月的俏脸比雨水还冷:“当你那一刀落下的时候,你我就注定形同陌人。”

  叶天龙抱着女人:“流月,真的对不起。”

  丁流月紧紧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流下,随后淡漠出声:“放开我,不要让我恨你。”

  丁小乔也跑了过来,带着哭腔喊道:“妈”

  “小乔,上车!”

  丁流月厉喝一声:“连你也要背叛我吗?”

  丁小乔死命摇头,随后摸着眼泪钻入商务车里。

  看到女儿坐入进去,丁流月再度声音冷漠:“叶天龙,放开我。”

  叶天龙感受得出她的冷漠,手指一僵,缓缓松开怀中女人。

  丁流月整理了一下衣服,抹掉俏脸的雨水,一步步向商务车走去。

  靠近车子的时候,她又从车里拿出一幅画,准确的说,那是一幅写真,是丁流月在泳池的场景。

  阳光,池水,明媚的娇容,雪白的肌肤,傲然的身体,勾勒出丁流月百媚丛生的诱人画面。

  一纤一毫,春色无边。

  正是叶天龙那晚吃完饭后,离开时,给丁流月画的一幅画。

  “这是你送给我的画,现在还给你,你我没有相欠,也没有任何瓜葛。”

  丁流月把画递给叶天龙,眸子不带半点感情:“从今往后,不再相见。”

  叶天龙感觉到一股乏力:“流月,不要这样”

  丁流月眼眸中依旧有泪,声音却充满坚决:“叶天龙,拿走你的东西!”

  叶天龙没有去接那幅画,他心里清楚,这一拿,双方真的再无任何牵扯。

  他上前一步,一把搂住丁流月的腰,二话不说堵住女人的嘴,发疯一样狂吻,似乎要带走她的伤心。

  丁流月死命的挣扎,但又渐渐迎合,只是很快清醒过来,眼泪不断流淌下来,也让叶天龙止住动作。

  叶天龙伸手抹掉女人的眼泪:“对不起!”

  “再见!”

  丁流月转身走到叶天龙的车里,把那幅画塞了进去,随后毫不犹豫钻入商务车。

  丁流月迅速启动了车子,然后拉出一道气流,轰的一声离去

  叶天龙车内的音乐,恰好伤感飘荡了出来:“前尘往事成云烟。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连说过了再见,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