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86章 孤岛守卫
  第786章孤岛守卫

  “八十一号骨骼精奇,体质卓越,是一个好苗子。”

  “根据昨天的药物测试结果,他比任何人都要适应。”

  “告诉天门的人,待会把八十一号再送过来,测试一下心理素质。”

  “如果心理素质过关的话,第一成品针水就给他注射吧,总是要取一个好兆头。”

  “顺便再给天门负责人说一下,不要为了凑数就忽略质量。”

  在叶天龙的梦境中,他的记忆又回到那一个被蔚蓝海水包围的孤岛上,澳门赌博网站:熟悉的景色,熟悉的人员。

  但这一次不再是枯井,而是一间固若金汤的实验室,九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女,正看着电脑热烈讨论。

  这些男女神情都有说不出的振奋,好像中了什么大奖一样。

  电脑上面有很多人的照片,六岁小男孩的照片也在其中,他还发现,那照片的标注,就是八十一号。

  接着,场景又切换到海边一个角落,六岁的小男孩看着手臂上的几个大针眼,眼里很是好奇和不解:

  自己没有生病,为什么要打针呢?

  那几针不仅让他手臂疼痛,而且心里很是压抑烦躁,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接着他又看看夕阳:

  小雪怎么还不来啊?说好一起看落日的,怎么不来呢?

  就在小男孩烦闷最喜欢的小伙伴放鸽子时,一只大手从后面抓过来:“八十一号,跟我去实验室。”

  小男孩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右手就向后一甩,啪一声打中对方的腹部。

  “砰!”

  那个要抓他的家伙闷哼一声,直接跌出了五六米,捂着肚子在地上滚了几下。

  小男孩一脸震惊看着自己的手:怎么变得这样霸道?

  “混蛋,敢动我?”

  抓他的家伙愤怒不已,挣扎起来揪住小男孩,恶狠狠喝道:“如不是你有价值,我现在就弄死你?”

  小男孩不断挣扎:“我不去,我不去,我要等小雪”

  他还努力推着那张脸,只是越推,那脸就越清晰

  宋竹!

  “咳”

  脑海残留宋竹样貌的时候,叶天龙一声咳嗽坐起来,他发现,自己全身湿透了,左手也紧握着。

  “奶奶的!又做梦了!”

  叶天龙喃喃自语:“怎么每次累的半死都做梦呢?还梦见宋竹那个王八蛋呢?”

  他努力回想一下刚才的场景,发现一点都没有模糊,好像是刚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

  接着他又想起几个关键东西,小男孩、八十一号,天门的人,宋竹

  “怎么会这样?”

  叶天龙眼里有着一丝迷惑,发现随着自己接触一些事务,比如天药一号,比如实验室,比如天门,自己的梦境也渐渐变得丰实起来,不再是单纯的丧尸追杀自己和掉入枯井片段,还有很多孤岛的场景。

  这让他自己不解,他的记忆中,自己从来没去过什么孤岛,经历的人和事情中,也没有枯井。

  寻思一会,叶天龙嘀咕一句:“难道我错过了一段记忆?”

  他觉得,有必要找一个催眠大师或者心理医生,对自己好好干扰一番,不然他迟早会做梦做到累死。

  要知道,每一次做梦耗掉的精力都不亚于一晚七次。

  “大哥,你醒了。”

  在叶天龙呼出一口气缓冲时,韩擒虎从门外冲了进来,一把握住叶天龙的手,像是打鸡血一样激动:

  “你总算醒了,再不醒,天墨他们就要干翻我,送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了。”

  天墨和残手也相续现身,看着醒来的叶天龙松了一口气。

  叶天龙微微一愣:“我不就晕过去吗?有必要去医院吗?”

  与此同时,他环视周围环境一眼,一个二十平米的卧室,一床一桌一椅,墙壁还有一些训练内容。

  叶天龙迅速作出判断:这是虎师旗下一个据点。

  “你何止是晕过去那么简单?”

  韩擒虎赶紧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叶天龙咕噜噜的喝着:“你昏迷过去后,开始安静睡了一个小时。”

  “等我们带回你来这疗伤时,你就跟鬼上身一样,时不时狂叫,时不时抖动,偶尔还婴儿般的笑。”

  韩擒虎一本正经地瞎扯:“如非我函授本科毕业,知道这世上没鬼,我都想要请几个巫婆做法事。”

  叶天龙脸上带着讶然:“我又哭又笑?这么不正常?”

  韩擒虎三人齐齐点头。

  “叶少!”

  “叶总!”

  在叶天龙郁闷自己做出怪异事情时,房门又走入了两个人,换了干净衣服的宁采薇和凤姐走入进来。

  叶天龙忙放下手中杯子,脸上很是高兴:“采薇,凤姐,你们没事吧?”

  韩擒虎笑着接过话题:“宁小姐只是擦破一点皮,受了一点惊吓,没有什么伤。”

  “我把她接过来,是担心宋竹他们报复。”

  他把情况告诉叶天龙:“凤姐有外伤有内伤,肩膀还被匕首穿了,但没有生命危险,行动也自如。”

  宁采薇笑着上前,转了一个圈:“叶总,你放心吧,我一点事都没有,只是不敢一个人睡而已。”

  凤姐也咳嗽一声:“叶少,你也不用担心我,江湖儿女,这点伤,家常便饭。”

  “还没有当初在百石洲,被村民误当警察揍的重呢,那一次,我五脏六腑都快被村民打出来。”

  她的话顿时引得众人大笑,叶天龙也想起那一晚,自己喊叫一声警察来了,上千人围攻凤姐画面。

  不打不相识,再回想昨晚同生共死,叶天龙笑容更加温润:“没事就好,不然我就要内疚一辈子。”

  “宋竹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拖累无辜的你们,杀掉再多的人也弥补不了。”

  宁采薇跑到叶天龙身边,又给他倒了一杯水:“什么叫拖累啊?咱们可是好朋友。”

  “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见到你被人追杀,不帮你一把,我这辈子良心怎么过得去?”

  宁采薇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害怕血,害怕坏人,也害怕死亡,可是她懂得什么叫情义。

  面对穷凶极恶的白瘌痢他们,宁采薇无法对抗,更无法杀敌,可只要能用身子挡一刀,让叶天龙晚死那么一会,她都义无反顾。

  所以白瘌痢昨晚摄人心魂的一刀,她没有躲开,相反挺起胸膛勇敢承受。

  叶天龙一握她的手:“无论怎样,你当时应该躲起来。”

  “如果你有力气赶走他们,我肯定躲起来,不给对方做人质机会,可你当时就剩一口气,我躲起来有什么意义?”

  宁采薇扬起一丝笑意:“你都要死了,我躲起来不过晚死一会,还不如死在一起。”

  叶天龙没有再说她傻乎乎,轻声吐出两字:“谢谢。”

  宁采薇把水杯递过去,巧笑倩兮:“喝水!”

  “谢谢!”

  叶天龙接过宁采薇的水杯,随后抬头望向韩擒虎:“对了,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风平浪静!”

  韩擒虎把叶天龙想知道的东西全部说出来:“工地尸体第一时间被人清理干净,山道上的爆炸也被警方用雨天路滑翻车搪塞过去。”

  “黄雀抵达现场想要追踪宋竹踪迹,结果却因时间太久暂时无法锁定。”

  他补充上一句:“宋竹那帮人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从我们视线中消失而去,天墨想要宰几个都没地方下手。”

  “没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宋竹是国际刑警,这是他的保护衣,也是他的催命符。”

  叶天龙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过几天,我亲自揪他出来,给山道死去的兄弟偿命。”

  凤姐冒出一句:“不仅宋竹要付出代价,梁秀才也该拿命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