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74章 我愿意
  第774章我愿意

  挂掉老鹰的电话后,叶天龙又煮了几个鸡蛋,还把蛋壳剥掉放在碟子里。

  这时,宁红妆也被闹钟吵醒,洗漱一番下楼,见到早餐,笑容马上灿烂起来,连连亲了叶天龙三下:

  “天龙,太爱你了,这么早起来给我做早餐。”

  她挽着叶天龙的手臂喊道:“要不你直接搬我这里住好了,这样,我就可以每天吃你做的饭菜了。”

  她像是黏人的小花猫,贴着叶天龙紧紧不放,脸上再也没有昔日的敌对,只有快溢出眼睛的幸福:

  “我养你。”

  叶天龙拍拍女人的后腰:“啧,本少家大业大,每分钟都几百块进出,哪里要你养我?”

  “搬来孔雀园也算了,小别胜新婚,每次腻在一起,只怕不出一个月,不是你踹我,就是我甩你。”

  宁红妆俏脸一板:“说的我很难伺候一样,我对你不知多温柔。”

  “没说你难伺候,我也知道你温柔,只是觉得,适当距离更有利于咱们相处。”

  叶天龙把女人按在一张椅子上,给她倒了一杯热乎乎的牛奶道:“你想一想,如果我住这里,你应酬多,每天早出晚归,我又看不到你,无聊了,就会时不时给你电话或信息,问你在哪?在干什么?”

  “一次两次,你或许会有耐心,但十次百次,你肯定会厌烦我。”

  叶天龙又给她拿来两个包子:“一旦你厌烦,不理我了,我也会闹情绪,到时咱们争吵胜过甜蜜。”

  宁红妆想了一会,轻轻点头:“好像有点道理,行,不逼你跟我同居,不过,你今晚过来吃饭。”

  叶天龙一愣:“今晚过来吃饭?”

  宁红妆笑了一下:“今天有个长辈回来明江,她想要见一见你。”

  “啊”

  叶天龙当场张大嘴巴,良久挤出一句:“这么快就见家长,我还没准备好呢。”

  “不用准备,也没啥好准备,就是一起吃个饭。”

  宁红妆的笑容很是娇媚:“她主要是想,亲自见一见,究竟是哪一头猪,拱掉了我这棵大白菜。”

  “咳咳咳”

  叶天龙差点被牛奶呛了,眼睛一瞪哼出一声:“你去养猪场直接牵一头猪回来就好了。”

  “扑!”

  这次轮到宁红妆喷出牛奶,流在嘴角让人很是遐想,随后她拿纸巾迅速擦拭,没好气地嗔骂一声: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真后悔认识你这头猪。”

  宁红妆把纸巾丢在桌子上:“我刚才已经答应她了,约了晚上一起在家吃饭,放心,不用你做饭。”

  “我会安排两个厨师做西餐,你晚上准时回来吃饭就行。”

  叶天龙盯着宁红妆,脸上有着一丝歉意:“晚上没空,我有一个重要饭局,七点到九点。”

  宁红妆微微一怔:“你晚上有饭局?”她低声一句:“不能推掉吗?”

  叶天龙摇摇头:“不能。”

  他还补充一句:“放心,不是跟女孩子约会,是去飞龙帮总堂,关于他们对抗戴家吞并的事。”

  宁红妆眼皮跳了一跳,虽然俏脸有一丝失落,但听到内容也就清楚,叶天龙的饭局确实很重要。

  而且她的失落很快被甜蜜冲淡,叶天龙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她了,说明他对自己是完全信任的。

  想到这里,宁红妆轻轻点头:“那行,我待会跟长辈说一声,说你今天有事,改天再聚。”

  “这样吧,我今天早点过去飞龙帮,争取在八点前结束晚宴,然后赶回来跟你们吃宵夜。”

  叶天龙想了一下,不想看到宁红妆失望:“如此一来,你们饭局可以继续,长辈也能见我这头猪。”

  宁红妆又是扑嗤一声,笑的衣服都快乱了,随后望着叶天龙道:“好,我听你的,你早点回来”

  两人很快吃完早餐,宁红妆出门去上班,叶天龙休息一会,也离开孔雀园去了希尔顿酒店。

  在酒店里,他细细检查了凌霄的伤势,发现凌霄伤口的复原比想象中要快要好,而他精神也好很多。

  叶天龙给凌霄换了药,还打上一瓶葡萄糖,让他好好休息,随后就拿出手机回复了几封邮件

  处理完一些事务,叶天龙就跟天墨吃了一顿丰盛午餐,然后就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一觉。

  醒来的时候,叶天龙发现四点多了,于是让天墨保护凌霄,自己开车去了飞龙帮总堂。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出现在飞龙帮总堂。

  “叶老弟!”

  “师父!”

  “叶顾问!”

  叶天龙的车子刚刚停在主建筑门口,收到通报的梁子宽、老鹰和凤姐他们就从里面跑出来,澳门赌博网站:一个个兴高采烈,还亲自撑着伞走了过来,叶天龙笑着跟他们一一拥抱:“好久没见大家了,全都还好吧?”

  凤姐笑着接过话题:“没有乌鸦这座大山,大家日子都好过不少。”

  老鹰也出声附和:“确实舒坦啊,不仅不用再受气,每个月进账还多两三成。”

  梁子宽也一搂叶天龙肩膀:“师父,这都是你的功劳,我跟我爹说了,你是最大功臣。”

  “一年一度的论功行赏,一定要给你最大份额的奖励。”

  叶天龙大笑一声:“大家客气了,我哪有什么功劳,最大功劳的是你们,是你们拿命拼来的天下。”

  “师父,其实是你客气。”

  梁子宽哈哈大笑,口无遮拦:“如果不是你,我们哪能熬过斧头帮的打压?如果不是你,我们哪能跟七匹狼携手对敌?如果不是你,我们又怎能杀了乌鸦?如果不是你,我们又哪有胆量拒绝富员外?”

  叶天龙脚步微微停滞,带着一丝讶然:“拒绝富员外?”

  “乌鸦挂了,富员外要在明江找新的毒品代理人,利润相当不错。”

  在老鹰和凤姐神情凝重时,梁子宽连珠带炮开口““我爹很想接过来,可我们觉得毒品危害太大。”

  “它会害得不少人家破人亡,所以就一起反对,暂时冻结双方的合作。”

  梁子宽拜托叶天龙:“对了,你待会劝劝我爹,断了一条大财路,他有些不高兴,生了三天闷气。”

  叶天龙眼里多了一丝玩味:“好,我待会跟他聊一聊。”

  “哈哈哈,不用聊了,我已经想通,毒品害死人,虽然利润大,但还是不能助纣为虐。”

  这时,大厅光线忽然一暗,一个修长身影走了出来:“子宽,你也真不是东西,把爹说成了财迷。”

  在梁子宽一脸不好意思时,梁秀才红光满面现身,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壶,酒壶古香古色,看起来有些年代。

  他把酒壶放在一个亲信手里,随后上前跟叶天龙重重拥抱,分开后,望着叶天龙笑声洪亮:

  “叶老弟,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意气风发了,少年英雄啊。”

  梁秀才身边还有七八个飞龙帮高层,先锋营的傅大彪也在其中,神情很是恭敬。

  叶天龙彬彬有礼回道:“梁帮组过奖了,我哪有什么意气风发,纯粹混口饭吃,比不上帮主。”

  “天龙老弟,你太谦虚了。”

  梁秀才又是一阵大笑,老脸有着一丝和蔼:“我和老鹰早上还在说你,你是人才,难得的人才。”

  “如果你来飞龙帮,你愿意,我把帮主位置让给你,让你带着飞龙帮走得更远,我金盆洗手安享天年。”

  “我相信你的智慧,还有你的能力,一定会让飞龙帮一统明江,冲出世界。”

  在老鹰和傅大彪他们的笑声中,梁秀才一脸遗憾看着叶天龙:“可惜,你不会愿意。真是飞龙帮的损失啊。”

  叶天龙淡淡一笑:“我愿意!”

  梁秀才笑声瞬间僵滞,全场也是一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