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71章 冲突
  第771章冲突

  从草原餐厅出来后,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原本要送宁采薇回去,可是宁采薇却坚持坐地铁回家。

  除了她不想叶天龙多兜半个圈子送自己之外,还有就是想要缓冲一下,今晚那撩人心魂的一吻。

  叶天龙撇不过宁采薇,只能陪着她走到地铁站,看着她进去再离开。

  差不多九点,地铁的人流比平时少了很多,宁采薇拿出一条橡皮筋,扎起头发露出红彤彤俏脸。

  她像是一只骄傲的百灵鸟,一边哼着成都的小曲,一边跳着小步前行,整个人显得很是高兴。

  事实今晚也值得她开心,定下了三舅的制药厂为合作伙伴,又跟叶天龙热吻一回,心情相当愉悦。

  有没有未来,她不会去多想,宁采薇只知道,今晚值得铭记。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哼着曲子的宁采薇拿出一卡通,准备打卡过关下负一楼的地铁站,就在这时,她的眼皮跳了跳。

  她发现一个苗族老者,湿漉漉的,站在自动售票机前面,一动也不动,像是在研究怎么使用。

  他看起来好像刚从大山出来,还没有完全适应好现代化环境。

  “大爷,你要买票吗?”

  向来喜欢助人为乐的宁采薇转身跑到苗族老者身边,扬起一抹灿烂笑容问出一句:“要我帮你吗?”

  宁采薇的忽然靠近,让苗族老者身躯瞬间绷紧,满是皱纹的脸一侧,说不出的萧杀顿时笼罩宁采薇。

  “啊”

  宁采薇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俏脸本能流露一丝忌惮。

  苗族老者虽然干瘪瘪的,脸上也都是皱纹,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眼睛冷冷一盯,宁采薇顿感全身鸡皮疙瘩腾升,像是被什么洪荒野兽盯住了一样。

  宁采薇感到了一种压力,一种让浑身冰寒的压力,就如面对准备扑击过来的老虎似的,心里颤抖。

  她的手下意识握紧了手袋,惊疑不定的向苗族老者看去:“大大爷,我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这时,苗族老者抬起了头,干瘪的脸抖了抖,没有说话,只是手指抹了抹“百石洲”那个站。

  随着苗族老者的动作,那股压力消失了,就如一只凶暴的猛兽,在发出一声不甘咆哮后,又退隐了。

  苗族老者的双眸幽深如井,仿佛有着莫名的黑火在其中跳跃燃烧,但他脸上多少有了一丝缓和。

  一阵冷风吹来,宁采薇这才发现,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浑身竟然已让汗湿透了,她嘴角牵动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刚才会有那样的感觉?

  宁采薇一边问着自己在怕什么,一边顺着苗族老者手指笑道:“是去百石洲吗?跟我同一列车噢。”

  接着,她又看看两手空空的老人,善解人意补充一句:“大爷,我有零钱,我帮你买票吧。”

  她掏出硬币动作利索买了一张票,然后又掏出五十块钱给老人:“大爷,这五十块你也拿着应急。”

  宁采薇平时就习惯帮助人,今晚心情好,所以对老人更加和善。

  苗族老者没有推却,干瘪的右手接过票和钱,目光多了一丝柔和。

  “大爷,拿好票钱噢。”

  宁采薇看到对方柔和目光,很快忘记刚才的害怕感觉,笑着抛出一句:“大爷,我们一起上车吧。”

  “这样你也不用再看地图,也不用担心走错路。”

  苗族老者眸子恢复清冷,没有理会宁采薇,径直从她身边走过,然后头也不回消失在宁采薇视野。

  宁采薇嘴巴微微张大,没想到苗族老者喜怒无常,刚才还有些和蔼,转眼就生人勿近态势。

  不过她也没有过多放在心上,拿出一卡通滴了一下,然后就通过关卡去坐八号线。

  在等待地铁的黄线外,宁采薇看到苗族老者独自站在一个入口,全身湿漉漉的他让很多人远离。

  她从手袋掏出一包纸巾,跑到苗族老者面前塞了过去:“大爷,你擦一擦,不然容易生病的。”

  苗族老者看了宁采薇一眼,把纸巾揣入了怀里,然后沉默进入开过来的地铁,还走到另外一节车厢。

  俨然一副远离宁采薇的态势。

  宁采薇小嘴嘟起:“真是一个怪人。”

  念头转动之间,宁采薇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打开一看,是叶天龙发来的微信,询问是否上了地铁。

  宁采薇的笑容顿时灿烂起来,直接给他发了一张自拍,告知已经在八号线上了。

  她还打趣叶天龙,估计自己回到家,叶天龙都还在半路,他应该跟自己一起坐地铁回百石洲。

  叶天龙发来几个郁闷的神情,告知自己确实在绕路,几处道路被水浸了,只能兜圈子回去。

  随后,叶天龙又叮嘱宁采薇路上小心点,有什么事给自己电话,还让她回到家里给自己电话。

  “好的”

  宁采薇低头发出一句话,接着身躯就晃动一下,她不小心撞了一个油光满面、不可一世的灰衣青年。

  他的脸还有些发红,带着一丝酒意,正是跟叶天龙有过争执的霍子光。

  宁采薇忙出声道歉:“对不起!”

  霍子光摸了摸被撞的胸膛,很是不客气骂道:“对不起你妈,你眼睛是瞎了,还是长裤裆了?”

  今天上午,霍子光一伙输给叶天龙,让港城圈子不得不说怂话,也让霍子光他们心里憋屈的难受。

  于是他们从翠湖山庄出来后,就找地方寻欢作乐发泄情绪,十几号人喝得大醉还睡了一觉。

  霍子光更是喝到吐,只是不便在厢房呕吐,免得彻底没了面子,跑到隔壁空房吐一番,随后醉倒。

  当他醒来的时候,林少卿他们已经离开,而他钱包和手机又都在林少卿的手袋,他身无分文。

  最终结果,他找经理要了两块钱买地铁票回酒店。

  今天的不顺,让他像是一座火山,谁去触碰谁爆发,所以宁采薇撞了他,霍子光当然大怒。

  宁采薇眉头一皱:“你怎么骂人?”

  “贱人,骂你怎么的?你撞了我,难道我还不能骂你?”

  霍子光抬起头,骂声下意识停滞,因为看清宁采薇那张漂亮的脸,他的眼睛闪烁一股炽热:

  “告诉你,在老子这里,对不起没用,你撞了本少,必须好好弥补,来,让本少亲一口。”

  说完之后,他踉跄着靠向宁采薇。

  宁采薇慌忙躲避,只是虽然躲开他的贴近,手里拿着的手袋被他撞了出去,啪一声落地。

  不少人张望过来,坐在座椅旁边闭目养神的苗族老者,也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此时,宁采薇正俏脸一寒,据理力争:“你怎么又骂人,又耍流氓啊?”

  “我不小心撞了你,又不是有意的,我也说对不起了,你辱骂我,还要耍流氓,你想干吗?”

  她转身捡起手袋,拿出手机拨打一一零。

  “啪!”

  没等宁采薇打出报警电话,霍子光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夺走她手里的手机,破口大骂:

  “想报警?你脑子进水啊?知道我是谁吗?正儿八经的富少,是你能招惹得起的吗?”

  “信不信我扇你两巴掌,警察都不会说什么?最烦你们这种人,低贱下格,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他把对叶天龙的恼怒,全部发泄在宁采薇身上。

  宁采薇喝出一句:“把手机还我。”

  “给你大爷,你已经招惹到我了。”

  霍子光把手机啪一声砸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了下去,手机顿时四分五裂,面目全非。

  宁采薇气得快要哭了:“你混蛋”

  四周不少乘客看着这一幕,但没有人上前劝阻或主持公道,全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让霍子光更嚣张,手指点着宁采薇骂道:“告诉你,别想着跟我叫板,跟我叫板的人全要死”

  此时,地铁抵达到一站,车门打开,嘀嘀嘀作响。

  霍子光伸手去抓宁采薇的头发:“给我滚下去,本少不想看到你。”

  “砰!”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人影撞了过来,气势如虹撞在霍子光身上,一声巨响,霍子光跌出车门。

  整个人像是被钢丝拉着,手脚翻飞跌出十几米远,途中还喷出一口鲜血。

  三秒后,霍子光落地,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他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宁采薇和其余人微微一怔,讶然看着这惊人一幕,随后,在车门缓缓关闭时,他们都望向出手者。

  宁采薇认出,正是苗族老者。

  只是他撞飞霍子光后,就一脸漠然离开,穿过几个车厢,消失在宁采薇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