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70章 苗饰老者
  第770章苗饰老者

  确认宋竹他们的脚步声彻底离去,澳门赌博网站:叶天龙才手忙脚乱松开宁采薇,满脸不好意思:

  “采薇,对不起,刚才事情有点急,我不能让那家伙认出我,所以作出禽兽的举动,实在对不起。”

  宁采薇抿一抿红唇,感受着残留的气息,随后俏脸红彤彤的,低声一句:“没关系,我相信你。”

  她还觉得大腿火辣辣的,像是依然有叶天龙的手在抚摸。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真不是有意侵犯你,你放心,今日的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坏你名声”

  “如果我说了,被十个美女施暴”

  宁采薇伸手按住叶天龙的嘴,不让他把誓发下去,随后笑了笑:“别说那些了,我不会放心上的。”

  “都什么年代,吻一下还要负责一生啊?”

  宁采薇扬起一丝笑意,拉着叶天龙重新坐了下来:“我们赶紧吃饭,吃完饭好好完善细节。”

  叶天龙用力一握女人的手:“好,吃饭,吃饭”

  同时,他又想到自己刚才接吻时,不小心滑入裙子中的手,好像,真的没有东西

  风雨中,宋竹钻入一辆房车,低调地离开草原餐厅。

  前行途中,宋竹扭开一瓶苏打水,灌入几口,副驾驶座的亲信,一个白瘌痢,他扭头轻声问道:

  “组长,你刚才冲入那房间干什么呢?是不是发现什么端倪了?”

  宋竹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我感觉到有人盯着我们,以为戴家人或者斧头帮的眼线。”

  “所以冲进去看一眼,如果是的话,那就准备杀鸡儆猴,毕竟每天被人盯着不是滋味。”

  宋竹呼出一口长气:“只是没有想到,是一对热恋男女,就地乱搞,让我误认为不对劲。”

  他在敌人面前残酷无情,在戴夫人面前毕恭毕敬,在手下面前却没半点架子。

  “盯组长的梢?估计没人这样找死吧?”

  白瘌痢适时奉承几句:“这天底下没几人盯你的梢,还能不被你发现的人,三叔和韩小龙都不行。”

  虽然他口气很是狂妄,但说到三叔和韩小龙时,音量还是小了一点,显然对两人有一丝忌惮。

  戴家的架构很是神秘,组织分成了各个小组,除了小组成员相互熟悉外,对其余小组和高层都很难接触,没有人知道戴虎狼手底下有多少力量,连戴夫人都无法获取全部权限,更不用说其余组织成员。

  不过有几个人,却是被整个戴家人熟悉,那就是戴虎狼以及两名保镖,韩小龙和三叔。

  韩小龙是戴虎狼的贴身保镖,三叔是传递指令和打理的管家,所以戴夫人、宋竹乃至白瘌痢都熟悉。

  也因为熟悉,大家也就知道两人厉害,那是戴虎狼身边的左膀右臂。

  “现在是关键时刻,凡事都要小心。”

  宋竹没有被白瘌痢的吹捧吹晕头,他眼里闪烁一抹寒芒:“多留一个心眼,不是什么坏事。”

  戴鹏程和一干手下被人杀死在月亮别墅,戴万里上午也被人在十六号小院爆头,宋竹不得不小心。

  尽管戴万里的死,让秋门山围杀的追查嘎然而止,不会牵扯到自己和戴夫人,但宋竹依然没有享受因祸得福。

  相反,他感到更多的风雨压城,敢对戴鹏程和戴万里兄弟下狠手的人,一定有更大的图谋。

  “白瘌痢,安排四个可靠的兄弟,全天候盯一下叶天龙。”

  宋竹想起梁秀才的坦诚相待,眼里多了一丝杀伐气息:“如真是他叫板戴夫人,我一定要弄死他。”

  白瘌痢忙出声回应:“明白,我待会就安排人手,去锁定叶天龙的行踪,然后盯死他一举一动。

  “很好,但你们也要注意安全,叶天龙能从秋门山活下来,不是运气那么简单。”

  宋竹看事情还是很透彻的,随后话锋一转:“梁秀才上车走了吧?”

  “走!”

  白瘌痢亲信恭敬回道:“他比我们还小心,餐厅出来后马上开车走了,他开的还是一辆出租车。”

  宋竹抿入一口苏打水:“这很正常,他是担心被人发现,跟我们在一起。”

  白瘌痢脸上有着一抹不屑,对梁秀才的印象很不好:

  “做黑帮老大做成他这样子,也真是够失败了,内不能服众,外不能压敌,出来跟我们谈条件,也要乔装打扮装孙子,连乌鸦的三成威风都没有。”

  “威风的乌鸦已经死了,懦弱的梁秀才却还活着,而且地盘比半年前扩大了三成。”

  宋竹今晚显然搞定了全部事情,心情也多了一丝舒畅:“你说,你是想做乌鸦,还是做梁秀才?”

  白瘌痢没有出声,威风固然重要,但性命更是不可或缺,同时,眼里若有所思。

  “这种人,做得了大哥,装得了孙子,杀得了人,还赔得了笑脸,是一个人物啊。”

  宋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如果小瞧梁秀才,只能说你阅历太少。”

  白瘌痢连忙点头:“组长说的对。”

  “八两金有没有消息反馈?”

  宋竹又喝入一口苏打水,一天之内来回奔波,身子多少有些疲惫:“斧头帮什么时候归降?夫人等着呢,这个月底,必须一统明江黑道,不然戴夫人就要输给戴先生了,到时我们的扩张又会被压制。”

  “八两金没有梁秀才那么识趣,至今都没有给我们答复,不过一周之期还长着。”

  白瘌痢恭敬的回应主子:“说不定过两天,他就想通归顺我们。”

  宋竹眯起眼睛,又问出一句:“这几天,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白瘌痢神情犹豫了起来:“动静倒是有,但是斧头帮内部的。”

  宋竹淡淡出声:“说!”

  白瘌痢连珠带炮汇报:“听说前几天,也就是接到我们虎狼令的当天,八两金叫了四大堂主开会。”

  “一个小时后,四人就莫名其妙死了,传闻是三堂主想要上位,遭受其余人反对,就地开战。”

  他把收到的消息传了出来:“枪林弹雨,最终两败俱伤,只剩八两金活着。”

  “非常时期,雷霆手段,八两金,你还真有点水准啊,快刀斩乱麻铲除异己,我小瞧你了。”

  虽然宋竹不清楚里面有没有戴家的代理人,但从八两金手法可以判断,这小子魄力不简单,趁着虎狼令的艰难局面,一举铲除四大绊脚石,彻底掌控住斧头帮:

  “派人混进去,时刻盯着八两金举动。”

  “这家伙,这时候还这种大动作,一定是想要跟我们作对。”

  宋竹经验很是老道:“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白瘌痢再度点头:“明白。”

  “再过三天,这明江,就再也没有斧头帮和飞龙帮了。”

  宋竹看着窗外的风雨,声音带着一股子阴冷:“整个明江,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戴夫人!”

  “小心”

  话还没有说完,宋竹就见到一个阴暗转角处,毫无征兆地走出一个苗族服饰的老者。

  司机视野死角,听到宋竹示警就下意识急刹,可是已经慢了半拍,车头依然撞中了苗饰老者。

  保险杠顷刻凹了下去。

  “砰!”

  苗族老者也被车子撞飞出二十几米,像是断线风筝一样摔倒在地,那份撞击的声音很是响亮。

  “撞这么狠,估计撞死了,车子开那么快干鸟啊!”

  白瘌痢喝骂司机这么不小心,准备找人顶了这一起事故,就在这时,宋竹的眼皮跳了跳,目光凝聚。

  只见,苗族老者从地上又爬了起来,随后看都没看房车,一脸漠然离开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