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59章 出手
  第759章出手

  听到叶天龙的话,澳门赌博网站:全场微微一寂,有惊讶,有茫然,但更多是蔑视。

  林少卿已经展示出强大的实力,那份专业水准足够秒掉全场众人,连那个留着络腮胡整天扮清高的翠湖会所琴师,都低下那颗不可一世的脑袋。

  许佳佳他们派出的选手蓝衣女孩,更是连舞台都不敢上。

  叶天龙这个不知哪里冒出的小子,竟然敢大大咧咧站出来挑战林少卿,还敢说出提裤子都不配的话,简直就是脑子进水。

  所以除了蓝小墨的眸子有着兴奋和期待,其余人对叶天龙都是质疑胜过希望。

  许佳佳他们对叶天龙也不抱于希望,车技能赛过道明泽,不代表琴艺能胜林少卿。

  最重要的是,他们觉得,又能赛车又能弹钢琴的人,几近等于一个神话。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短暂的沉寂后,招风耳青年站了出来,凶神恶煞盯着叶天龙吼道:“提裤子也不配?你找死是不?”

  其余同伴也都卷起袖子靠上,气势汹汹,一副要打叶天龙的样子,显然觉得侮辱了林少卿。

  林少卿没有回应,俏脸微微上扬,来自骨子里的不屑和厌恶。

  “干吗呢?”

  见到招风耳青年他们围向叶天龙,蓝小墨也带着呼啦一声顶上,气势十足:“要打架吗?”

  “准许你们说我们不配提鞋,不准我们说你们不配提裤子?”

  蓝小墨语气很是霸道:“霍子光,这里是明江,不是港城,想要撒野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能耐。”

  听到蓝小墨的话,招风耳青年嘴角牵动了一下,看看许佳佳他们的人多势众,挥手制止同伴的动作。

  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蓝小墨:“撒野?你觉得,我们会这样做吗?我们是文化人,不是暴发户。”

  “我们上来,只是想要看一看,那么低俗粗暴的家伙,究竟长什么样子。”

  霍子光点着叶天龙大笑:“正如我们所料,长得跟你们一样,歪瓜裂枣的,全身也是铜臭味。”

  “这样的人,能弹什么琴?刚才斗画的时候,你们也很自大,结果呢?那幅画好意思拿出来吗?”

  全场又是一阵哄笑,让许佳佳他们脸上挂不住,但血淋淋的事实,又让他们只能低头。

  刚才双方各画了一幅猛虎出山图,对方无论是神韵还是构造,都甩明江选手几条街。

  蓝小墨咬牙挤出一句:“一场输赢,算得了什么?谁笑到最后,才是真正的赢。”

  霍子光满脸讥嘲:“你拿什么来笑?”

  “蓝小墨,别丢人了,现在滚蛋也就被说懦弱,真上台,那就真成笑柄。”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看着林少卿,同时脑海回想着刚才的旋律。

  林少卿以为叶天龙垂涎她的美色,俏脸扬的更加不可一世,对叶天龙也流露清晰的厌恶。

  “提裤子都不配?”

  这时,霍子光笑容忽然一沉,盯向沉思的叶天龙:“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敢对少卿说这样的话?”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么拿出实力打脸,要么跪下来给少卿磕头道歉,不然我迟早弄死你。”

  一伙同伴也都充满敌意盯向叶天龙。

  霍少又望向蓝小墨:“今天比斗,是你们划下的道,现在要当缩头乌龟,可以,践行我们的承诺。”

  “当众向大家承认,你们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不敢应战,还叽叽歪歪,故意制造事端逃避,那只会让我更加鄙视你们。”

  他双臂忽然张开:“在场众人也都会知道,你们就是一群废物,还是没脸没皮的那种。”

  “说完没有?”

  叶天龙伸手拉住愤怒的蓝小墨,随后目光平淡看着霍少:“说完了,把路让一让,挡住我上台了。”

  霍子光一怔,随后大怒:“小子,蓝小墨都不敢这样猖狂,你算什么东西?”

  “天龙超跑,新任会长。”

  叶天龙拍拍霍子光的肩膀:“叶天龙。”

  说完之后,他就推开了霍子光,径直走向了中央的舞台

  蓝小墨他们一挥拳头,神情带着紧张又兴奋:“会长加油!会长加油!”

  霍子光止不住一愣,没想到叶天龙是俱乐部新会长?

  但很快又涌现一丝不以为然,车手,打方向盘可以,玩琴,笑死人。

  林少卿也冷眼看着叶天龙,眸子带着一丝戏谑:找虐!

  “啪啪啪!”

  钢琴周围的几盏灯光重新打开,舞台再度变得璀璨光亮。

  “嗖”

  叶天龙很快坐到位置上,扫过面前的小盘子,里面有各种客人赏给琴师的钞票,花花绿绿很是好看。

  钞票旁边还有一盒香烟,叶天龙捏出一支,叼在嘴里,他很少抽烟,但不代表不会抽。

  昨晚到今天,体力和精力透支太多,他需要一点东西提神,香烟中的尼古丁,能让他精神好一些。

  不过叶天龙没有点燃,他只是咬着香烟,落在蓝小墨的眼里,多了一丝痞子气息。

  “叮叮”

  随后,叶天龙稍微放松自己的身体,将手指放到了黑白键上。

  他用一个手指在钢琴键上按了一下,顿时发出极为刺耳尖锐的声音。

  紧接着,他像是小孩子一样,从头到尾的胡乱按了三个来回,毫无节奏,发出极为难以入耳的噪音。

  “尼玛!这是干鸟啊?难听死了。”

  “是啊,比街头手艺还要差,五毛钱一曲都有多了。”

  “我三岁侄女,弹出的艾丽莎,都比他好十倍,这样还挑战,简直是不知死活。”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很快响起各种质疑和鄙夷的声音,除了蓝小墨一伙沉默之外,其余都纷纷出声。

  霍子光一伙更是直接嘲笑,觉得叶天龙根本是自不量力。

  几个艳丽的服务员也克制着情绪,但眼里也是淡淡嘲讽。

  “这位先生,这钢琴是雅马哈”

  留着络腮胡的琴师走到舞台旁边,神情难看地挤出一句:“刚买一个月的。”

  这钢琴价值不菲,万一被叶天龙弄坏了,他一年估计都要白干了。

  他用词很是婉转,但意思再清晰不过:不会弹琴就赶紧滚下来,别弄坏老子的勾当。

  “这一首是我刚学的曲子,献给明江的兄弟姐妹。”

  就在众人喊着叶天龙下台的声音变大时,叶天龙咬着香烟挤出一句:“希望,你们喜欢。”

  喧杂的钢琴忽然一转风格,发出一记悦耳的声响。

  它宛如晨风吹过浩瀚江面的动静,霍子光他们清晰见到,脸皮极厚的叶天龙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玩世不恭的笑容,变得恬淡,高贵,专注,连痞子气息,都变得独特。

  蓝小墨喃喃自语:“哥,我要征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