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53章 破阵子
  第753章破阵子

  在叶天龙躲在浴室干嚎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一辆黑色轿车正缓缓驶入西湖市的断桥花园。

  此刻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但断桥花园却灯火通明,四周站立着不少守卫,高处也有人放哨。

  车身渐有不少泥水的轿车停在一个空地,随后车门打开钻出三人,其中一人正是从明江赶回的宋竹。

  风尘仆仆,但脸上却没有丝毫憔悴,相反,眼里闪烁着灼人的光芒。

  他摸一摸光亮的头顶,把明江带来的雨水去掉,然后又拍拍身上衣服,像是朝圣一样注意仪表。

  接着,宋竹就轻车熟路走入主建筑,走到大厅,他声音低沉向一名保镖问道:“夫人起来没有?”

  保镖马上回应一句:“夫人一个小时前就已经起来,她正在后园练剑呢。”

  宋竹沉默地点点头,随后就穿过大厅和回廊,来到花草繁盛的后园,后园一样灯火通明,守卫森严。

  阴森森的宋竹出现,还让暗中亮起几道光芒,但很快又暗淡了下去,显然都认出是自己人。

  还没完全走到凉亭,宋竹就见到一个白色身影水袖飘逸,轻歌曼舞,所念正是辛弃疾的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白色身影衣衫飘飘,长发不束而随风散舞,一张秀美的脸,在翻飞的长剑中若隐若现。

  而她的眼神,却如夜空的星辰,有着无尽的娇柔。

  她的动作轻柔而舒缓,长剑在极静中却带着极动,英气十足又不乏凄美,让人情不自禁的为之消魂。

  饶是宋竹这样有定力的人,也不由沉醉在梦幻般的舞剑中。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在宋竹慢慢走到凉亭阶梯的时候,白色身影正念出最后两句,随后手中长剑嗖的一声刺出。

  “叮”

  长剑刺穿一片晨风吹来的花瓣,然后一声脆响停止全部动作,像是凝结一样停止在宋竹的鼻子前方。

  宋竹的鼻子抽动了两下,嗅到一抹花香之余,也感受到一丝杀意。

  “扑!”

  随后,剑尖一抖,刺中的花瓣突然碎裂,化成无数碎末飘然落地,同时,长剑如螺旋一样收了回去。

  宋竹顺着长剑方向望去,正见长剑被白衣女子优雅入鞘,杀意,凌厉顷刻消失无影。

  视野中,多了一双笔直的长腿,还有不染尘埃的晶莹玉足,那份雪白,让宋竹呼吸止不住一滞。

  “宋组长,你来了?”

  戴夫人把长剑丢给一名跟随,随后赤足走到凉亭一张小沙发,整个人跟波斯猫般懒洋洋斜躺上去,荡漾出一片诱人的雪白。

  她目光平和地看着毕恭毕敬地宋竹,嫣然一笑:“一路辛苦了,一切可好。”

  “不辛苦,这是宋竹应该做的。”

  宋竹跟戴万里一样,尽管戴夫人让人血脉喷涨,但不敢有任何越轨行为:“只是辜负夫人厚望了。”

  “此去明江,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宋竹实在对不起夫人。”

  戴夫人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平静:“戴万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可以理解,毕竟我看重他的忠诚胜过能力,但宋组长不应该啊,你可是七品偏上的高手,又是纵横黑道多年的老江湖。”

  “怎么会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呢?”

  宋竹嘴角牵动几下,然后低声回应:“我收到夫人让我妥善协助的指令,就第一时间赶去秋名山。”

  “我以为即使不全程参与,也能在中后期发力,可是我去到的时候,战斗已经到了尾声。”

  宋竹把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戴明子身边有棘手的人保护,戴万里的人根本挡不住。”

  “我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戴万里的人杀得七七八八,只剩下戴万里的一个卫队长死撑。”

  戴夫人听到这里,俏脸一寒:“戴万里就是白痴,叫他不要用熟悉面孔,他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把原本可退可进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她冷冷出声:“如果被人认出那些熟悉面孔,嫁祸飞龙帮、激怒戴先生的计划就要毁了。”

  “夫人放心,我试探过戴明子,她根本不认识戴万里的卫队,我走的时候,还毁掉他们的五官。”

  宋竹忙出声宽慰:“卫队长也被我一拳打死,跌落山崖死无对证。”

  “我听到戴明子喊着捉活口,担心那卫队长被他们拿下,到时招供出戴万里就麻烦了。”

  他补充解释:“于是我就出手把卫队长杀了,让这件事死无对证,毕竟熟悉面孔就这一支卫队。”

  戴夫人的俏脸流露一丝赞意:“做的很好。”

  “谢谢夫人夸奖,只是这没多少意义,距离我们想要的结果太大差距了。”

  宋竹脸上有着一丝遗憾:“杀掉卫队长后,我就利用当年的信任让明子上车,然后一起回西湖市。”

  “我曾经想过,只要明子上了我的车子,我会拿自己的命赌一把,在高速上找机会撞一车。”

  戴夫人再度点头:“宋组长真是用心良苦,这一次,不管结局怎样,你都应该记上一功。”

  “夫人打脸了,我那只是想法,事实没有机会实现。”

  宋竹呼出一口长气:“那丫头急着给戴先生报平安,还要去警察局做笔录,根本不给我补刀机会。”

  “给戴先生报信?他们关系最近不是很好。”

  戴夫人脸上有着一丝诧异:“那丫头平时出事更是躲着他父亲,担心他知道就再也不让她出来。”

  “她即使不想瞒着家人,也不会这么主动啊。”

  她掠过一抹笑意:“给父亲报平安还真是长大了啊。”

  “那丫头没有给机会,还一意孤行要去警察局,我想要暴起直接下毒手,可她身边那家伙太警惕。”

  宋竹想起眼睛滴溜溜乱转的叶天龙,回想整个见面过程,再来一次,他依然没有十足把握杀掉他:

  “他不仅把戴明子保护的严严实实,还时刻绷紧神经提防着我。”

  “他看起来很累,但我还是没把握杀他,为了避免暴露我牵连夫人,所以最终放弃下手机会。”

  “我最后护送他们去了警察局。”

  “回来之前,我还在一个十字路口跟戴万里碰了面,让他不管什么情况都好好躲两天。”

  “宋组长,你做的非常不错,虽然结果有点差距,但至少没有留下手尾。”

  戴夫人挥手让宋竹坐下来喝茶:“对了,保护戴明子的家伙是谁?”

  “我怎么没听过戴先生给戴明子派过这么厉害的保镖?是三叔,还是韩小龙?”

  宋竹轻轻摇头:“不是他们,是叶天龙。”

  戴夫人眸子中的光芒亮了一下,随后又慢慢平和下去,俏脸多了一会玩味:“又是叶天龙”

  “看来,我要找机会,跟他好好见上一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