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51章 再见
  第751章再见

  在叶天龙跟戴明子他们下到秋名山的主干道时,澳门赌博网站:二十辆警车也闪着警灯呼啸冲了过来。

  后面还跟着徐名门和蓝小墨他们,以及一干没见过的黑装保镖,警方带队的正是秦紫衣,俏脸带着说不出的焦急。

  见到叶天龙和戴明子平安无事,徐名门他们全都松了一口气,秦紫衣更是不顾场合跟叶天龙拥抱。

  随后,秦紫衣一边安排九叔等警员上山查看,一边让叶天龙和戴明子他们上救护车检查。

  医生确认叶天龙他们没有大碍后,秦紫衣又拿来几个面包给几人补充能量,随后才带回警局录口供。

  凌晨三点,秦紫衣拿到一叠厚厚的口供,她速度极快地翻阅着,再度了解一遍事情经过。

  戴明子跟叶天龙在车上就达成一致意见,那就是隐瞒凌霄这批人的身份,对谁都告知不清楚来历。

  原因很简单,在没有回到家见到父亲前,戴明子不想打草惊蛇,也不想敌人狗急跳墙。

  在手机能打通的地方,戴明子赶紧给父亲打了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情况后,就询问是否跟宋竹回去。

  电话另端安抚戴明子一阵后,明确表示宋竹有其余事情处理,家里会另外派人接她回来。

  接着,一个名字就发到戴明子手机,叶天龙没有好奇探视,毕竟这是戴明子的**。

  只是他多少窥探到一点,宋竹似乎并不为戴明子的父亲绝对信任,不然不会另外派人接应这么麻烦。

  在秦紫衣不死心让戴明子想一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谁时,叶天龙端起一杯热水笑着岔开了话题:

  “秦队,你们警方今晚不给力啊,一个半小时都没赶赴现场支援。”

  他故意流露一抹不满:“如非我跟明子命好,估计现在都要盖白布了。”

  “别胡说八道,乌鸦嘴。”

  秦紫衣把厚厚一叠口供丢在桌上,没好气地看着小强一样坚韧的叶天龙:“坏事说多容易变真。”

  “其实指挥中心在事发十分钟后,就接到徐名山他们的报警,附近警察也第一时间赶往现场。”

  接着,她带着一丝歉意补充:“只是对方早有准备,不是半路堵住了警车,就是路上有铁钉。”

  “加上风大雨大,山路难走,十几公里的路走了一个多小时。”

  她呼出一口长气:“我都恨不得让老头给驻军打电话了,让驻军出动几架直升机帮忙。”

  叶天龙悠悠开口:“那干吗不打呢?不知道拖的越久,我挂的概率越高吗?”

  戴明子掐了叶天龙一把:“天龙,不要这样说秦队,她肯定不希望你出事的,驻军不是那么好动。”

  “请示一层一层的,时间算下来也要个把小时。”

  戴明子为秦紫衣说着话:“如果不请示调动,事后更加麻烦的。”

  “听到没有?还是明子明白事理。”

  秦紫衣抓起一个纸巾盒,砸在叶天龙的身上:“死没良心的东西,说的我好像希望你死一样?”

  “你死了,我三姨以后发病怎么办?你跟我家老头约定怎么办?”

  “我没有让老头找驻军,一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强,不会轻易挂掉的。”

  秦紫衣还是说出自己的解释:“二是大风大雨,驻军冒雨飞行也有风险,何况还是秋门山环境。”

  叶天龙揉揉被砸痛的胸口:“行,原谅你一次,明天请我和明子吃饭,我当没这事发生。”

  如非戴明子在场,秦紫衣会冲上去暴打叶天龙,她哼出一声:“行,看三姨份上,让你白痴一顿。”

  叶天龙一脸黑线:“你才白痴”

  “秦队,刘天意律师他们来接戴明子回去。”

  这时,九叔走入了进来,笑着开口:“对了,还有一个叫三叔的人,他说是戴明子的家人。”

  戴明子这次真的跳了起来,满脸高兴地喊道:“三叔来接我了?”

  叶天龙把目光望向戴明子,从她神情辨认出,这是一个可靠的人,但还是问出一句:

  “是你父亲派来的吗?”

  戴明子没有隐瞒,连连点头:“是我父亲派来的,可靠,绝对没问题。”接着又向九叔问道:

  “他们在哪里啊?”

  九叔笑着回应一句:“他们正在办理手续,待会,你就可以跟他们走了。”

  戴明子轻轻嗯了一声,这表示她愿意回家了。

  十分钟,十几号人出现在戴明子身边,领队两个人,一个很是斯文的女子,一个很是老实的男子。

  毫无疑问,那就是刘律师和三叔了。

  戴明子笑着跟两人一一拥抱,看得出很是熟络,叶天龙也辨认得出,两人对戴明子是真心的疼惜。

  随后,他们就走出警察大厅,准备向门口的五辆林肯车走去。

  前行的戴明子忽然停滞脚步,然后转身向送到门口的叶天龙走来。

  她的雀跃神情有了一丝落寞,上前一步,跟叶天龙来了一个拥抱:“天龙,我要走了。”

  叶天龙拍拍戴明子的背部:“一路平安,回到家了,给我发一个信息。”

  戴明子点点头,随后鼻子一酸,压制着心头情绪:“其实我很不想离开你。”

  “经历这一晚之后,我觉得,你跟小蓝她们更加可贵,可是我也清楚,我留下,只会增加你负担。”

  “你现在要应付很多事情,很多险境,我帮不了你,心里已经很愧疚,再拖累你,那就太混蛋。”

  叶天龙笑容很是恬淡:“明子,你真的长大了。”

  “从山上到警局的这一路上,我想了很多,今晚之前,我好像爱你还不够深。”

  戴明子用前所未有的语气对叶天龙说:“或者说,我对你只是不甘心,只是崇拜你。”

  “当初要你做我男朋友,一是崇拜你的车技,二是你拒绝正眼看我,三是惊艳你的才华。”

  “所以你管束我,我就会反感,就会对抗,就会伤害你来获取快感,获取存在感。”

  戴明子眼神很是真挚:“但经过今晚这一连串风波,我想通了很多东西”

  叶天龙调笑一声:“彻底爱上我了?”

  戴明子轻轻摇头:“还是没彻底沦陷,至少我没有爱到死去活来的地步,尽管你宽容了我救了我。”

  她小心翼翼问道:“天龙,我这样说,你会不会生气?”

  叶天龙摇头:“不会,这是你的心声,爱上一个人那么容易的话,那么世间失恋就不会那么痛苦。”

  “我不否认有一见钟情的故事,可更多的是不断地付出,反反复复的磨合,相互刺痛,再结合。”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惆怅:“正因为爱上一个人很艰难,所以失恋的时候也会很痛苦。”

  “不然一失恋,随便找个人爱上,就万事大吉了。”

  “真正的相爱,就是把两个人打碎了,血肉骨头融合在一起,然后重新捏出两个人来。”

  他声音有些伤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才是真爱,才会刻骨铭心你我,还不到这地步。”

  “打碎两人,血肉融合,重新捏造?”

  戴明子呢喃重复叶天龙的字眼,随后很是赞同点点头:“天龙,你说的很有道理,也应该是这样。”

  “只是我虽然还没有完全爱上你,但我已经清楚,你是一个绝对值得我去爱的人。”

  她绽放一抹灿烂笑容:“所以将来我会好好的试着追求你,爱你。”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让自己成长起来,让自己有资格去爱你。”

  她的俏脸扬起一股坚定:“哪怕帮不了你什么,也要让自己有自保能力,不能再让你一味的付出。”

  叶天龙哈哈大笑,随后一握戴明子的手:“回家吧,我想你爹,一定很高兴见到你。”

  戴明子点点头,转身向不远处的林肯车跑去,随后钻入车里,伸手关上车门,但很快落下车窗喊道:

  “如果将来我追你了,你会不会给我机会?”

  叶天龙先是思虑,随后笑着点点头。

  戴明子嫣然一笑,如风雨中盛开的紫莲花,明艳不可方物

  再见,天龙,感谢你的照顾,让我最美好的时光,感受到春风般的温柔

  再见,天龙,感谢你的宽容,让我最无助的时刻,感觉到还有你的温度

  再见,天龙,总有一天,我要做你最美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