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47章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第747章倚楼听风雨,澳门赌博网站:淡看江湖路

  听到戴明子的喝斥,凌霄等人瞬间身躯一震,目光惊讶看着戴明子,难于置信。

  看到凌霄等人脸上的神情,戴明子再一次发现,自己以前真的太任性,她应该好好感谢父亲苦心的。

  一年前,她成年了,父亲开始让她担起责任,还要她翻阅书房的卷宗,甚至把她锁在里面三天。

  那三天,一直被戴明子定性为,自己人生中的苦难日子,如今一看,却很值得,很有意义。

  虽然那一场父女的较量,以她绝食相逼胜利出屋告终,但她当时还是看了一些东西。

  比如组织在明江的架构,比如那份高手名单。

  戴明子翻阅的几分卷宗,其中就有凌霄的照片和资料,之所以对他多看两眼,是他装束太飘逸了。

  长发,长枪,不扎眼都不行。

  只是戴明子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跟卷宗上的人物,以这种生死相对的方式相遇,有讽刺也有幸运。

  在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时,戴明子又踏前一步,厉喝一声:

  “凌霄,你身为秦系子弟,却以下犯上,还是直怼秦王,你,要造反吗?”

  虽然戴明子是一个千金小姐形象,板起脸也残留三分稚嫩,可她说的内容,却依然冲击着凌霄他们。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戴万里不惜代价要除掉的行动目标,会是戴虎狼的女儿。

  凌霄他们想要不相信,可是戴明子的话,还有对凌霄的熟悉,让他们知道没有水分。

  除了戴万里和几个戴家高层之外,没几个人知道长发青年叫凌霄,他对外的名字,是戴小花。

  凌霄他们虽然属于戴万里的小组,可始终是在秦系的统管之下,这样围杀戴明子,真的是造反了。

  叶天龙的脑袋也转动着,秦系一脉?秦王?他感觉脑子有点乱,好像穿越回古代,或者戴明子胡说。

  可是看到凌霄他们凝重的样子,叶天龙又清楚这不是开玩笑,而且还嗅到一抹叛乱的气息。

  他看不透,所以静观其变,天墨也站在叶天龙身后,山林还有零星惨叫,显然黄雀清理着最后敌人。

  此刻,凌霄眼神矛盾,目光锐利盯着戴明子:“你真是秦系一脉?”

  戴明子没有直接回应,只是念出一句话:“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嗡”

  凌霄握着长枪的手瞬间一紧,眼中惊讶就此凝住。

  身边十二名红衣男子也都退后一步,这一句,彻底证实戴明子身份。

  戴明子趁机又踏前一步:“凌霄,你们还不放下武器?身为秦系六杰之一,你还要不忠吗?”

  凌霄嘴角牵动了一下,握着长枪的手微微一松,枪尖低垂点地,显然,他认可了戴明子身份

  他的脸上有些苦涩,没想到,蛰伏这么久,第一次任务,是杀大老板的女儿。

  凌霄不清楚戴万里是否知情,但他知道,自己和身边人注定要遭殃。

  叶天龙饶有兴趣看着他,这个看起来怪异的家伙,好像还有那么一丝底线。

  “凌霄,你干什么?你要投降吗?”

  一名红衣男子一把抓住他胳膊:“虽然她是秦王之女,可她终究只是一个丫头,没什么好怕的。”

  “我们一起上,把他们全部杀掉,今晚的事还可能有活路。”

  “如果现在不出手,我们就是现在逃命,也活不过明天早上,戴组长也会被我们连累的。”

  这个红衣男子差不多四十岁,跟随戴万里差不多十年,自然是死忠中的死忠了,他喝出一声:

  “你不要忘了,你是秦系的人,但更是戴组长的人。”

  “当年如果不是他在江里把你救回来,你都已经淹死水里喂鲨鱼了。”

  他目光流露出凶光:“这事已经没有余地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与其放下武器任人宰割,咱们还不如放手一战,说不定,生门就这样冲出来了。”

  其余十一名红衣男子也都齐齐点头,刚才的畏惧和凝重渐渐褪去,眼中更多是走投无路的疯狂。

  今晚事情已闹到这地步,杀戴明子,会死,不杀戴明子,明天也会死,戴虎狼绝对会追究到底。

  他们没有一个跑得了,左右是死,还不如垂死挣扎呢。

  一股可怕的杀意充盈肆虐,山道被磅礴的杀机环伺笼罩,让人心头发慌。

  凌霄眼里没有他们相似的光芒,脸上有着一丝挣扎和痛苦,毫无疑问,他心里还是有底线的。

  戴明子见到他们杀意暴涨,俏脸止不住一变:“你们”

  “他们疯了。”

  叶天龙把戴明子拉到身后:“这叫恶向胆边生。”

  天墨一声不响踏前,眼里如水平静。

  就这一步,十二名红衣男子蠢蠢欲动的战意,顿时被不留情地压制了。

  有些人,朴实无华,但有心者只要认真看他第一眼,目光就再也难于离开他了。

  天墨就是这种人。

  无论是样貌还是衣着,天墨都很普通,还有点孩子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凌霄目光被他死死吸引。

  天墨就像是一把刀,一把千锤百炼,严寒酷暑都无法压垮的刀,绽放自己的坚韧魅力。

  凌霄满脸凝重之余,热血也止不住沸腾。

  见到天墨堵住了去路,七名红衣男子窜出,长刀一侧,雨水一冲,绽放杀意,一人厉喝:“让开!”

  天墨没动,像是一座山,漠然屹立在中间。

  “找死!”

  七名红衣男子提着长刀冲了上去,脚底下的泥水不断翻飞,留下了一连串清晰的脚印。

  山道也就两车道,七人一冲,马上填满道路。

  七名红衣男子一连九步,向天墨气势如虹压过去,双脚蛮横有力,落脚处,好像千军万马奔腾一般。

  “嗖嗖嗖!”

  一道道刀光斜斜飞出,如当空闪电,如流星破空。

  整个山道也仿佛晃动了起来,给人带来一种天崩地裂的气概。

  叶天龙拉着戴明子迅速后退十余米,避免被虎视眈眈的五人下毒手暗算。

  看着一人一刀的天墨,还有漫天的风雨,叶天龙想起了那一个相似的血夜:

  四年了,也不知道,印宫的血,洗干净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