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35章 第三富
  第735章第三富

  叶天龙回头张望了一下,想要确认是不是戴明子,但车子已经飞快消失,水平很是高超。

  叶天龙觉得,那车手,有自己九成水准了。

  上到山顶,一眼就见到正对面,是一处临时搭建的主席台,摆明了音响和屏幕,灯光璀璨。

  此刻,几个身材火爆和脸蛋精致的年轻女孩,扭着让男人喷血的身材跳钢管舞,引得不少人吹口哨。

  而舞台的两侧,还有一排遮雨棚,前面停着各种各样豪车,法拉利、迈巴赫、玛莎拉蒂,应有尽有。

  “天墨,你留在车上,我找到戴明子就回来。”

  叶天龙把车子停在一个角落,让天墨留在车里等待自己,随后他钻出车门,撑着伞环视两边遮雨棚。

  左右各有五十人,全是华衣丽服的公子哥,千金小姐,冷风一吹,带着很浓郁的香水味道。

  叶天龙环视左边一眼,听到都是带有华西口音的普通话,于是判定这些怕是晋城煤二代。

  他们正扎堆闲聊,讨论着今晚的赛事,其中一个青年,则懒洋洋靠在一根柱子,雪茄吧嗒吧嗒吸着。

  这个颓废青年,二十多岁的样子,剃着光头,手上、脖子上、左耳上,全是金链子。

  他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很魁梧,份量看起来也不但不会给人半点肥胖,那是一种壮实。

  叶天龙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图图哈赤。

  见到叶天龙望过来,光头青年好像有所感应,猛地回头,盯着叶天龙哼道:“小子,看什么看?”

  “没看过这么壮的帅哥吗?你是不是戴明子他们派来的细作?”

  光头青年吧嗒着嘴巴,狰狞却有一番可爱:“再看,我叫十个八个小姐把你圈圈叉叉。”

  他身边几个华衣男女也张望过来,有着一种本能地排斥,显然都看出叶天龙不是他们圈中人。

  叶天龙弱弱回应:“我只是路过。”

  光头青年问出一句:“路过?你认识徐名门吗?”

  叶天龙摇摇头:“不认识。”

  “靠,徐名门你都不认识?”

  光头青年一脸夸张样子:“你不认识徐名门?”接着脸色一沉:“你不认识徐名门来这里干鸟?”

  叶天龙差点哑然失笑,随后没有再接茬,感觉这孩子不正常,他从人群穿过,走向对面的遮雨棚。

  光头青年看着叶天龙背影皱眉,随后搂过一个漂亮女孩:“欣欣,这小子竟然不认识我。”

  “我名头那么不响吗?我可是晋城第三富啊。”

  漂亮女孩娇笑一声,指着叶天龙的背影开口:“徐少,他就是装的,细作,掩饰身份故作不认识。”

  “要知道,今晚来这里的人,怎可能不认识你啊,你可是晋城鼎鼎有名的第一富。”

  “别胡说,我不是第一富。”

  光头青年纠正漂亮女孩的话:“我爷爷才是第一富,澳门赌博网站:我爹第二富,我是第三富。”

  接着,他又一摸脑袋干嚎一句:“好烦啊,好烦啊,那么多钱,什么时候花的完啊?”

  “我控股了几百家公司,钱还是没有花完,还越来越多,好烦啊,好烦啊。”

  前方走路的叶天龙差一点就摔倒。

  随后,稳住脚步的他,寻思那光头青年何方神圣,这么嚣张?

  “啊”

  就在这时,雨棚中,一个站在边缘的年轻女孩,可能人多,不小心滑了出来,扑一声就向地面摔去。

  在年轻女孩尖叫一声要摔个四脚朝天,叶天龙脚步一挪靠了过去,伸手一抱,把年轻女孩稳住了。

  “你没事吧?”

  叶天龙放下手中女孩,还把雨伞给她遮雨,然后走入到雨棚:“地板滑,小心点。”

  “谢谢!”

  女孩赶紧踢一踢脚上的水珠,随后向叶天龙道了一声谢谢,只是一抬头,她愣了一下,下意识喊道:

  “叶乌龟?”

  靠!

  救人了还被叫乌龟?叶天龙很是气恼,随后寻思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姓叶?他凝聚目光望向年轻女孩。

  很快,他认出对方是谁,就是跟南宫雄对赌、跟戴明子有过节的蓝小墨,

  蓝小墨留着一头长发,头顶看上去就像是被爆竹炸过一样,乱糟糟的,长发也就顺着脸颊自然下垂。

  她的眼睫毛很长,但是妆却画的很浓,看上去一双眼睛黑黑的,有点像大熊猫。

  身上是一袭黑色休闲装,脚上穿着平底鞋,她此刻正跟小怨妇堵住无情郎一样:

  “叶乌龟,还记得我吗?”

  当初她设局让南宫雄输得一塌糊涂,还跟叶天龙赌了一场乌龟抓选,结果被叶天龙毙得满地找牙。

  她因为一只乌龟输掉比赛,所以就把乌龟称号安在叶天龙头上,还一直没忘记,此刻,她哼哼不已: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的身边很快挤上刘永康和许佳佳几个人,她们也都盯着叶天龙气呼呼出声:

  “叶天龙,你怎么来了?这里是你来的地方吗?”

  “我来这里找乌龟啊。”

  叶天龙盯着蓝小墨,嘿嘿一笑:“刚才一直没有找到,现在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

  蓝小墨微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输给叶天龙一部兰博基尼的刘永康喊道:“小墨,他骂你乌龟呢。”

  “我哪里有骂她乌龟,我只是骂忘恩负义的人,我刚才可是出手帮了一人,免得摔个四脚朝天。”

  叶天龙笑着望向蓝小墨:“结果她倒好,不还我人情还骂人,我骂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不应该骂?”

  蓝小墨哼了一声:“一码事归一码事,你的人情,我有机会还你,但你是乌龟,这个改不了。”

  她双手叉腰,理直气壮:“谁叫你上次拿乌龟算计我?”

  叶天龙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丫头还记着当日的事,他也没过多计较,免得别人说自己以大欺小:

  “行,你们爱乌龟就乌龟,反正都是王八。”

  许佳佳喊叫一声:“叶天龙,你太混蛋了,敢骂小墨是乌龟?是不是觉得我们没人,好欺负?”

  “戴明子撬走小墨请来的车手道明泽,你也阴阳怪气讥讽小墨,信不信本小姐撕了你?”

  叶天龙微微张大嘴巴:“好像是你们挡我的路,招惹我的。”

  刘永康和许佳佳齐齐出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