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31章 雷霆手段(四更)
  第731章雷霆手段四更

  在飞龙帮鸡飞狗跳的时候,斧头帮总堂也是愁眉苦脸。

  在乌鸦挂掉的七楼大厅,血迹和刀枪痕迹早已经不见,连血腥气息都闻不到,但依然给人阴森之感。

  八两金和四大堂主各自占据圆桌一角,手里夹着香烟不断吞云吐雾,每人后面都有两名保镖。

  相比四大堂主的魁梧保镖,八两金后面的两人要瘦小很多,而且有点陌生,但四大堂主没怎么在意。

  他们都以为是八两金从底层提拔上来的死忠。

  现在的斧头帮,死忠远比有能力者更重要,不然身边人捅出的刀子,很可能是要自己的命。

  “事情,我已经告诉大家了,叫你们来,是想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八两金把香烟熄灭在烟灰缸中,随后把面前的黄金令牌丢到中间,哐当一声,让四大堂主神经一紧:

  “一周以内,改旗易帜,不然杀光烧光,鸡犬不留。”

  四大堂主目光齐齐望向黄金令牌:虎狼令。

  坐在左边一个头发稀疏,眼窝深陷下去,穿着套名贵希努尔西服的的中年男人,喷出一口浓烟:

  “帮主啊,乌鸦死了,不少好手也都死了,斧头帮现在是元气大伤,抗衡飞龙帮都有点难度。”

  中年男子感慨一声:“我们二堂,虽然还有八百兄弟,但都是新兵蛋子,吃饭厉害,打架不行。”

  八两金眼睛一瞪:“说重点。”

  “重点就是,归顺吧。”

  一个平头青年脸上有点不耐烦:“我们现在连飞龙帮都打不赢,拿什么去对付戴家?”

  他很直接地拍着桌子:“帮主,不,八两金,我告诉你,不管你什么态度,我们三堂是归顺定了。”

  他一直以来对八两金做帮主就不爽,觉得这个小矮子能力不行,形象不行,被他踩在头上着实不爽。

  要知道,乌鸦和一干亲信死后,他的三堂是最大堂口,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他觉得自己该上位才对。

  只是一直被帮中规矩压着,加上几个堂主的制衡,他才不得不压抑自己夺位冲动。

  如今机会来了,戴家人跟他打了招呼,只要他归顺了戴家,斧头帮改旗易帜后,他坐八两金位置。

  所以,平头青年对八两金不是那么客气:“我还年轻,我不想死,三堂兄弟也不想死。”

  八两金没有发火,只是冷冷一笑:“三堂主,你以前的血性呢?”

  “别扯血性那玩艺,没用,如果你不归顺,也行,我带三堂的兄弟自立门户,我们投靠戴家。”

  平头青年很是蔑视地看着八两金:“只是将来刀兵相见,可不要说我不顾往日情分。”

  八两金扫过身边的一名亲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有人说,看到戴家人昨晚去找你了。”

  平头青年脸色巨变,一拍桌子喝道:“八两金,不要血口喷人,什么戴家人找我,你想说什么?”

  “你想说我被收买了吗?”

  “你是不是脑子没发育正常,开始胡说八道了?再说了,就算被收买了,也比在你手下要强。”

  他色厉内荏:“跟着戴家还有前途,跟着你,估计很快连饭都吃不上。”

  平头青年显然很看不起一米五都不到的八两金:“让你做几天代理帮主,你倒真把自己当成帮主?”

  八两金阴阴一笑:“跟着我,你确实只能喝粥,跟着戴家,你连命都会没了。”

  “好了,三堂主,别吵了,我也觉得应该归顺,时代不同了。”

  一个眼镜男子端起茶水喝着:“以前斧头帮辉煌,有乌鸦带头,上下齐心。”

  “谁要我们的命,我们就要谁的命,面对戴家,我们依然可以露出獠牙,但现在不行了。”

  “乌鸦死了,斧头帮人心又不齐,拿什么跟戴家拼?而且我们很大概率,连死磕的机会都没有。”

  他眼里闪烁光芒:“想一想,如果飞龙帮归顺了戴家,而我们死撑,到时我们就会被梁秀才吞并。”

  “大家的日子,只怕连狗都不如,还不如早点归顺,买一个荣华富贵。”

  眼镜男子是四堂主,他手指敲击着桌子:“乌鸦横死的消息传出去后,下面的兄弟人心惶惶。”

  “有不少原来被咱们压住的小帮小派,全在蠢蠢欲动,最多半年,他们就会脱离我们掌控。”

  他淡淡出声:“帮主,斧头帮气数尽了,找条好出路吧。”

  八两金又夹起一根烟:“好,二堂主、三堂主、四堂主,你们的意见,我都知道了。”

  “大堂主,你的意见呢。”

  他侧头望向身边的一个男子,身穿阿玛尼,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众人的争吵,不制止,不参与。

  他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表情。

  听到八两金的发问,他才挤出一丝笑容:“我?没意见。”

  八两金皱起眉头:“没意见是什么意思?”

  平头青年冷哼一声:“墙头草!只可惜,墙头草也该找厚一点的墙,这矮小子有什么好摇的。”

  “好了,我们态度说完了,会也该散了,以后,没什么事不要找我们。”

  他目光戏谑地看着八两金:“我有事会直接向戴家人汇报,八两金,你就好好做你的光棍帮主吧。”

  “我送三堂主一程吧。”

  这时,八两金背后的一个年轻保镖,脚步一滑,贴在平头青年的身上,下一秒,右手一闪。

  “嗖!”

  一刀捅入平头青年的要害,一扭,一转,干脆利索地绞碎肺叶,冷漠,又无情。

  年轻保镖,正是乔装打扮的叶天龙。

  两名三堂保镖脸色巨变,纷纷掏枪喝道:“干什么?”

  “嗖!”

  没等他们抬起枪口锁定叶天龙,又是一记锐响,一刀闪过,两人闷哼一声倒地,咽喉被割断。

  他们捂着喉咙,瞪大眼睛死去,怎么都没想到,有人在这议会堂杀人。

  “扑扑扑!”

  没等二堂和四堂主作出反应,叶天龙已经抓起一把枪械,卷着衣服连连扣动扳机。

  六名保镖惨叫一声,捂着心脏摔倒在地。

  中年男子和眼镜男子眼皮一跳,下意识窜向门口,刚窜出几米,身躯一震,脑袋开花,生机熄灭。

  也就几秒,三名堂主和八名各堂保镖全部倒在血泊中。

  现场很快就剩下八两金和斯斯文文的大堂主。

  大堂主嘴角牵动不已,看了地上尸体一眼,又看看叶天龙,对八两金挤出一丝笑意:

  “帮主,你确实是一个人物,杀伐果断,我由衷佩服,我刚才没意见的意思,就是一切听你的。”

  他露出恭敬神情:“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扑!”

  还没把话说完,大堂主就感觉身子一震,接着胸口剧痛,低头一看,心口露出一抹刀尖。

  “对于你这种死了两名亲信都无动于衷的人,留着,只会是祸害。”

  叶天龙松开把柄,笑容很是灿烂:“大堂主,一路走好。”

  “你”

  大堂主难于置信地看着叶天龙,随后一脸不甘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