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26章 还有谁?
  第726章还有谁?

  “戴姐,你说,那混蛋能找到我们吗?”

  大厅中,一个男子放肆猖狂的笑声:“明江这么大,你又忽悠他去南华区,他怎么可能找得到。”

  “如果他找不到这里,我们的计划岂不少了一点乐趣?我很希望,当着他的面干那三个贱人。”

  说话之间,他还回头望了几眼,脸上充满着男人的笑容。

  坐在一张单人沙发的杏眼女人,俏脸绽放一抹妖艳深算的笑容,像是一只进化成人的九尾狐:

  “他的确找不到,我给错地址,就是希望他找的更焦虑,乱一乱他的心。”

  “他的心乱了,慌了,到时再给他电话,他就会哭爹喊娘求饶。”

  “然后我们让他在市区跳个脱衣舞也不难,把他脸面丢尽了,再让他过来看我们春宫表演。”

  她伸手拿起一根玉米:“这玩人啊,不能一次性玩死,要慢慢玩,那才有意思。”

  身边二十多人闻言哈哈大笑,齐齐对着杏眼女子竖起大拇指:“戴姐英明,戴姐英明。”

  杏眼女子叫戴玉宁,身份颇多,戴万里的情人,三间古玩店的幕后老板,戴家放在明江的分支势力。

  相比戴鹏程和戴万里两兄弟,她地位看起来没那么高,但她是戴夫人放在戴氏兄弟身边的监控人。

  她也是戴家涉及古玩生意的代言人,这几年为戴夫人洗钱不下几十个亿,算是戴家旗下的运财玉女。

  所以,她手里掌握的力量,不比戴鹏程差多少,这也是她敢叫板叶天龙的底气。

  何况,早上在古玩店的那口恶气,憋得她快要撞墙了,想到几个亿打水漂,就心如刀绞。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猴急上她们吗?”

  戴玉宁咬了一口玉米,舌头轻轻一卷:“一是给她们制造恐慌,逼迫她们内心真实反应出来。”

  “二是压制你们的欲火,到时反弹上来才更有视觉性,拍出来的艺术片,才能卖个好价钱。”

  一众手下一听,笑容满面:“对方说得对。”

  随后,他们又看了一眼花如雨她们,眼里闪烁着猥琐内容:“我们一定会拍出最好的艺术片。”

  戴玉宁笑容玩味:“我这么精心给你们安排,你们是不是该好好报答我一下?”

  说话之间,她踢掉高跟鞋,把丝袜长腿放在茶几上,几个男人马上吞下酒水,笑容旺盛服务起来。

  按手的按手,敲腿的敲腿,捏肩膀的捏肩膀,此时,根本没有人想到叶天龙杀了进来。

  在几个男人的服侍之下,戴玉宁的呼吸渐渐加粗,微微颤抖却又带着几分兴奋,呻吟声渐渐加大。

  “嗯”

  只是她的呻吟很快停止,像是一只被割喉的母鸡。

  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眼里带着一抹杀意盯向他们。

  二十多人却发现戴玉宁的眼神有几分不对劲,忙回头望去,见到叶天龙冷漠神情,也大吃一惊。

  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生出惊变,但戴玉宁也是久经江湖之人,手指一挥,二十多人齐齐闪出武器,呼啦一声包围。

  “我道是谁绑架花如雨她们,原来是戴万里的人。”

  叶天龙此刻的面容,仿佛是笼罩在暗影中的金属雕像,闪烁着某种冷锐的寒光。

  特别是叶天龙的眼眸冷酷、冰寒、闪烁着火焰般的幽冥杀气:“看来你们真的活够了。”

  戴玉宁眸子一冷,她原计划是玩弄叶天龙一番后,在他找来机械厂前躲起来或者离开,以此避免给戴万里带来麻烦。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叶天龙没有听她的建议去南华区,还精准的找到这机械厂。

  她来不及避开。

  “活够的好像是你。”

  戴玉宁恼羞成怒,干脆破罐子破摔:“叶天龙,跟我们戴家作对,让我损失几个亿,是你找死。”

  叶天龙冷冷出声:“待会,你就知道谁死了。”

  “叶天龙。”

  戴玉宁眼睛一眯,拖延时间等待更多人支援:“你怎么找到这里?”

  没有任何兵器在手的叶天龙挡在门口,却显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让人无法生出侵犯意识。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的脚步停了下来,都惊奇而又警惕地看着叶天龙。

  叶天龙淡淡一笑:“怎么找到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花如雨她们三个。”

  “她们在我手里,可你过来好像没有诚意。”

  戴玉宁低喝一声:“不听我的话去南华区,擅闯我们据点,估计还打伤我们兄弟。”

  “你觉得,我会轻易放掉她们吗?”

  叶天龙冷冷出声:“放她们,你们可以好死,不放她们,你们生不如死。”

  戴玉宁娇笑起来:“人在我们手里,你还敢嚣张?要想见她们,马上跪下,磕头,道歉。”

  “不然,我们不仅轮死他们,连你也干翻。”

  她手指点着叶天龙:“别觉得自己有两下子,我们人多势众,你,不是对手。”

  叶天龙冷冷出声:“你们还有十秒,交人出来,不然,让你们生不如死。”

  说话之间,叶天龙缓缓向戴玉宁靠近。

  戴玉宁俏脸一寒:“叶天龙!不要太猖狂!”

  话音落下,只见二楼嗖的一声跃下一个年轻人,握着一把军刀从半空飞跃而下,杀气凛然。

  又快又狠,还出其不意。

  这样的攻击对一般人来说,根本就没有能力反抗,只怕一下就要被砍掉脑袋。

  戴玉宁看着眼前的画面笑了起来,这个贴身保镖,果然越来越能打了,而且时机拿捏的相当到位。

  其余同伴也都笑了。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无比的神色。

  叶天龙右手一探,一抓,一掠。

  随着金属撕裂空气的锐响,在几道纵横交错的眩目刀光下,年轻人的身躯猛然停顿,然后四分五裂。

  唯有一声临死前的惨叫,在整个年轻人上空回肠荡气。

  年轻人轰然倒下,眼睛瞪大仰望天空。

  叶天龙看都没看地上的尸体,手指弹飞军刀血迹,平淡出声:

  “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