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25章 冰冷无情
  第725章冰冷无情

  确认花如雨三女的声音,叶天龙的眼神一冷:

  “你们不要碰她们,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天龙冷冷出声:“说吧,你想怎样?要钱还是要什么?只是提醒你,你是在犯法,在玩火。”

  “你不爽,冲我来。”

  “大不了你把我蹂躏十遍八遍,对三个小女孩下手,算什么?”

  他的手指划过键盘,捕捉着这个电话来源:“我告诉你,不要动她们,不然后果严重。”

  “我本来想直接找你,又担心你没什么空,所以我只能请她们来坐坐了。”

  电话另端的女人笑了笑:“对了,我身边有几十个兄弟,他们对三女人很感兴趣。”

  “我现在就给你英雄救美的机会。”

  “不准报警,一个小时内找到我们,不然我们就把她们轮了,拍几个去东洋卖。”

  她声音轻柔提醒着叶天龙:“依她们三个的姿色以及场景,卖出的价钱足够弥补我损失。”

  “你也不用跟我说后果,我做得了这事,也不怕什么后果。”

  叶天龙喝出一句:“我就一个普通人,明江这么大,哪里能找到你们?不如开出另外的条件。”

  “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你,但我愿意给你五千万,换取她们的安全,而且我保证不会报警。”

  叶天龙缓解着对方的怒意:“平安无事拿走五千万,远比你们被警方通缉好十倍百倍。”

  “这是一个好建议,把钱带上找我们,我再给你一个线索。”

  娇滴滴的声音笑了笑:“我们在南华区,某个豪华别墅区,均价三亿的别墅。”

  “这样,范围小了一点,你也好找一点了,记住哦,千万不要报警。”

  “我们在警局有人,你一报警,我们就能知道,到时她们三个就必死无疑。”

  叶天龙的目光落在屏幕上,他已经锁定电话的来源:北华区,星星机械厂。

  他把地图转到自己的手机,随后打出几个电话就迅速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扭头望向宁红妆:

  “宁总,你在家呆着,千万不要出门,再多叫一些保镖保护,我也会调一队人手过来。”

  他让天墨先就地保护宁红妆,免得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他还寻思这是不是戴家给戴鹏程报仇?

  可这不应该啊,韩擒虎把手尾处理的那么干净,戴家不可能这么快找上门?

  思虑无果,叶天龙干脆不想,准备直接跟对方王对王。

  宁红妆善解人意地挥手:“你赶紧救人,我会照顾好自己。”她补充上一句:“天龙,小心点。”

  叶天龙点点头,随后离开孔雀园。

  今天,他绝对不会放过绑架者的,连傻白甜的花如雨三女都下手,这些人的行为已触碰到他的底线。

  从孔雀园出来的叶天龙一脸冷漠,除了眼中的杀意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显露在脸上。

  就算对方手不提醒,叶天龙也不可能报警,这种事情,他习惯了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一切麻烦。

  叶天龙驾驶着宁红妆的宝马车子穿梭在城市街道上,彪悍车技再次惊呆了街上的无数路人与司机。

  但这并不是叶天龙特意耍酷,而是他想要早点出现星星机械厂。

  他太想确认花如雨三女到底是否还安全。

  虽然他跟花如雨三女是上下级关系,平时也更多是打打闹闹,但心里早把三人当成自己的家人。

  当他得知花如雨三女失踪之后,整个人就绷紧神经,特别是无法判断对方来历,所幸知道对方位置。

  “不管对方什么来历,胆敢伤害你们,我一定全部杀光!”

  叶天龙嘴里发着誓言,眸子杀意越来越浓,三女如果真的出事,他只怕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同时,叶天龙开始发现,自己原先游戏人间的理念,在华夏开始格格不入,特别是有了在乎的人后。

  半个小时后,叶天龙出现在星星机械厂外围,这是有二十年历史的老厂区,很是偏僻。

  叶天龙扫过门口一眼,见到有几个黑衣人在放风,这里好像是一个据点,只是不知道属于谁。

  看来这对方还挺警惕的,不仅给自己虚假地址,还安排足够多人手,看来对自己真是恨之入骨。

  在他车子停下的时候,又有两辆车子停在叶天龙的身边,车窗落下,左边是黄雀,右边是残手。

  “正门两人,后门三人,厂内放哨十一人,至少二十人在大厅,二楼也有十人左右。”

  黄雀像一台精准机器,语气不起波澜地汇报:“差不多五十人,手里拿的是军刀,还有三四把枪。”

  他把一张标记好的图片发给叶天龙和残手,接着又叮嘱上一句:

  “我还感应到一个高手气息,六品偏上。”

  黄雀是一个绝对出色的探子,简单的窥探和观察,就把机械厂里面的情况分析出**成。

  叶天龙深深呼吸一口气,随后眼里闪烁一抹杀意:“黄雀,你带人负责外围,不要让一人逃出去。”

  “残手,你跟我杀进去。”

  黄雀点点头,带人散了出去,残手踢开车门,一马当先走向大门。

  雨水淅沥的夜晚,总是让人懒洋洋的,全身提不起劲。

  两名扼守门口的黑衣男子,叼着烟紧紧身上雨衣,随后对着天空咒骂了一句:“贼老天,还下雨?”

  “嗖!”

  话还没有说完,他们眼睛变得发直惊愣,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正满脸漠然的盯着他们。

  他们刚想喊出,一只手就掐住了他们脖子,下一秒,两人悄无声息倒地。

  此时,机械厂内的二十多号人正高兴吃着烧烤,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死亡正裹着风雨慢慢靠近。

  花园中十一个放哨的黑衣人,悄悄的被人放倒在地,闭上眼睛前一刻都没看清楚是谁要了他们的命。

  他们咽喉全部被人捏断,眼里最后剪影,是那只残缺的手,少了手指,但依然强大的他们无法反抗。

  又是一片刀光闪过,不远处,一个探头的枪手,咽喉爆裂,喷出一大蓬鲜血。

  冰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