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天才高手 > 第719章 是不是你干的?
  第719章是不是你干的?

  戴鹏程死后,叶天龙就带着韩擒虎和天墨离开,风衣男子也被丢入车里。

  十八名虎师从车上提来汽油,一桶一桶倒在尸体上和房间,然后,又把燃气管道破开,放出天然气。

  半个小时后,月亮花园轰的一声巨响,建筑坍塌,火光冲天,刺破黑夜。

  火势很猛,连雨水都难于遏制

  叶天龙在转弯处,看着滚滚火焰,呢喃一句:“戴夫人,适可而止,不然,下次就是断桥花园了。”

  风衣男子嘴角牵动了一下,蜷缩身子,温顺如狗。

  第二天早上,孔雀园,宁红妆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叶天龙不在身边。

  她心里猛地一揪,想到昨晚的凶险,本能担心叶天龙出事,她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连声呼喊:

  “叶天龙,叶天龙。”

  宁红妆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上只有一袭睡衣,她像是发疯一样从楼上冲到楼下,无头苍蝇一般寻找。

  “天龙!”

  来到楼下的时候,她看到厨房有一个身影,赶忙冲过去查看,发现正是叶天龙,他正搅拌着热粥。

  宁红妆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叶天龙的身躯。

  叶天龙微微一怔,随后放下手里的勺子,还把火关轻轻摸着女人脑袋:“怎么了?做噩梦了?”

  宁红妆紧紧抱着男人,声音呢喃:“我还以为你走了呢,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傻瓜,我要走,也会跟你说一声,怎会不辞而别呢?”

  叶天龙声音轻柔宽慰女人:“至于出事,更是不可能,我有事了,你又怎能好好的睡在床上?”

  “反正你吓到我了。”

  宁红妆板起了俏脸,冷哼一句:“罚你在这里住三天。”

  “好,下次我等你醒了再醒。”

  叶天龙轻轻抚摸着女人的俏脸:“我今天早醒,是想到你昨晚没怎么吃东西,就给你熬点粥。”

  “去洗漱,换一身衣服,再过十分钟就可以吃早餐了。”

  宁红妆的睡衣太性感了,只遮挡敏感的三点,肩膀和大腿下面全都裸露出来,白皙滑嫩却也清凉。

  “好!”

  宁红妆嗅着热粥散发出来的香气,满脸幸福地温顺点点头,她转身回房间换衣服,还顺便打开电视。

  当叶天龙把热粥熬好端出来,还摆上几款点心时,宁红妆也从楼上走了下来,今天穿了一袭休闲装。

  散去性感的她多了分青春,身上露出的肌肤晶莹如玉,让人看了就心跳,长发也罕见的扎成马尾辫。

  只有一两丝散落在耳际。

  “耳目一新。”

  叶天龙扬起一丝笑意赞道:“少了冷艳,多一份靓丽,够养眼。”

  “只是今天好像不是周末,怎么穿休闲装了?”

  宁红妆嫣然一笑:“今天确实不是周末,不过我不打算去公司,我想要去逛一逛古玩街。”

  “我有个长辈过些日子六十大寿,想要给她买个小礼物。”

  叶天龙打了一个颤抖:“你长辈过大寿?你要送礼物?”

  宁红妆好奇看着他:“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只是好奇一下。”

  叶天龙想起上次武凌霜也是要给长辈买礼物,领着自己去金铺一条街,结果撞见赵文广那一伙悍匪。

  所以他听到给长辈选大寿礼物,就本能感觉背后凉飕飕,感觉这不是好事的征兆。

  “现在播报一则新闻。”

  就在两人坐下来吃早餐的时候,宽大屏幕冒出一个神情肃穆的主持人:

  “今天凌晨三点,郊外月亮花园发生爆炸,整栋建筑炸成废墟,火势直到早上五点才被扑灭。”

  “根据现场消防指挥员透露,这一场爆炸至少五十人死亡。”

  “业主是明江风顺物流的股东戴鹏程,具体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警方已经派出重案组全面介入。”

  主持人声音很是低沉:“如果有民众发现线索,可以联系屏幕下面的秦警官”

  “戴鹏程?”

  宁红妆当场愣在座椅上,难于置信看着新闻画面:“他死了?月亮花园被炸了?”

  她转回头望向叶天龙,发现后者风轻云淡,脸上没有半点诧异和高兴,只有一股说不出的平静。

  只是还没等宁红妆出声发问,叶天龙先冒出一句:“宁总,是不是你叫人干的?”

  宁红妆差点被气死,她想问是不是叶天龙做的,结果却被他砸上这一句,于是很气恼地开口:

  “我是杀人放火的主吗?”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不是你就好,真担心你一时冲动,叫杀手杀了戴鹏程,那可玩大了。”

  “咱们可是文明人,不能干犯法的事,而且你进去了,我怎么办?”

  叶天龙脸上担忧的看着宁红妆:“记住了,你的手一定不能染血。”

  宁红妆一脸黑线,两只脚砰砰砰地踢着叶天龙:“混蛋,王八蛋,去死。”

  叶天龙躲开女人的踢打:“你干吗啊,好端端的发神经?”

  宁红妆娇哼一声:“这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叶天龙扬起一丝笑意,给宁红妆盛了一碗粥,又给她夹了一些小菜:“怎么可能跟我有关?我哪里有那么大的实力?”

  “再说了,我昨晚一直跟你在一起,身体也被你掏空,哪里还有力气去杀人放火啊?”

  “估计是戴鹏程做太多错事,所以被雷劈中屋子死了。”

  他盯着气鼓鼓的女人:“我还以为你干的呢,没看我刚才问你。”

  宁红妆闻言噗嗤一声笑了,笑容难得的灿烂,但很快又板起脸:“严肃点,我不跟你开玩笑。”

  “老实交待,是不是你干的?”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宁红妆知道,免得他担心自己,所以叶天龙也竖起了两根手指,一本正经开口:

  “绝对不是我,如果是我的话,让我出门被钱砸死,床上被女人累死。”

  宁红妆没好气白了叶天龙一眼,眼里带着一抹疑惑:“不是你干的话,会是谁下的手呢?”

  “管他谁下的手呢。”

  “戴鹏程那么嚣张,仇家那么多,这种死法太正常了,只要我们没干过就行。”

  “再说了,他死了对我们也有好处,你我的麻烦少了一堆。”

  叶天龙岔开话题:“赶紧吃早餐吧,吃完带你去古玩店,用我专业目光,给你挑一件好点的古玩。”

  宁红妆的脸颊露出浅浅梨窝:“好。”